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楚无衣的诗


当前位置 > 楚无衣的诗>返回首页

楚无衣的诗

分享到: 更多
祭奠

她老公死了
在饭店里包了一个大厅
招待至亲知己的人
在这之前
我不知道她老公的亲戚朋友那么多
不知道
他们已经协议离婚
所有的人
都在笑着
推杯
换盏
谁会落泪呢
包括我
好像,来奔一场偌大的喜事。

大山深处

父亲打来电话说
谁又因为尘肺病去世
这样的电话
这些年我接了不下十个
其中有我的同学
有我一起长大的玩伴儿
除了心痛
又暗自庆幸
在这些死亡名单里
没有我的亲人
我的亲人正与尘肺做着斗争
在鄂西北
大山深处
大部分经济来源于金矿
有人为此发家致富
有人为此丧命
更有甚者,尸骨无存。
更多时候,我想做个尸骨无存的人

冬至

风来了
顺便带来几片雪花
它吹动广玉兰
穿梭于大街小巷
似在打量这个城市,尺寸,厚度
似在掂量着我的骨头
到底几斤几两
也许。它更像一个入侵者
用尽一切手段统治
沦陷的城池
那就都拿去吧。尽我所能

梅子

那年冬天
雪高过村庄
河流静止着。天地间除了北
风,枯草
只有老鼠吱吱
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嚣张
到底是怎样一段日子呵
你是怎么熬过的?
身在异乡
我只能一声声地喊你,梅……梅子
如今冰雪做衣
你有灯火。麻雀和广袤的田野
我没经历那个冬天
我经历着更甚的一场雪。

好高的楼。看不到顶端
顶端隐在云层里
好多熟悉的面孔。都是我儿时玩伴儿
安安,朵朵,草儿,小青
我看不清他们的表情。恍惚是对着我在笑
我也对着他们笑
他们奔跑,我也跟着云彩跑
彼时。天已经彻底黑去
预报中的风雪还是没有来

如此

他在看天
我也跟着看天
白云朵朵。除此再无其他
也可能有一两架飞机
我没有看到
和我也没有关系
南来北往。早已习惯了火车
顺便看看沿途
油菜花,桃花,杏花,樱花,腊梅花
都会让人思恋
心生美好

玻璃缸里有条鱼

除了观赏它无价值
除了这方水域
它无处可去
没有进路,退路
也没有同伴儿
陪着它的只是假花,假草
假的石头
它们不会发出声音
有声音的是水
有生命的是那一串串气泡
毗邻而居的猫
餍足的猫
又跃跃欲试
阳光打在墙壁上
打在玻璃上

我的国

我要说声对不起
我的河流山川,我亲亲的马
荒草肆意奔走着

 

鸦雀无声。蛇鼠进洞
我有满仓的粮食
我救不活我的子民

 

年华虚度,我空有一身行头
站在十月的齿轮上

我们都是好孩子

大片的蒲公英
漫天飞扬。
我们在桥头喝酒。画画。看流云。
杨柳依依。在水面

 

两尾鱼相互吐着泡泡
唤醒彼此。
眼眸深处的笑脸,干净。温暖。


拥抱清浅绵长

你说,亲。亲一下吧。
风微微一怔
继而弯下了腰
天瓦蓝瓦蓝的,没有边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