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张远的诗


当前位置 > 张远的诗>返回首页

张远的诗

分享到: 更多
门徒

从隔壁小楼入梦的他
带着骨折与贪婪
梦里,五光十色
他却郁郁寡欢

 

这栋楼没有夜
隐藏与包裹的像精神病患者
他没有搬家
他说他搬不走他的梦

 

酷暑,雨滴和音箱拥抱
他和月亮接吻
他说他早已没有心脏
唯有头颅,他还可以用来仰望

 

他的邻居都是一封封即将邮递的信
他很镇定,像信奉者一样虔诚
他在交织天罗地网
他说他还有孩子般的热衷与虔诚

鱼说(散文诗)

在叶叠的苇岸,也竟然能摆成,佛前的一层虔诚。
鱼说,我前世并没有烙下,今世的怨孽。
我的心在这个深季,还并未有成熟的框架,
可为什么会有,如此萧条的跃居。
又是在幻想,这是一路溪径,我要顺着原向,
回到我的珊瑚檐,去朝拜今夜冷流中的信仰。
却忘记对着话筒说,朋友!请擦亮你们的双眼,
我即将要在梦中飞翔,飞过一桩松柏的年轮,
飞过一座闹市的四季,飞过两个世界的边距!
我不能责备,那些稚嫩的弯钩,将我们的欲望,
一点一点挑逗,在水的下半身,一层层埋设。
我并没去贪婪,因为生活,我需要拼命上游,
在枯草水丛里,我早已嗅觅不到,虾米的残骸群。
面朝着漩涡,我只有毫不犹豫的钻下去,
可是在血管里,荡起的却全是我,上顿不接下顿的残泪。
一截小河,早已没有多少眼泪,可以放纵我的鳍鳞,
黑黑的水质,是在向我们挑战,还是奢侈的施舍。
船游过的娇吟,不是谁都可以,狼吞虎咽的奢望。
我只有在欲望的佛前,点头称赞,也很是盼望,
伴着垂钓人的嗤笑,去另一个世界遨游,
虽然我的身材还纤弱,可是雨下不完的灾难,
天的颜色始终不能陪衬,我的想象与一场花开的邂逅。
梦想被人丢弃在彼岸,也只有用仅有的一滩咸泪,
去喂食自己的那张干裂的渴望,等待烈阳高空,
却再也不能摆动,那生命的桨叶,忽闪忽闪的尾姿。
很可能下一辆车轮,就会碾碎,我潮湿的仰望,
而在大理石的地板上,永垂不朽,那都是梦话。
谁都不会来祭奠,一场雨后的泥流,在涨潮前我等待,
随风埋入大海的怀抱,走上下一个轮回的来生之路!

她小气的伸伸懒腰,暂时
还不接受
对相机镜头做出任何
拟人化的享受,于是
一条笔直向上生气
直驰她的双眸
在夜光谢幕前,不断上移动的影子
和她被雨淋淋湿过的温柔
很适合形容,此时
我风一般的感受

爱到深秋
荷叶复活
种子的天空,住满
云的歌

 

对岸,在下雪
我不属于你的季节
是非早已,凋落
风扬起了帆的坠落

 

思绪乱了规则
一道光,遮住了月台
文字被抽干,血液
在流浪中升华

 

时光剪碎幸福
故地没有窗棂
你的歌成了,缘分
开始西出阳关

 

借幽灵之火
去燃烧承诺,然后
在一片沙漠
孤芳自赏的我,邮递着寂寞

 

心情被捞上
半湿半透,在夜色里
温干,所有对你的遐想
仅剩下一封,思念冰凉

 

海丢了岸
只见啸声四起
听说,明天又要飘起
白雪的冷空气

北京国贸三期咖啡后无眠

丢一首碎诗,喂喂
深秋的晚风
门口的抱歉
暂时,别再急着涂鸦
再等等做梦的人吧

 

我睁看眼窥听
火车东区的方向
你是一组病句
毫无呼吸声
睡在一张脸上

 

有些事足够霸气
不戴面具
才能奄奄一息
就当是健忘症发作吧
赶紧就医

 

我不想再寻一颗星
来形容我的月色
因为它确实不在梦里
它在天边
你看,你看

留给时光的章节(组诗)

(一)


篆刻在时光里的,爱情
是幸福,唯一的信徒
没有年轮
却追不上,断了线的风筝

 

(二)

 

暖暖的阳光,被偷走了
谁的追逐
在花的梦里
独自欢愉

 

(三)

 

天快黑了,却
无能为力那座
城市的心脏,再次享受
一分钟的孤独

 

(四)

 

瞭望远方,一条
哭醒了的追逐
竟可以,如此忧伤
好多年

 

(五)

 

感动过,有你的花朵
无比灿烂
连背包都说
从未后悔过,有你的旁白  

 

(六)

 

我要等,一场轮回
可以与你
共存,一首风写的眼眸
散发着樱桃色的留恋

 

(七)

 

喜欢那盏红灯
靠岸的,不是车窗
是命运之影
充满了,维拉斯般的悬念

 

(八)

 

放下书包,摊开心事
还是不懂
你的沉默,究竟
蕴藏了多少感动,与冷飕

 

(九)

 

阳光碎了,我的你
飞过指尖
划过的弧线,多年前
他们称作暖味

 

(十)

 

记录了青春,却
大都是赝品
于是,我用最纯洁的画笔
雕刻出了一座木偶,在你额头

 

(十一)

 

咖啡冲淡了,缘分
再怎么幸福
也只是,回忆的替身
匆匆上阵

被形容过的小黑

被嚼食烂熟的,一条线索
在主人眼里开始大量繁殖
一顿满载而归的希望,它  
偶尔将自己的私房钱
兑换成一时的快乐
却总是皱着眉,饱饱的 
发出一声猫咪似的享受 

 

在不该清醒的时间里,继续维持 
它高警惕的姿势
而不在乎谁,旅行很顺风的梦 
被开一道岔口
仅仅是针对,落过雪的窝洞
 就垫满了几层,我整片冬天 
 都并不宽裕的温暖与感动

五月

顺着漩涡式气流,一个
强盗的呼喊
丢失在,季节心脏
然后,整夜开始大雨磅礴

 

河中鱼的思想,通通
被打捞上岸
阴天,晒成了风的模样
最后又被季节,狼吞虎咽

 

办公桌里还残留着,昨日
一朵花的微笑
有点枯萎,在字典里
已经翻阅不到

 

我是那么期待,五月雪
会出现在额头
弹一弹琴,就可以明白
原来,你是从未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