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叶琛的诗


当前位置 > 叶琛的诗>返回首页

叶琛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暗涌
江边漫行
郁郁星宫亮起灯盏。我掏出
一个人的心爱之物
哀歌、柳絮,那么多的离去
 
一个人,要多少才能组成
我不知道
只是,每一滴水
都向下垂落;每一条河流
都有一个小名字
 
我想起了一个人站成的队伍
它像极了
风中细细苍凉的迷津之句
江边无心事
冬天了
江岸的花事,不了了之
江岸的雨
冷冷的,滴答滴答消磨人事
 
大午过后
我懒懒地
偏爱这一片山林
偏爱,浩渺的湖山
在这里,我如山水一身盈袖
一个人排演
一个人祈祷
一个人,接受枯萎的判决
 
这多好啊
残山剩水
败絮残草
人命适情。或许
这应该成为一种美丽的创伤
实景之外的虚无
船的出现
让停泊更显久远、可靠
也让心事
一如想飞的轻烟
 
船上看江岸,不见烟火人家
也不见留园石桥
只是墙垣幽隐
藤蔓,有序无序地绕着竹架
 
谁说醒着就不能入梦呢
我支着耳朵听水
听人世间的奇缘,以及
实景之外的虚无
 
偷欢的那一部分
是最真实的
我喜欢这样带点自私地活着
像一朵小野花那样
在旷野上
在微风里
一个人,枯萎得那么恰当
夜之歌
黄昏过后,鸟雀们纷纷飞散
在风中
植物摇摆不定
在风中,我背井离乡
 
蒿草哗哗,茫然一片
谁的回忆在荒野深处
显得那样温馨、辽阔,彻底的安静
 
在这样的夜晚
美丽是一条河流吧。美丽是
一群隐秘的星星
一个无所适从的悲伤
一棵草
这些息事宁人的风钻了进来
万种美丽钻了进来
我内心悲怆
 
一定还有什么在一片片剥落
一定还有比雪更冷的往事
等着我去认领
 
这些年
我时常以为自己还活着——
风和日丽的午后,总能看见
一棵草,暗藏着汹涌的孤独
荒舍
野风在黄昏里穿过荒舍
门前,一棵香樟树
缀满粼粼夕光。荒凉轻轻震颤
 
事实上
在我之前,你已被
零乱一地的枯燥指出;时光低垂
你细小的寂静,仿佛
是我体内的秋天
 
一只羊,在你身边丢了
一个人,在你身边丢了
没有祝福
一种文明,老无所依
 
寒水湾。你的独坐
比一颗星星更冰凉;屋檐下
一滴雨,就是一个人长长的河流
山间
等我走近,我才发现我从未离开
仿佛命运
仿佛熟悉的草垛
 
细雨中
大地明净,我在山间消磨时光
惟有山河让我宁静
远远张望:涧水、山花、荒旧岁月
耐水湿喜光照的春天
在坠落中,悄悄散去
 
在山间,薄薄的绿如翡翠片
我看到山岗上
一簇一簇的紫藤花就要开了。仿佛
涌动的时间就要被我偷听见
在远方

去一趟远方吧
一个人。在薄薄的夜晚,一点一点消失
 
或许又会在哪
一点一点出现
出现,并被什么遇见
 
是的。有时是低飞的尘土
有时是浅水域的芦苇丛

有时,是余生
也有时是水边独坐的爱人

深秋
开始遗忘
开始下沉
开始触碰那些亦梦非梦的似是而非
 
柔软的草地
干燥、温暖,向秋天投诚
一朵蒲公英,像是谁经年的旧丝情
绒绒的、白白的
在阳光分布的水脉上
轻轻飘飞
 
这个午后
我看到,一阵风
穿过满树摇摇欲坠的红柿子以后
去了远方
情境之始
尘光暗淡
闲身于此静观旧物——
凌波水廊,花木残瓣
孤零零的
 
侧耳。以此绵薄的人心之力
收集风声
收集俗世里非分的念想
 
我又回到这里了
还是一个人的渺小
还是一个人的一无所有
还是藤蔓上丝缠的,凉意漫长
 
在寒水湾,我的
远山洁净,小湖面的云片走走
又停停
一个人的隐秘所在
黄昏下边
风吹不止
光秃秃的山岗一点也不入人心
 
掉落的
好像都被回忆垫高的梦所接住
轻如树叶
一片接连一片,红红的
那么烫手
 
没有哪一粒种子不被成为过去
没有哪一种暗
不具备相同的脾性
 
这加紧了一个人对雪的渴望
只有雪,填补
大地的荒芜和绝望
雪,还原一个人
最冷的那一部分
旧梦

只要爱过
就没有了最初
 
在人群中举手,被提问
更多时候
打开一扇窄窄的门
就是我,最重大的仪式
 
走远,又走了回来
我挣扎过,枯萎过
畏怯过、茫然过,也满过
 
很多时候
我的想念
是一座比梦更高的山峰
梦中
幽深的鸟鸣涧
满树的小果实何其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