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贾小愚的诗


当前位置 > 贾小愚的诗>返回首页

贾小愚的诗

分享到: 更多
一条河可以流多久

这是一种慢
仿佛是静止
想起人世间存在一条河流
并没有因为人世的憎恨
变得弯曲
当河水深入小巷
深入我们淡忘的年代
与事物
我们会想起
水利万物而不争
会猜想
一条河可以流多久
才不至于被遗忘
才可以抵达
人世间的善

醉花阴

总是光阴虚掷
如此分秒,经不起推敲
篱笆墙下,月光如注
而光影班驳
美好的时光如同一次酒醉
历史在酒事中被谈起
宋朝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李师师和燕青
在汴京,喝交颈酒
而在风波亭里的岳飞
一脸惨淡
宋朝的皇帝偷偷掩面哭泣
江南的水乡平原
大雨倾泻如注

城市

就这样无可避免的遇上
想起清风在山谷。河流从天上来
徒步千里和涉水而过的人
最终在城市
遇见。他们言词温和
嘘寒问暖,从不谈起
任何有关山谷、河流的故事
彼此客气的像一对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嘉兴记忆(节选)

2.血印禅寺
 
偈语消失在1924年的
一场大火中
火花凶猛时,血印禅寺里
一些僧侣正衣不遮体,惊恐地奔走
方丈被吊在屋檐
一些乌鸦声从远处传来
被一阵枪声隔绝
在很多年以后
我站在寺院门前
听两位老者在对弈时
把话题延伸到那年
“血染寺院啊”在天黑之前
他们眼神放光
而此时响起的钟声
安详、静穆

 

3.南湖
 
在偏北的南方
南湖作为革命胜地
在浑浊的湖水里光彩熠熠
原本书上的阅读
使我固执的
把南湖想象成
一个头带浣纱的美人
一幅千古绝画、一首庄严的歌
在偏北的南方
在一马平川的城市
风沙一次次地来临
使我对南湖的记忆
一直模糊不清
   
5.情人坡
 
首先是桂花香,再是蜿蜒曲折的石子小路
到后来的情人坡
第一路过情人坡
是在春分那天
我对着夕阳抬了三次头
天就暗了
在春分,白昼和黑夜的时间相等
那天之后,许多事情将会发生
比如一些顺理成章的
他人的爱情故事

生活

生活就像一堵跟你一起成长的墙
环绕在你的周围。你长大一些
它也会长高一些
在这种压抑的感觉中
你会试着寻找墙缝
——那将会是一个新的世界
当你看见了光亮
也就看见了自身的内部景色
它们会在光亮的对比中
赤裸地呈现。但更多的时候
在南方的城市,雨水总是
占据你大部分的时间
当墙越来越高
你越来越老
生活越来越暗

准备好了

语言就像旅行者
在他经过的地方
留下标记
这让我想起
许多年前的自己
停立在陌生的房间时
我总会想:
这是途中,还是中途,还是终点?
也常常自以为是地想:
因为人世的憎恨,河流才会弯曲
我才须日夜兼程
现在,我停立在另一个陌生的房间
但早已不再盲目猜测
也不再胡思乱想了
多年的旅行生活
让我养成了事先做好准备的习惯
我随时准备着再次启程
也随时准备着马上死去

乐观主义者

一粒石子从高空向我侵压下来
在离我头顶大约还有十米的高处
我开始进入想象:
幸好这只是一粒小石子
幸好这并不是子弹、箭之类的东西
幸好……
石子准确无误地砸在我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