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罗雨的诗


当前位置 > 罗雨的诗>返回首页

罗雨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心魔

他又在撕裂我
我能感觉他的毒芯子、他的刺
他不是假想敌
他那么真实
蜗居于我的时间与空间,每个角落

 

他又在噬啮我的心
我能听见他撕扯与吞咽的声音
他是魔鬼,心是他的母亲
他那么真实
他的嚎叫震慑了每颗细胞

 

他在我里面,他在我对面
他在我背后,他在我前面
他无处不在,无时不在
他肆虐着,疯狂着
渐渐地,就成了我自己

 

夜深人静,我对着镜子
我认不出镜里镜外,哪个是我自己

出走

廉价的理想,被昂贵的流浪绑架
于是,十多年前的那个早晨
她仓皇出走
啼泣的村庄试图逮捕我撤退的灵魂
终究溃败在车轮的预谋中
 
北行的车轮不断促赶内心的旌旗
故乡节节败退
混乱中,我抠了一把潮湿的乡音
或许,在别人的城市里
我可以用它安抚每夜的梦
 
漂浮在别人的城市里
什么都可以出租:
灵魂、肉体、幸福、尊严……
惟有故乡那片青色的天空
和深埋在心底的根,是永远的例外
 
在出走与继续出走的路上
每夜,我在租来的梦里
就着两叶浮萍,三片落叶
蒸煮故乡的记忆碎片

“我的心是一只流泪的白鸟”

前世的日记扉页上
你写下一句诗,唯一的诗:
“我的心是一只流泪的白鸟……”

 

那个春天,你
采撷了板桥的霜,或是一冬的雪花
在光阴这架缝纫机上
连夜,为我赶制那袭洁白的霓裳
前世的浮华,你一指掐断
清凉的月色驮着你
沧桑的眼神和掌心的暖
孵化我新生的神话
可今生多舛的命运轮啊
拉紧岁月的纤绳,拴牢我
那镜花水月般的绚烂与妩媚
掰碎了那个春天的阳光
一夜之后,娇嫩的美丽
在众人的回眸里猝然跌落
碎成满地光斑
像泪,像心剥落的鳞片

 

荒凉的废墟上
你拾起我落叶似的叹息,久久不语
凄冷的暮色里,我依稀瞥见
你眼角的皱纹浸湿了露水

 

也许,千百年后
来世的日记扉页上依然刻录着
你唯一的诗句:
“我的心是一只流泪的白鸟……”
吟念的人,眼角也挂满了露水

四月,我在北京的柳絮中打捞故乡

这是四月。
我在北京的柳絮中找你
千万声呼唤
在深藏往事的地方 随风流浪
我在空中打捞经年的烟花
左眼朦胧,右眼清醒

 

这是四月。
我沿着风干的记忆踏遍
满池烟雨  忘了
回故乡的那条石子路
柳絮起起落落
导演着人生的序幕与落幕
天空的泪水发送空洞的呼唤
一声北方,一声南方

 

四月,我打捞着故乡的影子
在北京柳絮中,飘飘荡荡

我们都是浮尘

人世。喧嚣。我们都是浮尘。
爱情的废墟上,堆满残羹冷炙
那些批发的海誓山盟
蜷在墙角发酵,也发霉

 

我们都是浮尘。在喧嚣的人世
我们找不到栖息的家,无处是家
灵魂在夜半的月光里荡着秋千
一荡,海枯了,石烂了
可怜的灵魂依然没能找到回家的路

 

我们都是浮尘。是被命运抽打的螺旋
飘在别人城市的半空
我们伸出空空的双手,向繁星租借一点空间
暂且安顿空荡荡的梦

罗网

用尽前世与今生,昼夜不息
我们都在赶制一张罗网

 

镜花、水月、浮云、苍狗
都是为它搭设的美丽布景
千山万水,在命运的叹息里马不停蹄
爱与恨,也不过是命运注释的表情
我们一生的跋涉
都只是用足迹在践履编网的路线

 

每个人,用尽前世今生
都无法突破那张
自己为自己编制的网
我们摸爬滚打的痕迹
正是那张网的纹路

 

在那张网里,我们一次又一次
左冲、右突

命运之困

你一定站在那里
不远,不近
正处于逻辑断裂的中心地带
在梦想失血的沼泽里
你掏空岁月的笑语
指使那空心的风
将我珍藏多年的玫瑰
一瓣瓣铰碎
碎成那一地的碎玻璃
扎疼我一夜又一夜疲惫的泪

 

你一定从我的前世走来
不早,不晚
正赶上我今生的这场戏
在台词失语的季节
你掀翻舞台的布景
撕破我悬挂多年的面具
把我风华正茂的光阴
一节节掐断
断成那凌乱的霜痕
冻醒我一场又一场白日的梦

 

在那些白日的梦里啊
我梦见你
抗着命运的旗子
将我谋害、掩埋,一次又一次
你还告诉我
其实你一直都在
见,或者不见,反抗或者顺从
都不过是一个可以忽略的剧情
你随时都在篡改我的台词和结局

 

你说,我的今生
不过是你未写完的一个剧本
我所有的突围、战斗
抵不过你一个小小的兰花指轻轻一扣

低入尘埃
一场梦醒后
你回到人间,低入尘埃
 
诗意换成清汤寡水
煮白菜,加点油、盐、酱、醋
柴米替代象征、比喻
秋水的风姿被切丝、搅拌
诗词为心的过去,终于成为上阕
在下阕里,你把曾经的理想
蒸煮,翻炒,油烟缭绕
人生,缩减为你手下的一次次烹调
 
那颗黛玉的心,易安的魂
在一锅荷塘月色里浮沉
你与生活达成和解
滚滚红尘里,你用一碗汤盛出信仰
庭前花开花落,天外云卷云舒
好一个风清云淡,无欲无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