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顾潇的诗


当前位置 > 顾潇的诗>返回首页

顾潇的诗

分享到: 更多
雪夜

窗外,山影模糊。
旧房子的墙缝里,
蟑螂又一次
嘲笑大型动物。饮宴就要结束,
有人将回到失败者
幽暗的房间,有人将造访,
声称正在耗尽自己。
如同一件疏于打磨的钝器,
在无尽的雪夜(这挽歌的同谋),
他回忆古代的铁匠。
当人们靠近他们的焦灼,
他仍固执,试图打通被时间凝固的
某个关节,渴望依附于某物
并折损自身。直至
风停下来,恐惧停下来。

田野中的孩子们

忘记被搅浑的水,被吊死的人。
与恶建立联系(尽管梦

 

由暴力和谎言构成);信任狂风,
并借此向权力致敬。

 

虎口夺食的技艺尚未练就,
但能弄断卖艺老人的琴弦。

 

他们饱满,像一段历史中
足够安全的部分。在烧死青蛙前,

 

他们手撕蜻蜓,用竹签刺穿
即将出巢的鸟儿,将秽物抹进

 

邻居的锁孔……因此他们得救了——
他们变成我们,最终反证了恶的空缺。

证词

(突然碎掉的镜子,
变向的光线,
某个移动的清晨。)
睡眠终于抛下你。只好去落实
一次短暂的性爱,
将一块生铁含入口中。
蚂蚁闯入客厅,试图施行新的暴政。
然而生活整个霉掉了,
不再危险。这并非电影中的事,
因此悲剧拒绝被特写。

横塘诗

命运属于这里,风知道,
但它不关心;
我的曾祖父属于这里,
包括他的顽固、屈辱;
第一只忏悔的麻雀(被斩首的叛徒),
也属于这里。而我
不是。我是绷直腿的蚂蚱,进入油锅前
仍在争夺交配权。

饮酒

像从嫌犯口中
倒出真相——
你倒酒,过程缓慢但
富有节奏。
而这死人的音乐,
不会有人倾听——因为是夜晚,
往事渐次闪烁,
一只落单的鸟飞过夜空;
因为是夜晚,
不会有谁感到绝望。

铁轨

踩上去,薄冰裂开。
有一种快感,
但不明确。有人借助它,
到任何地方,有人折回。

 

有人问:它在这里躺了多久?
没有回答。多年以后,
当我们的命运被重新被排列,
再踩上去,会不会有一些
别的感觉?

今天

站在窗口酝酿一口痰。
楼下,黑狗追逐着
黄母鸡。阳光落在地板上。
日子更松散了,像一个老人
随时可能垮掉的骨架。
我想起远处的朋友,
想起和他们喝过的
每一杯酒。那些夜晚,没有什么断裂,
没有什么死去。我们接受了
不该接受的东西。

异乡人

他时常咳嗽,
在夜里
走动;偶尔打电话、哼歌。
四年了,我们从不说话。
一个异乡人,远道而来,
和我成为邻居。
几乎是奇迹。他的女人,
会在电话里爱他;他的酒瓶,无数次
掉到地上。现在,他搬走了,
我的酒瓶,还在发出声音。

结婚

你在厨房准备晚饭,
一条鱼死于你的殷勤,
然后是苹果。
你并不满意,尽管
鱼很新鲜,苹果很甜。
接下来是鸡蛋:
你敲碎它,
木讷地搅拌着。
他起来上厕所,
途经厨房。你以为他会吻你,
但他没有。他甚至
连尿都没撒完
就回去睡了。

简述

夜雨侵袭,孤单一点点
鼓起,你陷入一片
未知的水域。必须有一只手
将你拉住。

 

醒来想要抽烟时
你开始感慨:如此漂亮的
一次睡眠——你感到庆幸。
 
如今风景已尽,
你回到水城:
(重回寂静之中)
在街上,银杏取代了白玉兰——
这不是你回来的理由。

个人史
这个清晨,我猜想命运的结构
——如何降落这潦倒的一生。
 
当我在办公室,和女人们争吵,
一只鸟早已飞过阳台。
 
体内,一些虫子开始撕咬。
世界依然陈旧。
 
我以为,用来观赏的服饰和
自尊,它们会一文不值。
 
而我必须戒掉烟酒——孩子就要出生,
我将洗净一块块温暖的尿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