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张华的诗


当前位置 > 张华的诗>返回首页

张华的诗

分享到: 更多

黑暗来临的时候
我把影子关进房间
连同漆黑的忧伤
墙外,还是夏天
墙内的我,早已进入了冬眠
一堵墙,将日子隔成两半

 

有时,我会听见
婴儿的哭声
从梦里的理发店传来
仿佛每一声啼哭
都和自己有关
而我,仅仅是长不大的孩子

 

在形式主义的墙内
一个人的孤单
被时光揉进更加灰暗的岁月
我的心已经结茧
现在,我要走出墙的包围
开出暗红色的小花
只需一米阳光

走吧
你知道的,这雨从天明前就开始下了
四摄氏度,呵气成霜
你戴上耳塞
用音乐隔开行人、安静的树,和喧哗的大街
脚步再放慢一点
听完第五首歌,正好到达目的地
这一切你已了然于心,并渐渐生厌
那些花花绿绿的产品寂静无声
它们都冬眠了吧
而你相信了古老的寓言
驿马星动,你说
脚趾头都在想着出走,想着探寻春天
七月
雨,下了半个世纪
墙上挂下飞瀑
远山被乌云统治
风在窗下翻动着树叶
这边,紫薇花娇弱得惹人垂怜
那边,玉兰吐出了新的花蕾
室内的光荫
在唇边一杯茶上静止
世间风云变幻却一刻不曾停歇
内心的彷徨未有削减时
你头顶巨石
任风不止息地吹拂着
吹拂着心中辽阔的忧郁
回乡的路如此漫长

为了早一步,再早一步抵达
我在清晨的雨中出发

 

城市渐行渐远
在3000英尺的高空上
阳光穿透云层
照亮了2000公里外的故乡

 

从清晨到黄昏
从一段高速路到另一段高速路
我数着心跳,丈量着归途

 

一笼笼翠竹掩映在苍松里
成片的芦苇在风中飘荡
斑鸠从林间惊飞
白鹤安然地停驻在田埂上……

 

那个春暖花开的地方越来越近了
一颗易感的心
掩在车窗外莽苍苍的暮色后
悄悄碎了好几回

流浪歌手

他弹着吉它,歌声飞进我们的耳朵
仿佛一整座城市被感染
所有经过的他的人都慢了下来
牛仔帽下,那忧伤的眼神
仿佛在诉说某种无以言说的悲凉

 

他从不出现在人潮涌动的天桥
就像我们称之为激情的街头技艺
从不出现在伟大的民族音乐厅
这最后的流浪艺人,他的行囊和歌声
只在天黑的时候寂寞登场

 

他在那儿唱歌,也许很久了
声音嘶哑。他唱许巍、朴树……
唱那些花儿、生活、还有故乡
他的目光,遥远而深邃

 

他卖力地唱,歌声划伤了异乡的夜空
又淹没在来来往往的车流中
他面前的那只碗,有时空空如也
有时,几枚镍帛,闪着刺眼的光芒

老屋

再远一点,我就看不见你了
故乡的老屋
门前茂盛的绿荫几乎将你完全遮蔽

 

从前,我常站在这里呼唤母亲
娘总在路的那头及时回应
彼时,大黄狗还会飞奔出来接我……
现在,村庄静得只听见归人不安的脚步声

 

树上无人采摘的桔子掉了一地
早年种下的玫瑰已经枯萎
草籽冲破水泥地,荒芜了半个院子

 

那扇门,无人开启许久了
斑驳的朱漆,装满了岁月的忧伤与沉寂
推开“吱哑”作响的大门,与一屋落定的尘埃相遇
水缸里的水早枯了
堂屋里的方桌还在,厨房里的柴禾还在
我循着地面被拐杖敲出的小坑推开了我的“听雨斋”

 

墙上的画还在,书写的座右铭还在
我折的风铃还在,那一摞摞书信和日记还在
姐姐们的笑声和父母的叮咛去了哪?

 

这红墙黑瓦的老屋
承载了一家五口十几年的欢笑和泪水
而今,它空无一人
年久失修的墙体,多像我们日渐消瘦的青春

他们让我想起你

他们搭起高高的架子
把大楼围了起来
他们要把整条街的建筑全部翻新
装点这座美丽的城市

 

早上六点上班,晚上七点下班
无论烈日,还是暴雨
他们洗外墙,刷油漆
焊花灼痛了眼睛,烫伤了脚趾

 

他们在脚上架上高声喊话
用的尽是乡音
可没有人叫得出他们的名字
这座城市里,他们统一叫“农民工”

 

哥哥,他们让我想起你
摄氏38度高温,你在高空作业
脸膛被晒得黝黑
手上的青筋高高突起

 

哥哥,我的鞋带开了
我想念你系的那个笨拙而牢固的蝴蝶结

归人

离你越来越近了,故乡
正午的阳光穿透车窗
我舍不得入睡

 

田里的秧苗还没有分垅
麦穗正青一半,黄一半
油菜已结出饱满的籽
都是清风捎来过的——关于你的消息

 

我还看到满山遍野的小花
我总想站到她们中去

全世界都在下雨

伏天里,太阳在霾中长出胡须
连海上都没有风吹来,大地像个硕大的蒸笼

 

流汗、发怒,藏在心中的困兽随时会出来咬人
如果此时下雨,我将大笑三声

 

许是太久不曾开怀大笑,窗外下起了太阳雨
你来,我的倦容在你手心悄然融化

 

别说爱,别出声,不许打破这宁静
全世界都在下雨,我喜欢这样的情境

总有一个地方念念不忘……
从宝安到黄岗口岸,深圳的晚秋
一半还是美丽异木棉的季节
我在它们中望见故乡春天的桃花 
车驶进香港,沿途不种榕树,荔枝和芒果
高高的柏杨树在风中,叶子被吹得呼啦作响
寂静的绿
而后是密集的楼群,海风不停地吹向岛中央
在油麻地,突然跳出大片黄花槐
同自贡市自流井区桂花村,某人门前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