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熊曼的诗


当前位置 > 熊曼的诗>返回首页

熊曼的诗

分享到: 更多
逝鸟
它悄无声息地
出现在池塘边  甬道旁  树荫里
有时是一只野猫的嘴里
 
黑色的羽毛覆盖着薄凉的身子
静止 预示着不祥
 
每一次,我总忍不住心悸,匆匆离去
 
我不能接受它现在的样子
它应该飞得更高  更远  更决绝
永远
与大地保持着难以企及的距离
玉兰
它抱紧春晖  三月的雨水 
藏好体内的火焰  陈年的瘀伤
以温婉示人
 
它青涩过  尖叫过  绚烂过 
现归于寂静
 
坠落枝头以前
它拒绝太复杂的故事情节
以一种荒凉的姿态
决绝地爱着大地上的事物
苹果

被虫子秘密啃食过的苹果
它的伤口藏在内心
吃到最后才能看到
一块触目惊心的疤
 
每天清晨,带伤的苹果
从枝头上 果篮中 冰箱里爬起来
花枝招展地出门而去
我与她们擦肩而过
彼此心照不宣

小兽

她练习沉默。长于昼伏夜出
她坐立不安,习惯往窗外瞟
其实什么也没看到
她磨牙,张牙舞爪
她闲逛,刷卡消费
令双腿不停行走
让身体极度疲累。
她乐意这样。
有时,她蜗居在洞穴里
收敛刺棘,蓬松着羽毛
虚心接受圣人的调教
那时的她  也很自在。
一只没有爱与牵挂的小兽
毛发愈鲜亮  内心愈绝望

长相守
人间被一口黑锅扣住
人畜 车辆 城堡
全被收进去了
无数的箭雨杀下来
杀树 杀花 杀尘土 也杀污浊
看它出了一口恶气
鸣金收兵  士气渐微 
城里庭院幽深  
一派萧索
有人在远处
弹奏了一曲《长相守》
着白衫的官人掀开帘门
走出低矮的院子  
穿街巷 过长亭
他的背景渐渐淡下去
淡成了唐朝的一弯月亮
见闻录

每天清晨  
总有一些北方的山羊
被运送到这座城市的菜市场
 
目光温顺的
洁白的山羊
旁边  一口支起的大锅里
水  正在沸腾
一个屠夫在磨刀
 
越来越多的人
在围观  
在等待
大幕即将拉开

在菜市场

左边是一排卖栀子花的农妇
白花绿叶躺在藤编的篮子里
香气扑鼻
 
右边是一条臭水沟
触目所及,是腐烂的动物内脏 
鱼的鳞片 发黄的菜叶......
 
生与死  
秩序与规则......

我从中间穿过
并没有什么新鲜的事情发生 

她们活得像大多数人

母亲生育过三个孩子
第四个被她杀死
为了弥补什么
她活得像狗尾巴草
唯一欣慰的是
在她的病床边
父亲垂下了脑袋

 

在鲜嫩但空空的年龄
姑妈选择了姑父
一个聪明的坏蛋
夜不归宿的次数
与他的资本一起疯长
于是她黯然离去

 

她们向我走来
手里拿着绳索
不顾我反对
不顾它曾经套在
她们的脖子上
她们认为,瓶装的花
比开在野外的更安全

给九月的诗

葱花仰着洁白的小脸随处可见
区别在于,一些开在花圃中
一些开在山坡上

 

名称不详的昆虫从下午开始合唱
第二天清晨突然消失
你不知道它们去了哪里
来年是否回来

 

捡垃圾的人穿过马路去对面
把身体放在长椅上
把袋子放在脚边
降温了,她缩了缩肩
黄昏像一件薄外套披在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