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海约的诗


当前位置 > 海约的诗>返回首页

海约的诗

分享到: 更多
笼子·投降书

你准备用笼子收容我
我已把黑夜备好,瓶子一切就绪
汤水。枸杞。野菊花。鞭子
伺机而动。我轻轻把头颅安放在你的胸脯
听见火车开进隧道口戛然而止
我们坐在空屋子里
以苍茫喂养苍茫。

草药

“镜中红颜,他日若来索取
引一药草,请君入瓮。”

 

从半夜惊醒喊捉鬼的人
依然醒在半夜,他不停地咳嗽
黑云过头顶。

 

“窑洞口,风很大
冬眠之人怀有冬眠之术”

 

你以毒辣之目光守护着的夜
已是他人的白日。

 

那些夜晚,引以药草
引以苍茫之目珠
两个人,终于有了足够的勇气
去怀有悲伤。

飞不起来的街道

在一个人的图腾里
你看见四条腿的马被吹了起来
不跑,不转弯。
你搬来四条腿的凳子坐下
在繁华的闹区
你多么与众不同。
你望向远处,白云飘飘
仿若有多少悲伤
都是软的。
在一个不差的天气下
你天马行空
你腾起的两条腿是无力的两条腿
你看见四条腿的马
是拥有着四条病腿的马
而有着四条腿的凳子从来不具备飞翔的本领
你看见一条街车如水马如龙
你看见一个人坐在街上
一片苍茫。

白开水

我们坐在溪流上抽烟喝酒,各怀心事
我们靠在椅子上做春秋大梦,被一只蚊子叮醒
我们冒雨上街买布,却被告知
“老裁缝师傅于半年前已不在人世”
我们沿着街,一直走一直走
雨把二十个脚趾丫围困在四只鞋里
我们各握一半的伞,云彩被挡在黄昏之外
前方有水洼,像一条河
我们闭着眼睛,瞎马过河
不小心踩到一颗鹅卵石,栽了跟头
我们“噗嗞噗嗞”地笑
却不急着爬起来,雨水顺着我们的身体
滚落,汇成一处,然后开始交融
我们看着对方的眼睛,又一阵“噗嗞噗嗞”地笑
好象同时想起了昨夜那场未完的雨
准备在今夜,让对方舒畅
而我们很快就忘了
老裁缝的死所带来的悲伤
生活本是如此,一个非亲沾故的人的来或走
所带来的欣喜或悲伤
真的如一粒芝麻那么小,也可能更小更小
我们调头去了一家药铺
买了几盒补品,回家配白开水吃

这个傍晚

这个傍晚
穿过翔安海底隧道
坐在汽车里,我缓慢的行走在
那些密集的路上
欣赏这座城市的繁华
在六点一刻,在密闭的铁皮内
所有不安都将被赦免
犹如盛世
落魄会得到安抚。
车窗外,楼群簇拥着楼群
山河环绕着山河
庞大的商业街终将取缔
一个人的孤独。
我心若旁骛,翻了翻手机上的信息
售楼的小姐约我周末
去喝咖啡。
这是个多么美好的约会
我心想该带上几张纸印的钞
以及不安的心情
想到终将破坏一个少女幸福的未来
让人悲伤。

晨光里

这些穿肠的小巷
远远看去:蛇吞树皮,雾霾已经漫开
露珠遗失在温暖的叶尖
紫荆花在旧楼房的屋檐上方
漂亮的开。旧时光
像云彩,绽放着光辉。生活如此繁华呀!
悬挂于虚空里的目光
终于倾盆而下
城市正在缓缓苏醒过来
那些被困于囚笼的伦理和道德
正义,以及公平,渴望像灌木丛里的叶子
舒展它的筋脉。而爱情往往被看作
像松针清脆而美好。我在一本诗集里读到了
悲伤,还够不着绝望
逆光而行的人
在逆光里,得到了复活。

生病记

咳嗽像野兽
奔突而来,占住山头
而嘴里叼着的烟,看上去很像
一株枯木
它燃烧的姿势
隐秘,以至你未能发现
浓烟裹着的身体
渗出的忧伤
是一截有着足够温度的时光
摇晃着这铁制的床
恍若人世间那些转瞬即逝
的事物。
为了维持一种平衡
我用冰凉的左手握住持续高烧的右手
让它们相互抵抗
彼此相爱。

生活,或者一张木桌子

面对一张木桌子
多么轻易就能得出一个结论
树影基本不需要灌溉,而我们被告知
因为提供的证据不充分
木桌子,仍须
像木桌子一样立着
那些树影还需要更努力的生长
直至,闪电穿过叶尖
这一切化为乌有
灌木丛中,乌鸦多么欢快地
列着各种仪队
来欢迎一根木头的死亡
我们对生活的渴盼,终将形同虚设。
大多数时候
我趴着的那张木桌子
坚硬,而冰凉。我的生活
一如既往的
仿佛一根已经死亡了的木头
温顺地独自忧伤。

苍狗之心

想想这苍狗之心。
想想八月,一个多美好的月份
雨水会不经意落在
沉睡中的城市坚硬的水泥地
流动。我们唯一想起的是那些柔软的部分
在体内缓缓爬行
以及第二日,一片雪白的日光
重新爬上了高楼。我们
走在那些未干透的雨水上面
途经两个路口
看见几盏彩色的灯
温暖的亮着,一辆自行车上面的
两个人,困于路中间
这似乎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而我们为何会悲伤。想想八月那些雨水
困住了黑夜,我们摸着各自的骨头
望也望不见的漆黑
形同虚无。

我望见月光像一截火车

我望见月光
像一截火车载着忧伤慢慢开过窗口
所有影子往后一直倒退
对面楼道,一块黑色垃圾袋
被风吹起又落下
夜色静寂就像屁股底下的塑料椅
而我总感觉落不到实处
这些年,很多事情都悬而未决
那些皱巴巴的日子
看起来还是那么皱巴巴
一个晚上,一个心长霉菌的人
不停地拔胸口上的钉子
偶尔望见窗外
月亮还是那枚月亮

赋春风

此时,良辰
宜饮酒。
在杯中,养一头猛兽
在水的微凉之处
感受灯火的温暖像一只惊弓之鸟
而久久也掉不下来的乌云
其实是白的。
很多时候
我用力想着人世间的美好
就像抬手开灯时
无意望见的那道光
突然就亮了
突然,一个人有了更多的秘密
要一直把它隐藏
类似一个人想捉几条影子
去赴春风。

养奸姑息

熄完灯,满屋子一抹黑
我还不想睡
靠在床板上抽烟
内心浑沌有迷途,不知忘返
这些年,我有酒瓶子
供我养奸。
而你有醋坛子
这世间就多么美好
我却爱着你的龙潭和虎穴
天亮之后
叫世人来捉奸。
看,看看这双狗男女
竟如此大奸大恶。
世道多奸恶
我们拿来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