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马东旭的诗


当前位置 > 马东旭的诗>返回首页

马东旭的诗

分享到: 更多
伯父

在半尺厚的黄土里
他活着
还想尖叫几天
摇晃几天,让骨头再绿几天
他于破旧的棉袄中
喝下了药汁
有叶子、水、亚洲铜
甚至骷髅的味道。它们在体内打着漩涡
仿佛一个深不可测的阴谋,在高空
拽着细细的喉咙
他的脸正一层一层剥漆
头顶上长出了雪白的艾草
呜咽的艾草,被扑面而来的大风
吹得横七竖八 

一匹马的忧伤
一匹马的忧伤
是东平原
一堆劈柴的内部,轰隆隆地响
年轮里走动着雷火
还有死亡
他把一吨重的寂静
灌进骨头,让时光慢下来
倚靠在栅栏
是永恒的悲伤。他守着黑夜
和黑夜的秘密
守着水滴,和水滴上面的太阳
如果东风不来
他无法吐纳桃花的气息
天马踢踏
一阵阵荒凉
这个从经书里跑丢的孩子
需要我们的神,来善待、牧养
棘古城
这风烟俱净的豫东大地
天穹顶壁的白鸽
成群向下飞翔
亲,你在淳朴的棘古城
修篱种菊,为上帝的恩典
而开枝散叶
在荣耀的圣台上
如果你闭目垂首
为人类的罪恶祷告、唱诗,而落泪
而颤抖一下
万亩梨园也会颤抖一下
甚至,山东半岛、连着的大海也会颤抖一下
天空也会颤抖一下。亲,亲爱的
你在胸前安放着莲花
和十二股清泉
这爱的源头,花含瑞气
水带恩光浩荡
青岗寺:木鱼

都市,过于刺耳
我偏居一隅
从木鱼之上,敲出百合、碧溪
缓慢生长的白塔
一个人的盛宴中,我吃下清风、明月,经卷中的八字真言
布施两场锦绣之雨
一场令无药可救的,获得新生
一场用于熄灭
体内沸腾的火焰
木鱼之声,犹如黑蝴蝶
落在肩上。带着春天的箴言与骨节分明的
干涸的豫东平原

蚂蚁
幽暗之处
它把一颗寂静之心,置于芦花
有丰盛的救恩,灵粮环绕
它的城池
浅显、易破
一滴清露挂在眼眸,悬而不决
人类把它撇得孤独
却有上帝的看顾
它可以在巴掌大的地方
摆放青海湖、唐古拉、塔克拉玛干
甚至遥远的耶路撒冷
它低微的身子
在暗中用力,密谋着一场山鸣水啸
在宁陵
二十万亩梨花
二十万亩的寂静。令火焰为仆役
献出温暖
照亮了宁陵古城和虔诚的容颜
每一个人都空出了自己
空出欲望
以圣洁、芬芳、良知、仅存的爱把骨头斟满
与羊群同路的人
率先被圣灵俘获,谛听到
白丝绸裹着的鸟鸣
无法压制的
内心欢畅。仿佛入天堂之门时,颤栗而过
匍匐

众神合颂的申家沟
永恒洁净
这绿绸缎之麦田,飘在俗世的喧嚣之上
这浩荡的禅露之水
放肆地上善
我只取一瓢饮,舀琼浆玉液
舀静寂的神光
它甘之如饴,涂抹我体内坍塌的穹窿
暮岚,犹如金子
从天空倾斜。我接受赐予
沉浸在般若波罗蜜
以无垠的东平原为道场,洗濯人间
大而黑的獠牙
祈愿众生无恙
莲子之上的村庄,旖旎盛开
如此清透、美丽
它们抱银斧而缓缓入眠

回家  
脚步像雨点,越来越急
娘一定在等我,在小小村庄的
小小灯盏下,寂寞
孤独坐满了整个房间。泪水全无
她常年驻扎在皱纹里
一小块肉疙瘩,露出瘦弱的
骨茬。枯干的手抓不住身上
流失的水分,血液里听不到
一点细微的声响
乘着月夜回家,悲伤在我的体内
停顿一下,又晃了一下
风吹东平原

空荡的小村,灯火不明
母亲在自己合十的手掌上落下泪水
大风吹过了东平原
吹过颅骨中的缝,黑夜的冷
它无视人类的爱与恨,背叛了秋天
申家沟的玉米提前坠落
大面积倒进雨水
秋天内外,剩下荒凉的海
浸泡身子、古陶,祖坟上的草
一些谷物霉变。苦难汹涌
我的头盖骨开始松动
像刀口走过

出站口
黄昏陷落,一个男子倒下
指间上的酒和水涌起
他抱紧身子,像轻微的疼
开始反胃、自谴,絮絮叨叨
眼睛里备好了泪水,找不到
发泄的春天。诗酒年华,他需要
一杯醒酒的茶,一个叙说的白衣女子
一个藏身的江山,或者一支笔
和写诗的碎纸片。而夜色汹涌
出站口安静下来,剩下一个肉体
孤零零的人间
我们

我们活在申家沟
细小的腰上
风,把夜吹成芒
把羊群埋葬
我们是废墟上的格桑
朴素的双手,万物生长
我们啼哭,沉沦、粗放
疾病、死生,酸枣刺那样
自感悲伤
我们对着天堂
圣母的眼神是丰硕的谷仓
我们抬着棺木歌唱
顶着小靴歌唱
在马厩里歌唱,尘屑里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