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唐允的诗


当前位置 > 唐允的诗>返回首页

唐允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春末
在小桌的纸上,世界分给我的这片阳光
是新的,最新的
我伸手给它
感到热,手背出现闪闪的汗粒
我不再移动。
我不知道我毁掉了什么
会这么疲倦
在远走的车里
阳光扑进车里,在弯曲的道路中
我又失去了自己。
只有遥远的、随处的闪光;
只有无处不在的灼热;
只有一群陌生人
在流淌:我们
不可能不坐在这儿,听着那个胖妇人
在电话里诉苦:“我对他深深地、
完完全全地失望了!
我走了!”她挂了电话,沉默起来,好像
不大相信
自己刚才的话。而我不知道
在寂静中我为什么
而犹豫;
车开得越来越快;只有那个小男孩
安静地坐在她膝头
受热风吹,
像世上最幸福的人。
烟火
有人将它点燃,我来看。
我刚好经过,
有点疲惫。这平常的一天,
安静的烟火。
如此柔软,完美,好像没有温度。
我站在植物和石山的投影中,
好像没有悔恨。
无眠
在深夜,听得鸟鸣。
令人想到很久很久以前,
世界安静,我还小,
常常对着芭蕉树
舞枪弄棒。
那时我想象过,
浪荡江湖
是什么滋味。
后来,我忘不掉的是
林教头酒后
被捆成粽子的情节。
他也有着凶险的、
放肆的身子,
和此刻啼叫的鸟儿有得一比。
仿佛他们永远
都是独个儿
醒在午夜,深怀愧疚。
嗯。积满灰尘的窗户
已有人用指尖画出一条孤单的弧线
充满遗憾
热风一件件地查看房里的家具
在它们眼中,我是陈旧的
我的快乐藏在身体里,无法找寻
而太阳留下的痕迹
在所有物中,是那么明显
月亮的痕迹则很黯淡,我不知道它们
哪个更好,也不知道哪个亲人
更令我伤心
在桥上
站在桥上,我看到浅河的水草间,
一个老人划动简陋的竹排,
波浪和他们一道起伏,无心远去。
当老人用竹竿拨开河面的垃圾,
他周围所有事物的热量,
我也能感受得到。
那就是这座桥变得很旧的原因之一。他划开河流,
寻找他想要找到的东西,
这有多么重要啊
——足以令他的儿女哭泣。河水耐心地弥合,
流淌,比他更慢,让他无数次地
渡过同样忧伤的地点,
也让我远去,去任何一个地方,
接受属于我的残缺的痛苦。并用掉它。
不安
窗口亮了——它又取走我的眼睛
在黑暗中。
我吃一只橙子,星辰
正在回收人世的目光。
远处的窗帘
和愿望一样菲薄
柔软,雨水和日光在上面留下印痕
我能闻到。
它们,一一出现,
我却不能去爱
而我知道我会被任何一物偷走。
这感觉何其不安
蝴蝶
蝴蝶将飞到哪儿?
亲爱的,
它们如何死去,寒冷
如何打开
它们轻盈的器官?
你看见——冰霜
掏出它们的爱情;
你的心
被海水染蓝。
你确知风中微妙的不幸
来自遗忘
来自死亡
所以草地摇晃
轻轻撤退,我们走过
已不再年轻;
无物使我们闭上眼睛。
所以
请闭上眼睛——
远处的大海正在下降。
秋风吹过
风吹着,芦苇颔首
荷叶卷曲
豌豆花已微紫
地上的铁桶最终被放弃
锈迹斑驳
它的内部是旧旧的欢乐
但我已记不住流向它的事物
记不住痛苦与幸福
只有秋风吹过
空气冰凉
死亡踩过的草又深又高
街灯
有几盏街灯突然熄灭了。在黑暗里
我是其中一盏
在微风中闭上眼睛,回忆
——刚刚离去的人
流泪的脸。我终于知道这世界需要的铁
为何这么坚硬,并且垂直
并且,刷着油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