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刘星元的诗


当前位置 > 刘星元的诗>返回首页

刘星元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墓碑

从远处看,就像一个沉默的人
在近处看,就是一个沉默的人

 

它背上的丰功伟绩已经脱落
它在为谁守着尘世,并与尘世互不相扰?

 

沉默低于天空,高于大地
心里有鬼和心里无鬼的人在对视中
全都慌张地低下头来

蝶化石

是只蝴蝶。一只翅膀指向天空
另一只翅膀贴紧身体

 

它是要撑开臂膀,飞出石头去
还是要关闭羽翼,落进石头里?

 

或许它累了,什么都懒得干
只是以这样的姿态打了个盹

 

它在石头上一睡就是亿万年
我捡到它时,时间也忘了唤它一声

熬药者

我见过的最沉默的人
是正在熬药的人
他的脚边,偏方摊了一地
其中的一张
正督促着浮肿的草药在砂锅里翻身

 

我见过的最沉默的人
常会在熬药时睡着
他醒来的时候,火已熄灭
他便重新点起火焰
熬制下一副药方

 

我见过的最沉默的人
他将熬药视为使命
还有那么多草药没有下锅
忧心忡忡的他
常常为此忽略了疾病和生死

此际
朋友一远再远,还会更远
偶尔在小城的某处听到彼此的声音
也只是在相逢之前,各退一步
戴着面具回到自己的身旁
曾经执意爱过的人,现在
连恨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成不变的泇河把我拉下水又推上岸
我已经疲于挣扎与逃脱
身体并没有伤痕累累
只是偶尔会四处漏风,需要从
旧日子里抽回那些劝慰别人的说辞
不慌不忙地补在自己的心口
素描

他开始厌恶自己
甚于厌恶他遇见的任意一个人
漫无目的的奔波消耗着
他困兽般决绝的意志
在生活庞大的背阴处
喧嚣的好日子看似触手可及
却总又疾驰而去
再没有风暴可以掀起他的野心
他已经习惯了不断地失去
他将头颅埋入腹中
倾心于一个人的安稳
一个人的安稳有时也不平静
无聊或悲伤的时候
他便从臂膀上扣出几枚石子
投向高处,然后等它们
不声不响地落下来

边关辞

被史书挤到一边的部落,背靠大风
坐拥塞外无边无际的好风景
石头城里,安放着他们的人间烟火
戈壁滩上,点缀着他们的牛羊和女人

 

群山驱赶着流水,一路向东
铃铛驱赶着骆驼,一路向西
英雄抛掉雄心和野心,只绕着边关跑马
马蹄擦出的火花,偶尔也会烧向中原

 

他们偶尔也会在史书一角闪现
每一次出场,都会有英雄的身躯从马背上
滚落下来,压疼整个草原

流言之美

我们暗怀鬼胎,处心积虑地
剔除或粉饰它身体里
关乎我们自己的阴暗部位
帮着它改头换面
将它华美地撑开,架在高处
等风来,等雨来,也等更多的人蜂拥而来

 

总会有人闻讯而来
添补着它的羽翼,并加以赞美——
除了它,还有什么更有力量
抬高我们的卑微

没有信仰的理由

每一个功德箱的背后
都耸立着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神
神那么多
多到我数不过来

雨中

那个蹲在医院门口埋头痛哭的女人
并不知道雨已经落了下来——
她面前的水泥地上,一场雨先于一场雨泛滥成灾

 

那么多人走过去——
那么多人从她身边稍微停了一下,又走了过去
雨太大了,他们都没有停留

站在葵花深处

泛滥成灾的,是葵花
遮蔽大地的,是葵花
对峙天空的,是葵花
遮住风、拽住云、斩断我目光的,是葵花

 

十万亩葵花夸下海口
它要吞噬什么——不相干的风景四散而逃
地平线上,阳光抬着阳光
像一场神秘的祭祀和气势汹汹的征伐
将地平线一再远推

 

葵花,葵花
还要继续向远方奔跑的,是葵花
跟着葵花跑起来的人,全身落满了金光
他跑起来的样子,也是一株
在风中摇摆的葵花

交易
当我思忖皈依的那一刻
上帝已决定要拆解我了
“去除全身罪恶的锋芒,若不抵抗
你便得重生”
他的俯视之脸,闪过轻蔑之笑
 
我的神,他已经摆好了案俎
信徒们手捧藏匿着匕首的圣经围上来
我的骨头因恐惧而尖叫
多洁白啊——
若在尘世,它们都能卖出好价钱
 
这一刻,钟声安详呵
钟声之下,连杀戮都是温柔的
作为被杀戮的人,我感激地匍匐在地
信徒们心照不宣
磕磕巴巴地唱起了
比挽歌还要沉重的赞美诗
德性

有人在河边杀鱼
并将鱼身上的废弃物抛向水里
引来更多鱼的争抢
对待生活,这些滑落尘世的星子
它们和我们一个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