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古沙子的诗


当前位置 > 古沙子的诗>返回首页

古沙子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并不让人讨厌

 

只是
心,不在这条路上

 

如果
遇见想念的人

 

宁愿
堵死

乌鸦
一道黑色的闪电,扫过
——啊,乌鸦!
眼神来不及和它切磋,
双脚已踏入泥潭,
这一切能说明什么,
我不信歪理邪说。
不过,
后面的路得走的小心点!
浮夸

世界在向上飘,
头顶的光圈也在向上飘,
——就要潜入海底。

 

无数只阔叶草般的嘴巴,
在水面上一张一合,
将我越吹越远……

水满将漫

风雨过后,
这条河就满了。
浮在水面的鱼一使劲,
便把自己打在了岸上。
两边的人家,
指天骂地内心惶惶。
可是,天色一亮,
刚拾掇的东西又被
丢回了地上。
对于下一场风雨,
他们习惯了观望,
仿佛那河里的水,
永远冲不到自己的家。

 

他们宁可做一只随波逐流的鱼,
哪怕被命运之水拍死在岸上。

我的黑土地,需要勤奋的蚯蚓

我的黑土地,没有庄稼,
板结,而荒芜一片。
那泛着泪光的盐碱,缄默,
守着海水消失的秘密,
绿色的磷火夜夜漂浮,
告诉你,这里曾有人埋过。

 

我的黑土地,需要勤劳的蚯蚓,
它柔韧的躯体多么神奇
——蠕动,腐朽悄然粉碎,
——我仿佛,闻见清泉的叮咚,
那被它路过的泥土如此松软,
刚好,安放灵魂的新鲜。

朋友圈

我的马,
经常踏行这片草原,
丰茂,挂着希望的铃铛。
这里的草有心事,
还会把风吹沙讲成动人的故事。
我拴不住我的马,
它贪恋上一株高傲的草,
徘徊,
轻咬,
撕扯……

 

我下狠心打马回家,
那株草溺死在它的眼泪里。

秋之手

秋,手已经伸来
握或不握,友好或厌恶。
终将把所有的温存
散尽,一时,万物极具香色。
呼喊或高叫着,
欢腾,迎接亦是恭送。
这只手一抽走,
冷,便从草地的斑秃
开始,更深了……

自我否定
我常常自我否定。
如此,
我是我的鱼,
我是我的砧板,
我也是我的刀,
最后,
我,必将是我的美食,
如果,我干的足够漂亮!
会有多少鸟儿

会有多少鸟儿,
在突然的降温中迷失方向?
巢,遁入黑暗,哪里是
北方?南方?

 

本是百花凋零的季节,
却艳阳高照,
该死的,一切尚好,
贪婪到毫不遮掩。

 

那充盈的云和饱胀的风,
在持久的呐喊中,一旦刺破
——会有多少鸟儿
在突然的阴郁里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