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年微漾的诗


当前位置 > 年微漾的诗>返回首页

年微漾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我的名字叫红
我的名字叫红。祖国在东南一隅
路过一只鸟儿求偶的清晨
排球网拦住阳光
不解风情的政党,用广播筑起城墙
 
这是夏天中最艰难的战役。将叶绿素
涂满季节的答题卡,就能矫正首都
在地图上的位置;矫正一阵风
对红色的偏爱,并将其升上旗杆
 
爱是国歌中,和弦变换的部位
大海咬掉沙滩
南方再无战事
从水路来的鸟儿,产下五行缺土的孩子
在潮汕平原
多么辽阔,田野、江面和初夏
构成了故土的全部
不会有革命,来到这里惊扰她
也不会有异乡
反驳她的柔美。春夏之交适合建造
修筑的村庄
都纵横分明,在山海之间。浪花抖动和声
与朝阳相和
所有草木用尽全力
往四月里绿。她用温水和茶叶
展开听觉
用冷却下来的苦涩,启示人们
重新擦亮修辞
 
在这部皇皇的家史中,万物各有所指
遗憾我不被允许
有过多的时间,用来相聚和别离
龙坂村
就像天光,反驳了云层之白
荆棘植物收敛起傲骨,让一只猫
从容而过。就像十年前春风粗钝
飞花永垂不朽,我的曾祖母
将农历缝了又补,田野之上
才有了朔望。就像晚霞消散
使人联想起指尖,半月痕正在淡去
那里住着亚健康的乡愁
就像过了立夏,你极易臣服于
三两耳语。如诗之夜,一袭长裙
就是绿色封面。就像日落以后
你要等的那个人,最终并没有带回
你送他的名字,前来与你重逢
夜雨
雨下得越来越煽情了
雨用辽阔感动我,令我想起故国
它被当成结痂整片剥去
 
雨将皇室漂白成民间
白玉兰下嫁青石。方志里的每处断句
都是床笫之欢后的啜泣
 
雨把脚印留在了窗户
能借此返回云上的街衢
那里兜售着星辰的甜味
 
雨从天空下到了地面
也是从古代来到现代
雨拖动鼠标,人群就以伞相互复制
 
雨让陌生人止住陌生
擦肩产生静电
像隐姓埋名,相信美好往事可以重来
 
雨最终不能改变什么
雨在路灯下,短暂地现出真身
等落进了江河,就忙着各自遗忘
南方无雨
我的爱因为绵长
所以一滴泪
至今流不到嘴边
 
大雨滂沱。革命者将斑马线
刷成五线谱
用和弦的分类,取代了红绿灯
 
共和国!以长江为界,我爱你丰腴的下半身
在靠海的南方
尽情耗尽所有的水分
 
而你的心脏,始终与我划江而治
船舶穿行
像一条拉链,把我的名和姓生生撕开
光明港
流动的事物未免野蛮
静止的,也会令人感到窒息
我看到江上来去的飞鸟
都是一面镜子破碎后的残片
 
它们带着小小的野心在飞
把汽笛声溅得到处都是
人们冒着雨,借助木桨
在水面雕刻形而上的国家
车过浙南小镇
她会放下小船,从河流的深处
带回鱼水之欢
住在浙南小镇的忧郁的女人
她爱我渐行渐远的脸颊
我爱她倒映水中的长发
当正午时分
火车一路南下,使我有国无家
坪陈岭
一声犬吠,在夜里追着摩托车
我们朝溪边驶去
听见田野里,流水审判着作物
 
那时是八月,漫长得让人想要挥霍
我爱她,像草尖戳破露珠
又像村庄困住小巷
 
而她别无选择。远处的山坡上
被风压弯的小草
已经将月亮弹出了山头
晚风如海
手表里装着咒语:人群背井离乡,几乎穷尽一生
只为寻找
合理的死因。这些年,我终于放下执念
默许一棵柳树
在河边带发修行。微风明亮,而耀眼
如同水做的佛珠
而我完全是,搬用所有的戾气
捏碎一滴水
想摸清世界的五脏。感谢风
原谅了我的罪愆
让我长出翅膀
有短暂的飞行,教会我顺从、叛逆、功过相抵
一个人在夜半雨声中醒来
夜晚借走了梦话
才将这场雨说完
 
十年前我只认识很少的人
而你是其中一个
 
你告诉我家乡的山洪正在退去
鹅卵石很快就会回到水面
 
就像你的化名并没有
在最初的陌生中逗留太长时间
这个世界两点了
这个世界两点了
有人在手表里弄丢了时间
有人在地图上忘记了归途
弄丢时间的人调整时差去了西半球
忘记归途的人牵走树影拴在东大街
 
这个世界两点了
有人闭紧嘴巴出生
有人睁着眼睛死去
闭嘴的人恨我恨到咬牙切齿
睁眼的人想再见我最后一面
 
这个世界两点了
有人吞下水银结成盟友
有人剜除心脏变为仇人
吞水银的人说过了今夜就会戒酒
剜心脏的人说出门左拐天色尚早
 
这个世界两点了
有人在妻子的身体里驰骋
有人在情人的背影下哭泣
驰骋的人看不到帝国的边境
哭泣的人能听见蚂蚁的回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