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青鸟的诗


当前位置 > 青鸟的诗>返回首页

青鸟的诗

分享到: 更多
简写夏日
夏夜是一套薄薄的短装
只遮住夏天健壮之躯的一小部分
所有事物醒在漫长的白日
不停歇地生长
而在夜晚
轮到星群继续疯长

整个夏天我的呼吸
流畅如云
太阳吸走我的影子
我彻底地暴露膨胀的欲望
如果还要让我说话
我就吐出沉重的心跳 

在开足马达的机器上
梦想尖叫着
不断加速  要醒来
是另一个季节的事情
我被你无数次的唤回
从无限的空茫之中
你诞生出来
为了给我不能承受的轻
一点重量吗?

当你惊奇
当你哭泣
当你发怒
当你“咯咯”地笑
当你安静地睡眠
当你张着小嘴
一五一十地表达内心
——我的世界无一不是被你震动着

我是被你无数次地唤回
无数次地
定格
最终从泥土之上
长成那个角色
——母亲
七年
依然喜欢这样抱着我
我知道  我年华还好
饱满  光滑
但是你  显然安静许多
轻轻地   静静地
我们听彼此的呼吸

我们在一起
繁衍  生息
柴  米  油  盐
雨天  晴天

生活是原本混沌的镜子
在不断的擦拭中
正在呈现它辽远的内心
和深藏的美
一个人到来
上世纪40年代的一天
她戴着嫩黄色边框的眼镜
坐在大上海一家公寓的椅子上
含笑望着她深爱的男人

21世纪的某一刻我读到这一页
心灰得要命——
我拥有过N副眼镜
没有一个  敢是嫩黄色边框的

记录这个细节的是多年以后那个男人
胡兰成在回忆爱情的时候
也回忆到了嫩黄色边框的眼镜
是的,那时惊世骇俗的爱
与美在这个女人身上并存

后来者羡慕  嫉妒  恨 
之后  只有一声感叹——
有时候一个人到来
是为了繁华一个时代

说得残酷一点——
至于她怎样死去
似乎并不重要

注:此记录见于胡兰成《今生今世》中《民国女子》一文
我一直靠寂静活着
盛大无边的湖面
多少人趴在岸边
探着头
企图望见
人世无尽的秘密

而现在确定
我一直靠身体里的寂静活着
寂静让我望见自己
生命的湖里
有时欢喜
有时悲伤
的幻象
美是可怕之物的开端
美是可怕之物的开端
里尔克  他早就知道

此刻我才开始恐惧
我在看你叙说
看你的嘴唇做出我的口型
我在倾听
我灵魂的滔滔不绝
我在颤栗
身体里那些早年的霜雪已去向不明
此刻却在被你召回
成为下一场风暴
属于我的美已经开始
这  多么可怕

请原谅此刻我无法拥抱你
因为
我正在承受
你将要长在我的体内的
痛苦
这是春天的背面
春天来了很多天了
一些事物跟随春天
它们用萌发、绽放
推动时间前行
而还有一些事物却就此止步
它们沉默、长眠

那些在春天不能醒来的事物
永远不能再醒来
这是春天的背面
时间,如滴落的水滴向下
它用黑暗一遍遍覆盖
那些静止的事物
这些黑暗也会在未来将我们吞噬

只是现在
我还是命运指尖上饱满的草籽
怀揣着黑暗
嗅着微光前行
片段
客人们都走了
比如公开课、简报
验收材料以及总结报告

我要抱抱我自己
像轻轻摇晃一个瓶子
正在瓶内轻轻醒来的
一定是琥珀色的我
藏着诗歌
藏着白天教室里那些被我唤醒的
明亮的眼睛
我知道只有它们
才能为我记录这一个春天

不知道的是
我还需要多少雨雪
才能完成一次
对自己的叙述
而此刻我要看看
月光勾引出的自己

是的我需要抱抱我自己
然后  开成别人想要的花朵
再一次
再一次地
替天空说出高远的理想
替生活说出继续的理由
替此刻说出联结它的过去
替沉重的事物说出飞翔
替自由主义的风  说出
继续流浪

你知道所有这些
都是为我再次汹涌而来的爱
说出  可以
用我触碰过天空的手指
抚摸生活
再一次承受心灵
被闪电劈开
又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