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郝敏的诗


当前位置 > 郝敏的诗>返回首页

郝敏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写在深秋…
你踏着厚厚的落叶从黄昏中走来
你穿着大地色的风衣
饶有韵味而又不动声色地走来
你乌黑的头发遮住了左侧的脸颊
此时你仿佛感到你曾经深爱过的人
正假装若无其事地从你身边经过
 
岁月,总是像一条长长的辫子,
盘根错节地执拗着
阳光照射的时候也泛出湖水一样的霞光
 
你看了看大片的树林
你不否认自己依然是那只沉默的羔羊
因为你所见到的正如人们所感觉到的
舒缓的像这秋日的淙淙溪水
你早已经习惯了这一切
 
你不会为此停留,就像
你从不曾为任何一棵树
停住脚步
上班路上

今天的公交车坐反了方向,
我看见好多人都在雨里,
好多车,还有,
好多灯,在雨里闪烁,
它们的方向在哪

 

恰好这是一辆同样可以到达目的地的车
不仅如此,它还送我看一路的风景
仿佛它就是一辆观光车,
缓缓的前行,一会停下,
一会又启动

 

车门开了,有人上错了车
又消失在雨里,
还没有来的及看清她的模样
仿佛就是昨天路上擦肩而过的那个人,
或者事物

 

伞,无数的伞,在雨里嘀嗒着
嘀嗒着无数个比雨点更小的雨滴

 

搓起一堆土活在一起,
就能捏出些许小泥人,然后,
甩落一地,让它们遍布在这雨里
继续打着伞,嘀嗒着,
嘀嗒出,比雨点更小的
无数个小雨滴

苏木小镇

清晨,飞鸟,芦苇,
太阳花,羊群,还有……
我,和我的影子
初夏的时候还有白天鹅从这里经过
小船在倒影里漾着,真美!

童年, 冰花

小时候捧在手心里的冰花
一不小心,就那么轻易的---碎了
蓝色,乳白的,还有那一抹嫣红
啪啦啦,一片片相互割着

 

每当冬天,
每当,我看见冻结在枝丫上的露珠
我都会想起我的冰花,
我宁愿她是被我手心里的温度暖融了
抑或是被阳光晒化了
我总是想那样至少可以不那么痛

 

我寻遍了大街小巷
街角的玻璃窗上有各式各样的冰棱花
它们相拥着,直到午后才幸福的流下来
一串一串地流下来…

 

长大后,我再也没有种过一朵冰花
因为,无论它化了还是碎了都是让我揪心的
也因为记忆力的那一朵
我还始终无法释怀…

北方的冬天

北方的冬天,阳光总是透过枝丫
暖暖地倾洒,然后冷冷地结冰。
北方的冬天,路人才刚刚经过,
我就听见海边的风开始颤抖

 

碎银延续了消失的背影
或许是记忆拼凑起的一条天路?

依稀看的见的海鸥,咕咕的
对着这清冬耳语,情意缠绵

 

一种感觉,一场梦,像是醉了么

原来一切正如这海水,
似乎,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汹涌---

关于秋

为何秋天更容易孤独,
因为——水更深,天空,更空

 

我坐在昨夜的雨里
看今晨的阳光,多么美地洒落在
这初秋的,即将逝去的花花草草间
此刻,我多想听你唱一首歌
楚楚的,懵懂而沧桑

 

好冷呀,小腿又开始抽搐
身旁的水里掺杂着城市夜里车辆的倒影
白裙子开始变得斑驳不清
那些小小的黑点都只是孤独留下的眼泪
夜深处,才是她纤弱的身体和头颅…

 

为何,总是像这样不知觉的从一场梦中醒来
才发现,身旁空无一人
为何,总是做这样的梦,还是我,
一直…都没有醒呢?

那只小马驹

还记着秋天草原上那一匹小马驹
因为曾经,曾经他舔过我十七岁的小腿
那天我骑在母马的脊梁上,
他深蓝的眼睛,跟着我奔跑,奔跑
直到今天我的小腿有些莫名的痒痛,
我才想起他
想起他时,已事隔八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