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阿北的诗


当前位置 > 阿北的诗>返回首页

阿北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大风

当是中午时分,大风袭来
那么多脸,那么多眼睛,发出愤怒的火光
长长的白布条,红色的字,血液在流淌

 

办公大楼窗明几净,每一间房子都门锁紧闭
吃过饭,打一个长长的饱嗝
一则娱乐消息,让午休时间愉快更多一些

 

呼啸的警笛声拉响。大风过去
威严的大门前恢复了平静,万物继续
反正也没有人在意那一地的疼痛

仅仅乘载一名乘客的列车

仅仅乘载一名乘客的列车
仅仅乘载一个人的目的地
从拥挤的人流中挣脱出来
带着喧嚣驶入孤独的远处

 

我一个人在这空寂中走来走去
时代的嘴被隔阻在窗外
无人交流。但我热爱那坐在走道里的人群
热爱那因一声叫卖就慌忙找寻立脚点的人群

 

在驶向远方的旅途中,我耍起了顽童的脾性
我把整节车厢的被褥叠在一起
坐在上面
对列车发号施令

明月从海上升起
倒映在水中
金光闪烁
男人、女人、孩子
驾驭着各自的泳圈
向海浪叫板
我站在岸边
含笑看着他们
还有海棠
在沙滩上挖下一个坑
不知道想埋下些什么

人民医院

走过几个科诊,终有一扇门敞开
屋内静寂,听诊器胡乱地躺在桌子上
没有人?探出头瞧瞧走廊内等候的患者
确信了近视镜背后的眼睛

 

无论找到谁,我一定要询问
能够出院的具体日期,那轻微的摔伤
已经住院一个多月了,活蹦乱跳的人
望着天空,却觉得遥远

 

是什么声音响起?
诊室的里间,身着白大褂的医生
肯定是劳累过度了,正把脚翘在桌子上
小心翼翼地打着呼噜

 

别打扰他了。我惶恐地退出诊室
瞧,我这笨脑子,昨天他不是说过了么
把预交的钱用完就可以出院

 

抬头望天,十点钟
就开始黑了

幸福

把每一个句子重新排列
就如把阳光重新排列
每一种颜色会带给你不同的
味道
准确的排列
就像那道天堂门缝里的
闪电
瞬间的醍醐灌顶
能够抵达一座百年火山的
底部

 

打开夜的缺口
幸福,来自于这瞬间的拆分
与组合

楼上楼

我把对面这栋建筑称为楼上楼
自从我住进这里,建筑工人
就如黑暗中的蚂蚁一样勤劳
这周增加一层,下周两层
它与夜晚一起成长,与风一起叫嚣

 

如今,它需要我仰视才能看到顶端了
清晨,世界还打着瞌睡,我站在七楼的阳台上
不能解说自己是否矮小了许多
而它,像一幅艺术品,被高高挂起
无所畏惧的人,开始走进去酣睡

红月亮

月亮哭泣了。没有人懂得它的疼痛
风吹过树梢,一个黑色的塑料袋
装有太多秘密。各怀心事的人
在黑暗中游荡

 

走出去,走到阳台
熙熙攘攘的人群没有睡意
警察,真枪荷弹,站在推土机前
月亮满脸通红,难民在拆迁的冲锋号中四处逃散

一座农民居的高度

在一座农民居的八楼,我无法
俯下身来,像建筑工人
把根深深固定在土壤之中
我无法眺望远方
周围的九楼,十楼,十一楼……
像四堵围墙,构建一座
牢固的监狱
而我就是一只受伤的鹰,无法
盘旋在辉煌时刻

 

大海与我距离遥远,我无法深入海的腹地
无法在海的浪尖打开昨天的幽香
让明天开放花朵
邻家孩童的哭泣,对门酒鬼
难闻的呕吐物,滚动的空酒瓶
撕开并将走廊揉碎
楼梯拐角的那对在工厂里打工的夫妻
又开始了争吵,打碎玻璃、碗碟
和容易破碎的情感
噗!有人在墙壁上吐下一口浓痰

 

安分与不安分的心都已习惯了现状
用骨头、肺、肾脏和鲜血筑一间容易倒塌的巢穴
热气侵袭,我的眼皮肿胀
大部分时间,我都在读一本关于物种的书
可我的呼吸被楼群堵住
肉体正被钢筋分割
我的脚步在每一个黎明时分
踏过越堆越高的骨灰
走向城市喧嚣的荒野

蒲公英

在春风里漫步。三月
绸缎般滑过肌肤
许多人没有来,你捧着相机
脱口而出那些花的名字
海棠,杜鹃,菊花,蝴蝶兰
还有我这朵飘荡的蒲公英
你说是该绽放的季节了
我听见骨骼破裂的声音
在三月,在你幸福的目光里
破土而出

黎明

黎明,我抛弃昨日和夜晚的牢骚
侧耳聆听爱人的独吟
窗台上,阳光斜射
我唤醒鼻子和嘴
用自己的语言,在唇齿间
将一天的好时光记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