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温度的诗


当前位置 > 温度的诗>返回首页

温度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在没有汁液的高楼和钟表厂附近
八月的夜幕踏着金属的骨殖降临
繁忙的公交车和地铁,
沿着昏黄色的路灯不断交切,寻找着梦魇
和现实隐没的疗养院

 

清晨出门时,没有人迎接
因为这里没有哀愁和饥饿,暴动与革命
就像电视剧中娱乐的子弹
射出的疼不如射失一个女人更彻骨

 

东南方传来一些巨响,似乎还有火光
升起。为白昼劳动的人们
低头走向黑暗,这个城市的黎明和清醒
在铁器和机械的沉溺里
一路呻吟

 

钟表和失眠的人们五官黯哑,我喝完
这最后一口酒,也要归去
没有人迎接
这世界一点噪音都没有

钢笔

使用钢笔的人怀抱梦想,综合写字楼上
深沉、浪漫,一枝枝才惠的花
  
他们完全忘记了空调调节温度
洞穴里疲倦伤神,处于亚健康的瘟疫
正在流行
  
或者反过来极其连贯,不知其云的艺术签名
在密密匝匝的表格,文件和工作总结里
流连忘返于机械精密转动的时光
  
却。是她。在素白什锦的信笺纸上
咏出微雨之后飞行的燕子
还有蘑菇云之后第一次爬行的蚂蚁
微笑、纤细、恍惚、凝视;光线穿过纯水之中的蝌蚪
她的虚构来自忧郁的海平线。

闪电

风已来。天空微醺

 

仿佛听见铃铛在谷中清脆微漾
亲爱的,灯火通明以后

 

割草人要用孩子的笔体 用原始的颤悸
在天空最通电的部位
写下:我爱你

 

写出温暖的雨水,写出青釉弥漫
的湖面,那镜中
灌木层叠的细胞林,是割草人
的闪电在沉溺

怀念

好消息不断在春天传来
有什么值得你怀念
一场一场尘暴扑面而来
桃花一朵一朵盛开

渴望

让梦想的都归于尘土
有关自由的都不再漂浮
蓝色的忧郁如高楼的柱体
面目僵硬
内心被你的目光射穿

 

柔软的不需要铭记
裸露的只剩下自己
如果你们能多理解一次
何必不抛下

 

这悸动的、跳跃的,
游离在水中
那么多
是枷锁还是记忆?

我们热爱深邃的风

我说
我们这一生都逃脱不了自己
黑夜时山口洞开的深邃

 

汽车一直穿梭在自由的路上
雨水笔直,灯光笔直,道旁的大树笔直
女人的鼻梁和小腿笔直,刀子笔直
撕破衣服,撕破生活朗诵生命的晨音

 

在那寻求响声的路上,在爱情圆满花开的河里
水清幽着,月亮便忠于母亲
风流动着,我们更热爱自己

女孩子

女孩子,女孩子
女孩子在阳光下面是雨
在水里是水
   
爸爸的眼泪一直流
流满池塘
流尽孤独只为我
活在水中
   
划一只竹筐
抱着女孩子

独白

在村子外面的小河流
洗净双手
揽起少女采花的篮子
在公路两侧沉默
  
汽车玻璃上下,积蓄已久的尘垢
胡须一般堵着我的嘴
她的长发乌黑
淹没厚实的木头房屋
  
青春和爱情,从未老死
夜空之下,星光稀薄
我依旧背着篮子,手握经卷
在河水里把身体洗得发亮

在胸内一科的那个晚上

夜的舌头一下子就伸出来了
梦带着厚厚的舌苔
痛卷着梨花的容颜
放肆地走进每一枚身体

 

有人歇斯底里打着呼噜
有人轻抑着呻吟
我没有闭眼
我眼睁着没发出一丝声响

 

只有我听到

 

凌晨两点一刻,有个女人轻轻
趟过楼道
打开闭锁的电子门
唰唰地走了出去
再也没有回来

阅读

就像多年前开始酝酿的一次恋爱
你低着头依旧没有说出口的话
穿越过秋天的落叶
穿越过月夜下洞开的残井
缄默随清风簌簌乍动,幽暗的
光的叠影就在暧昧的阴影里绽放
这属于你自己一个人的夜
葡萄架下你深沉的呼吸
并与黑暗中陌生的灵动交缠
你不说你忘记了十月
你只是忘记了自己

蓝色的火车

冬青的植物继续生长
暖色的窗棂在生长
飞翔的鸽子和建筑物朝她们的方向奔跑

 

房间内的袜子和情欲很长时间
无法喷薄
坐上梦想的火车旅行
去北京 去西安 去上海,到每一个
有阳光的地方
不需要提前和喜欢的人说相遇,到
他们的门口叩响惊喜

 

与她们,与陌生的城市和人群一起呼吸
并且一定要告诉她们的
我现在万分激动的幸福
我坐着蓝色的火车
从遥远的北方憧憬着 歌唱而来

影子

但愿这光洁的月亮
总能安抚
一朵一朵绽放的
七月的每一夜

 

七月的果仓充满汁水
七月之夏的影子
是女人
和万物一起朗诵生命的晨音

 

水的梦想多么纯洁
风的影子多么光滑…

关心未来

我越来越关心未来
关心那些意想不到的事
比如明天的钢笔
再也写不出悲悯的诗句
比如慈祥的老人离去
生活的天平全部倾斜
如果我作为上帝的儿子
什么能让我充满力量?
如果我是一个彻底的古代人
什么能让我不再年老?

无名花冠

属于雨水和汽车的夜晚,蝴蝶悄悄离开
豹子守在马路正酝酿一场车祸
奇妙。璀璨。手持爱情的容器
生火祈祷收获的少女,盘膝木门
歌咏绝望之声。与她同居以前
啄木鸟健康而明亮
  
高楼。对峙的咖啡杯与白色床单
互相扭曲身体缠绕一起的红色牙蕊
并不想被无法控制的机能喷薄
而今,情敌们多像胜利的旗手
举着夜的黑暗的姿态令人厌恶
她的略显恐惧的内心
正在广场前的一片花坛里
被众说纷纭

月亮倒在血泊里
琴声自水中桂枝而来
那树安静如一只美丽母猿
树影的光中她是横卧的蓝花
一生中幸福的事情
在夜晚悠长响起
仰望潮汐的内心
忧伤总在七月指尖盛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