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谌烟的诗


当前位置 > 谌烟的诗>返回首页

谌烟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呼吸
星期天的午后尘土飞扬
城市的上空看不见风
我走过繁华的步行街
穿过霓虹闪烁的广场
又经过一家大超市的门口
逛了一圈空荡荡的公园
神色自若的女子经过身边
她们俏丽的令人自卑
我在下一个十字路口
迷失了方向
红灯停绿灯行
匆匆忙忙的车流交往
我抬头望灰暗的天空
眯缝的眼睛感到有些湿润
那些同样沾满尘土的泪水
在我的脸上爬行
我听见胸口还在怦怦跳动
这是我惦念你的器官
心上人
我要带你离开去茫茫的原野
原野广阔啊
有蓝天和白云
你的笑声荡漾
遥远洪亮
最后的繁华也已隐没
我站在无人的甲板
雾起
浑然不觉
海风扬起身后的喧嚣
轻抚心脏的止境
黑夜浮沉
冰冷的海水发抖
一双手握不住的方向
脉搏跃动
黑暗的潮水扑上来
扑灭了我的眼睛
不过是一片黑暗的大海
在我的脚下暗涌
而我
我只想在黑暗中沉睡
怀抱着海水
湿透额前的梦
烟花
在寒冷的夜晚
她的残暴纵情绽放
逢迎了谁有什么重要
仿若天生的情妇或婊子
只有放荡形骸
才体现生命的价值
我知道该用怎样的方式怀念你
比如那一个飘雪的下午
我用树枝在地上写字
而雪花一片片落进心里来
我该对自己说
我的怀念不如一场积雪深
约期
有一些细碎的声音
微湿的地面
跳动的脉搏
而心在不安里观望
从黑暗中走出来的每一个陌生人
路灯下静立的身影
长不过期待
风吹过山冈
吹过旷野
来不来都已心安
夜渐远渐静
喜欢的人
还没来得及拥抱
年青的夜晚
却早已回头不见
很久以后 
这一个黎明迟迟不来
难得的痛快
疲惫了也不肯离去
更长的是整整的一年
我终被放逐到天涯海角
一个黄昏
你并没有想到
有一天火车驶了回来
另一个黄昏
我更没有想到
等了一夜人也不来
我早已忘了
这是很久以后了
而我也真的开始渴望
很久以后
一场邂逅
无意经过你的身边
只多看了几眼
耳边有声音撺掇
去吧 去那里吧
我警惕翼翼地行走
且满怀欣喜
想捕捉你的心
可是我是多么的无知
我怎会如此敏捷
勇敢地投入这场苦恋
我连你的面目
都还没有看清
窒息
案发现场
一名男子神秘死亡
脖子上的手织围巾
一个女人的爱情
穿针引线
密不透风
二楼的病房
窗外有一间
再普通不过的房子
我认得它
爸爸曾经在那里
安静的睡觉
屋檐下的冰凌
哭个不停
我和那间房子
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静静地对望
冬日的太阳
不声不响
丈量着我的病历本
冰冷的脸上
浮起零度的讥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