80后诗歌库——黄弢的诗


当前位置 > 黄弢的诗>返回首页

黄弢的诗

分享到: 更多
穿过天桥的时候放声歌唱

走过一支注射器
心里郁积多日的雪
扶着楼梯
推动着
不断攀援的情绪

 

升空的刹那
世界上所有的灯光
浓缩成
高亢濡湿的针头
我把自己奋力注入天空

 

然后飘下来
骨骼清亮
仿佛这悲痛从未来过

年关

岁末了,总得找一个温暖的日头
把往事和故乡,从烟斗里抽出来
抖一抖,再翻看一遍。
最后以烈酒狂歌,去治愈
怀乡病、情伤
以及俗世里,又一整年的奔波
寂苦。

普济寺:爱即是佛

每个人一生下来
面前都有一条看不见的河。
情爱之苦、魂灵之颤以及
死亡之境
被依次放于彼岸,
完好无损,充满诱惑。
时间带来神祇,
将我们各自的孤绝拼成舢板
向远处泛行,
伴你走得或长,或短
却终将在途中走散。
陪着我们最终靠岸的,
只有那枚启程时,蓑衣上
沾着露珠的叶子。

祭己书

那时日不一定非有雨
将自己从尘土、花瓣及别人的怀想里
挣脱出来,重新组成一个会笑的灵魂
点上一支十八岁那年的烟
与早逝的亲朋故旧推杯把盏、互诉衷肠

 

再好好地爱几次
故意陪她们绕着无意义的远路
在天桥下放肆拥吻,唾液和泪水
濡湿整个青春

 

在没去过的地方尽情奔跑
把每一次不辨真假的旅行当作逃亡
最后累到肝肠寸断、魂飞魄散
蜷缩在一个崭新的地方

闻莺阁听雨
水里的,和岸上的
一切都活在浪花里。
燕子低呢,剪开一个个相似的故事
雨把所有爱情的焦距调得很小
穿过云层,朝湖心亭奔去。
我想到那年,被割断的码头
命运乔装,混在那群疲惫的脚夫里
准备好抵御余生的茧,和足够破败的衣衫。
雨水放好青苔,等远迈的足。
而今,风中满是呜咽的笛孔
火光冲天,借来的春色焚身取暖。
柴塘深处,四月的雨声噼啪作响。
昨晚我们谈到狐狸

它曾
奔跑于我的旷野
将春风、斜阳和草种
翻飞如浪
它最终逃往北地
让那个方向
成为意念禁区
转头就痛,就会魂灵痉挛
就会有血和往日
从皴裂的口子
涌出来

 

极度癫狂的时候
我从许多地方抱来野火
企图将它驰骋过的每一寸
焚毁成荒原
高悬的月色
倾泻而下
熄灭虚假张狂的烈焰

 

用火红消解火红
注定是痴人一梦
大火过后是无尽的雪
孕育新芽的灰

 

忧伤时而直窜云霄
与风孔唱和
呜咽不休
时而匍匐于地
比垂泪的落叶还低

 

老片段不断发酵
最后酿成酒精
某个瞬间袭向鼻翼
冻在脸上,成为表情
那是一座
精心雕饰过的坟墓

暮春日,花的重量

掉入意义的陷阱
许多颜色在挣扎、奔跑
跌扑的声音
钻进苔痕安歇的石缝
往事和未来一起生长
 
从蚂蚁们的空隙伸出头颅
尽可能地把金灿灿的风装进耳朵
花粉如繁星般缀在眼底
让失去光感的瞳孔
眩乱缤纷
 
这狂欢无度、声浪戏谑的广场
所有的躁动都搂紧寂灭的腰
春日里的履迹
是一场微醺的假寐
我活在丝缎里
背起鸟、花和风的重量

默坐的正午

在阳光的缝隙里,
找一个岸,
只为躲开那条
悲伤的河。

 

我们浪费了
多少次相遇,
彼此闪避的眼神,
是情欲绞架下
最真实又无力的供词。

 

我以为停泊,
即是禅定。
可为何
你的背影满是绳索?
我们终会悔恨年轻气盛时,
对爱的一无所知。

我爱的是你被黑夜省略的部分
月亮荒芜,开在房间里
灯绳如藤蔓结满疼痛的豆荚
身边流水缓缓
冲刷出我们苍老的完整过程
你左侧肩胛骨上,命运之吻
在起起伏伏中日久弥新
晚春,让万籁有声
又毫无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