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吴友财的诗


当前位置 > 吴友财的诗>返回首页

吴友财的诗

分享到: 更多
雨:或十月和四月

原野上的小公主撑着一把褪色的伞,
伞骨断折的地方有着明亮的悲伤。
哑巴石头的绿脊背上火光熊熊,
它说:戴上我你就能走遍孤独。

 

最美的日子是在十月和四月,
十月比四月多出一滴泪水。
远方的国王抱着这一个悲痛的王子
坐到天明,闷声不语像一座座
熄灭的烛台,围着一堆年轻篝火
在十月的夜里,坐到天明。

 

从一开始我们就像天生的一对——
小草在绿幽幽的海底静静地叫喊。
海水尽管富足,可是够不到我,
我最美的日子是在淡水中啜饮阳光。

 

令人无限热爱的小公主轻轻把我推开,
像岸推开船只,风推开书本,
四月推开十月,她说:好好活吧,
收拾泪水,骑上马,走遍山河。    

人生蓝图

宝贝,我曾经不止一次地规划着
你的人生蓝图
幻想着明天早上一睁开眼
看见安安静静地趴在妈妈肚皮上睡觉的你
你一口接一口地进食
不需要借助一个又一个变换的玩具
你乖乖地长大
长成聪明可爱的大姑娘亭亭玉立
然后遇见相爰的人
成家,生儿育女
最后幸福地终老
一切如此地顺利,没有任何的波折
爱你的男子会像我一样爱你
你们不会有激烈的争吵和痛苦的误解
当你老了,离开树荫
要穿过一条没有桥梁的河流
河水多么清澈,可是仍然深不见底
你被迫在宽阔的河岸
结庐而居
你一定会让歌声溯流而上
寻找到我
多么年轻的歌声呀
好像你刚降临人间的那声啼哭

抬头看天
我抬头看天
天堂在又高又远的地方
而世人都在向低处寻找。
那些纵身一跃回归土地的生命之花
那些看似解脱又无可奈何的袅袅尘烟
那些被大地收回翅膀的夜的精灵
它们统统不过是为了一次壮美的喧哗
而从高山之巅扑向永恒的寂静的大海。
灯笼在我的额头我却看不清
你在我的心里我却向远方眺望。
就像此时
我不停地抬头看天
天空摊开一场无尽的小雨
寒气入骨的三月我就这么期待着
桃花铺满高高的山岗
我知道雷声早晚会从枝头滚过
住进每一处关节
天地间万物复苏众神离场
那些看似上升的灵魂
其实都在急剧地坠落。
眼袋与唇膏

我们走了以后那口池塘干了
柳枝和知了仿佛没有故事
仿佛夏天也不再打雷
我们把煤油灯打灭以后
眼里仿佛也没有了
泪水

 

是谁在歌唱生活
热爱简陋的门窗擦得雪亮
在秋天备下冬天的香囊
打井的工具要用一座房子来贮藏
我的手掌起了水泡
把尖尖的屋顶举过眉头
是谁在指点江山

 

春天的雨中走着红红的
芳香的你
仿佛等待也是徒劳
我们把泪水打灭以后
只剩下黑黑的眼袋
眼袋又偷吃了明亮的唇膏

童年

一个孩子
提着一把生锈的古剑
和几颗头颅
在大地上行走
那是一九八二年的事了
在那块黑夜的山坡
孩子的眼睛闪着磷光
像两只草中的绵羊

 

他在墓碑石上磨那把剑
在头颅上试他的古剑
像把一颗颗的橘子
劈成数瓣

 

于是,这个孩子
顿时无所畏惧
汁水的清香使他想起
春天一样开花的女人
他突然记起
是黑夜娶走了他的母亲
姐姐在风中飘起的长发
飘起在风中

 

许多年以后
当他傍河而居
数着星斗下酒
河面上飘来火红的浮尸
在夜里和着蛙声
古老的民歌谣使他彻夜难眠

 

他记不起来那几颗
是谁的头颅
采自哪几根美丽的枝条
对蛇的恐惧使他暗暗发誓
磨一把自己的剑

 

但是关于那几颗头颅
那些劈开一半又合拢一起的
拳头
时时击打着他的灵魂
在许多年以后
使他仍无法站着思考

异乡人

冬天的阳光散发着芳香
照耀着每一个热爱生命的人
在城市里行走
在硬币揉碎的光辉里
有些人听到了落叶
在石头缝里疲惫入睡的气息

 

这里的人们说着
比家乡话柔软的言语
风吹在窗户上
偶尔也会嘭嘭作响

 

异乡人手插在口袋里
穿过大街小巷
冬天的阳光暖暖地
将他拥在怀里

 

他对每一个清醒的路人言语
却从不轻易把沉醉的自己叫醒
异乡人手提灯笼
在城市里行走
偶尔停下脚步
抚摸一下心跳

鸟是大地的使者
有时候天空会把它们要走
去看守天堂的羊群
在那高高的苦寒之地
也许它过得并不快乐
有时候你会听到一声悲鸣
仿佛来自遥远的异国他乡
自上而下打通你的每一根神经
只有特定的某些日子
你可以接收到此类信号
平时你看到再多的鸟飞过头顶
也只把它们当做自由的闪电

 

这是真实存在的故事
我没有骗你
所以 当你早上被一些
聒噪的鸟鸣吵醒
不要觉得心烦意乱
不要因此迁怒于它们
这些可怜的鸟
一旦踏上了征途
就再也回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