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巫小茶的诗


当前位置 > 巫小茶的诗>返回首页

巫小茶的诗

分享到: 更多
露骨!露骨!
在我左胸,有个像中指一样的东西
垂直伸出,对,靠近心脏的位置,就是这,一根
小骨头,像肋骨外翻,却并不狰狞
你看,我的肉体完好,而你恬静得像朵丰腴之花,不似我
这么瘦弱。只要别人不拿自己来戳你或打你
你不会真的把他们弄伤。你若不呆在我的胸口
会有一种遗世之美,流浪狗喜欢
叼你在嘴里,吮吸,咀嚼,发出爱的喉音
如果可以,你真会愿意从我的胸口跃下
跳进一条狗的嘴里,喔,我的,不合时宜的小骨头
可怜巴巴地灼伤那些妄图抹去你的目光
要知道,这些目光是爱我的,特别是我的父母,你不能怀疑
就像我无法质疑你的存在并非只是条供狗磨牙的诗,通过
细节——只有银器才能意会的毒。
你就是我的,非人的细节,是所有,是证据,是罪状,是我的非人
撼动了他们的生而为人。父母是爱的,爱到入骨
你不能质疑,他们从你身上嗅出了人以外的味道
爱与孝的负数正在阴影里瘙痒,滋养出
我的,非人的小骨头。我以为我开出了独立的花朵
可他们却非要摘掉你,并为此受伤,发出令人痛苦的声音
你那么柔弱,经得住那些声音吗?
“露骨!露骨!”
这些声音,这个惊悚之词,提醒了你我骨肉相连
我和你——
正站在大地之上,即使在他们的脚下,还有更加深厚的土壤
春色满园不知道

多年来,在同一口锅里吃饭的人
对彼此视而不见
同一张床
像两个国家共享一片大陆
却互不干涉内政
木棉长在荒漠的园里。多年了
它终于用挂满红花的身子探进这间卧室的窗口

你知道我在下雨吗

下着,就对了。要是不下
就没有人知道你是雨
你可能就这么
死了。下吧
你的生命,像一个人在世间完整地活一次
仿佛你当过小孩和母亲
做过工人、店员、推销员和骗子
不小心去东莞赴约时失踪
失去手和脚
偶尔也去当妓女
更多的时候,你是一个白领
辞职去西北支教,种过土豆、骑过骆驼和马
雨落在他们的脸上
却一直都没有尝够土壤的滋味
还想抚摸那些
死去的骨头
在骨头的缝隙里
你走向了生命的尽头
你像带来一场洪灾一样扑灭一场大火
在蒸发与淹没中恐惧、颤抖、前行、交换生死
直到梦醒时分、星星点灯
一颗小草探出荒墓,触摸到你最后的存在

秋天来了

你来时
秋天正在我身上迷路。它沮丧得
就像半夜十二点变回南瓜的
南瓜车,紧紧地抱着
夏天的尾巴
你来了,把我的身体掏空
邀你的朋友
在我的206根骨头麦克风前歌唱
从一个人的童年唱到两个人慢慢变老
直到
唱歌的人都死了。你就把骨头拼成一张床
好让秋天找到这里
有一天,王子和公主一起躺在上面
就像墓地上盖着两片落叶

午睡
时光流淌,绕过满墙的三角梅而
我在入睡。
平静的身体给我希望
它的小时候
用以挨打
像个有用的人。
睁不开眼。雷雨正酝酿血液奔流的方向
我沉睡。你以为那是沉默
是什么消失在时光里

有时我来到你的身边
来不及躺下。来不及打开我的身体,也来不及
摆弄你的。我们消失在彼此的时光里
像一枚扣子来回穿梭于扣眼,却永远都看不到彼此
我们的身体,放在一起是个笑话
分开是则寓言,茶余饭后
可以调剂那些总把生活弄得忽冷忽热的言辞
偶尔。符合心境就放声大笑,搓到痛处便黯然神伤
更多时候
我们带上一张张日久生情的故事各自如厕

女性经史

血将她带走。每一块黑红,都令人振奋
不做受控的玩偶
打马飞奔千年河山看妈妈如何经历这绝对含羞的一刻
如何分离身体中最腐朽的部分
女人之血的下坠就像流产的婴儿从容走向墓地
有时会痛
那也是死之前的事了
在腹部、在腰间、在万物含情所游移的手中
在男人们相互攀爬的目光下、在春天里
血带着她慢慢死去这件事
她只剩下接受的权利
她在历史的怀里扑腾,必须庆幸每个月的例行公事
直到她被招安,被延续
被未亡人献上真心真意与虚情假意
当她从一个带着血丝的少女被责令成一个八成熟的女人
岁月点餐,一边刀俎一边鱼肉
面前横着一具老旧的皮囊,血就这么顺着流下来了
瓜熟蒂落。它是被女人所生动的腐朽
被春事所描绘的呻吟
有时她会遮遮掩掩,含羞而泣,用道德支撑蛮腰并让它摇摇欲坠
有时她又放浪形骸,用经血将自己所珍爱的世界涂抹出公鸡的形状

不曾记住你
那些树看我转身。看我转身
就忘记。你不过是其中之一,忘掉我
或是被我遗忘。
我只是午后路过的一只
鸟,直到病死烂去
树还在。
我只是午夜路过的一条
狗,直到尸身渐冷
树还在。
不是在这与你无关的世间而
为我一动不动,像个冷漠的战士
你还是扑了过来
用影子,用灯光与太阳的走向
怜悯或爱
都与人世无关
可你遭来了赞美的叹息、意淫的声浪
只有我知道你的小九九和
意志薄弱
我并不介意
我们相互点头,微笑忘记
转身后,我就成了别个、别条或别只什么
这些什么继续路过午后与午夜
路过树
路过我不曾记住的人间
继承

夜一被黑沾上
就腐烂了
用布帘遮住它
用门拒绝
它还是无孔不入
我被安排在橱窗里低头
在地面以上
更接近树的地方
安排你爱上我
接近我
谋杀我
成为我
你正发芽
正在吸取夜的养分
下一刻
我会用黑解决掉你

沉默

将我造成一座房子
打光,布景。再补上一瓶烈酒
睡在悬崖。风赶来耳语,说些相爱之事
为何都是鸟事。我只是醉了
只是不想让身体糟蹋了时光
只是真相,只是诱惑,在汽笛喧嚣中淡成流沙
你依然消化不了我
回到月亮上我会成为童话
桂花一茶飘香。再加上没心没肺
一次就把人间戒掉

墓碑

一群年轻的脸
朝我飞来
叶子在树上旁若无人
虫子扑倒在地
墓碑上方的天
很晴朗,乌云早已散去
那些脸
都是些隐晦的故事
它们刻在墓碑上
没有被尘土淹没
我们面对面
说起了家庭,爱情,过去
像久别的朋友

 

这是一群没有未来的脸
在墓碑上
既不端庄也不英俊
一切都静止了
“这个世界还是那样风流”
其中一张披着长发的脸
把落在身上的虫子
看了又看
而我看着他低垂的眼睛
听见虫子的哽咽

狗尾巴草

他在自己的回忆里开着火车,含着
一根狗尾巴草,好像嘴里含着
一个女子。他的
二十年来如一日没有变过名字的
女子,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特点的
女子,他看一眼扫把她就会去扫地的
女子,会种地织毛衣的
女子,想念他时会打喷嚏的
女子,他满嘴都是她头发的
女子,和他共享好多次枕头的
女子,他在刷牙而她在旁边上厕所的
女子,情人节送他一大把狗尾巴草的 
女子,令他饱受那狗尾巴草折磨的
女子。

孩子

她抱着一个包裹上来 
她抱着一个
叫做孩子的包裹
走向阳台,走进光的深处
光秃秃的一片,没有花,没有草
没有可供坐的椅子
有一只猫懒洋洋地做着自己的美梦
蓝色的破窗帘和着尘土飞扬
另一些也叫孩子的,却在阳台底下
肆意嬉戏。有个女孩抬头
尖叫着跑开——上面有个疯子!
惊慌四散。她抱着一个包裹
她紧紧抱着一个
包裹,栏杆上没有缺口
人们说她失足的时候
鹅毛漫天飞舞
多像一群可爱的孩子

雨水

雨水中有荒野和阡陌。我们躺在
河床上。人间无人
舌头在夜里奔跑,在彼此的领地中,你俘虏我
我俘虏你。
石头剪子布消灭了
时间和雨。接着还要干掉空间
就像雨水干掉了我们干涸的肌肤和无家可归的
败叶。这任何的一滴——端坐在各自的江山中编自己的头发和故事
编织荒野和阡陌。挺碍事的。黑夜就把它们吃掉了
雨水荒无人烟。挺寂寞的。舌头就把它们吃掉了
你吃起来像冰淇淋,我吃起来
像花生。
遍地野舟,横在雨里,
像信仰。我们生了一堆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