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富永杰的诗


当前位置 > 富永杰的诗>返回首页

富永杰的诗

分享到: 更多
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父亲总是佝偻着
一步一步,平整着
涌涌而起的风雨雷电
 
这么多年,儿女们都进城了
只有父亲守在乡下
经营着老屋、园子、牛羊
以及一亩二分地和其上的天空
 
这么多年,每次进城
父亲总是拎着满满的菜、油、醋、面……
没喝完一杯茶就要走
 
这么多年,日子如雪
父亲总要把脚下的路扫了又扫
好让我们的来往轻缓
 
这么多年,父亲总是把自己当做永不打烊的旅馆
而我一直是午后,那个
锁住保险箱的小偷
商贩

八九点的小城,夜色
如隐匿之镜中的嘴
步行街边
商贩们叫卖声滚烫
车厢里的水果,镌刻着星点
流浪狗的张望与流蹿是人性的
月光的栅栏,直通经脉
多少个时日
这里的灯火从未熄灭
称盘也带着心跳
而人群是最值得感谢与欣慰的
寂静早早来过,它负责在散架的骨头中
种植黎明

依靠

汽笛声一响
村里的小伙子就走了
去天南海北的大都市
去十几平米的出租房
去钢筋水泥的风雨雷电里
只剩下了老人
几只牛羊、几分田地……
而就在此刻
年年的此刻
老人们就聚集在村口的磨盘边
互相陪伴孤独与希望
拉家常,诉说远方的儿孙
身体里的老病
更多的时候靠着磨盘晒太阳、晒心病
磨牙、打盹、睡觉
在梦里与远方的亲人相遇
也许,有的再没醒过来

 

又是一天,他们朝着磨盘走去
唠叨、打盹、玩笑、诉苦……
尽管岁月凶险
尽管远方太远
他们知道
这里是最后的等待

梯子

沾满泥土的,并且又矮了一截的
梯子,竖立在一家人团聚的窗前
我想起了无数个父亲
清晨的光线中我看见了那挺起的腰杆
晃动在火热的太阳上 黄昏,瓜果蔬菜
摆在我们面前
没有一件东西比这更实在
把太阳变成可口的晚餐,他
与太阳争斗
却又在孤独的深夜蜷缩成一团

下午三点多钟的春天

步行街的西墙头
我看见一位50来岁的女清洁工
花白的乱发,抱紧了一把扫帚

 

她干涩的手中,捧着一块干涩的馒头
小心翼翼地咀嚼,吞咽
似乎怕惊动了过路的眼神

 

而此刻,正是下午三点多钟的春天
街道边的柳树已嫩黄一片
更远的广场上,欢乐的人群和风筝
似乎都要开心地飞起来

秋辞

秋来了,安静一点,倾听风、雨、霜
在温暖的地方停下
 
给我一把刀子,短小却要锋利
揣在潮湿的地方,乞求骨头
镀一层姹紫嫣红
 
一块石磨也行,条形的给我
装在风里——超度血液、神经,找一块好的墓地
 
给我一道彩虹,我的生命就属于你
那些无处可逃的挣扎,请悄悄地带走

西墙

在屋檐下,我突然抬起头
看见了裂缝的西墙,它像我的父亲
 一直在无人问津的角落活着
雨后,我看见父亲蹲在西墙边颤动
他盯着我,像一个混合体
我已分不清他站着还是坐着
我已分不清他是墙还是躯体
如同我不敢看他的脸庞、眼睛、腰杆
不敢看他们各自内心的归宿与去向
如同我不敢抬头看西墙一样

亏欠
每顿饭后,他总趴在阳台上
像雕塑似的看着对面
那些云雾一样聚集起来的事物
他一生都在击打
如今,他已到了知天命的年龄
但却一直陶于草木以外的草木
陶醉于山以外的山
而我常常站在他的身后
静止或是仰望,当我开口说话——
他早已给我一个背影
和一扇门的回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