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阿齐的诗


当前位置 > 阿齐的诗>返回首页

阿齐的诗

分享到: 更多
致我脖子上挂的玉观音

说实话
我不是那么信您
因为我
根本没见过您
我戴上您
是因为
我觉得您
挺好看
但在我遇到
困境的时候
我又多少
有些相信您
希望您能保佑我
我不知道
自己这种暧昧的态度
对您是不是
一种冒犯
从而使您
不保佑我
但人都说
您是
大慈大悲
普度众生
的观世音菩萨
我想您不至于
那么小气

也许死亡是

鱼闯进了
鸟的天空

电影

一阵风吹来
清澈的湖面
泛起波澜
天已暗了
只有寂静的月光
给湖水照明

 

一些人物陆续
在湖中出现
他们上演着
这样那样的故事
可是他们在哪里
岸又在哪里
我们并不知道
我们为他们着急
为他们悲伤
为他们欢乐
为他们愤怒
……
我们像是一个
在场者
可当我们将手
伸向湖里
却又摸不着他们
我们只是看到了
一些颤动的涟漪
这多少有些滑稽
不是吗

 

又一阵风吹来
又是一阵涟漪
湖中人消失了
湖水还是那湖水
只不过
比人物上场之前
要浑浊

下班

已经是晚上七点
夜幕已完全降临
即使是这么晚
公交站还排着
下班未归家的
长长的队伍
公交车到了
队伍最尾部的他
差点没挤上去
如果没有他
这辆车早就可以
关门开走了
但他硬是挤了上去
门终于吃力地关上了
车里的几个人
对他厌恶地一瞥
他对自己的多余
有点抱歉
车里弥漫着汗臭味
他看着窗外
不知道这辆车
将把自己载往何处
尽管毫无疑问
这辆车将把他载到
他住的社区门口
每天都是一样
但他觉得
这日积月累的
一样的道路
将终究会把他载向
另一个地方
他有点害怕:
“这就是我要的生活吗”
车停了
下车的人群将他
裹挟到了车外
而他的后面又有
长长的队伍
将他推进了车里
他叹了口气
他什么也不想了
他觉得脑子太累
他只是看着窗外
用空空的眼神

择菜

一觉醒来
发现奶奶在择菜

 

我吓了一跳:
“奶奶,你昨天
不是去世了吗?”
奶奶的回答
更吓了我一跳:
“去世了我就不能
择菜啦?”

暴露

外公逝世前的那段日子,
是在医院里度过的。
脑溢血的他
躺在病床上,
无法动弹,
只有眼睛
在无声地说着什么,
全身
一丝未挂,
连着导尿管的
阴茎
暴露在
众人眼前,
看起来,是
那么的无奈。

救赎

做还是不做呢
这件坏事
我能不能先做
然后再做些好事
来救赎
自己的灵魂呢

发条人

你只需拧拧它的发条
它就动起来啦
你也只有拧拧它的发条
它才会动一动

那些灾难是如此安静

地下室里
总是有一些噪杂
透过窗户
钻进我的小房间

 

关于祖国大旱的新闻
那些文字
静静地躺在电脑屏幕上
就像我手中
静静燃烧的香烟
只不过
每当我吸它一口时
它会发出细微的
吱吱声

他们不需要傻子

他死了
这个傻子死了
患有三种病
疼痛难忍
家里没人愿意
把太多的钱
花在一个傻子身上

 

这个傻子死了
只有这个时候
他总算在
葬礼上
存在了一回

背后的人

其实
丈夫不是每时每刻
都是丈夫
他必定在
某些时候
成为妻子

邻居

下班回家,走到门口
隔壁屋子里传来女人的呻吟声
驻足细听
是在做爱
我的欲火被点燃

 

我从来没见过这一男一女
尽管他们是我的邻居
我想象他们做爱的样子
获得快感

 

多么搞笑
只在这个时候
我跟他们才算是有了一点交集

爸爸

爸爸,请您告诉我
您是否真的是一座山
在让我依靠的同时
也阻碍了我的去路

时间

早上蜷在被窝里
听见坏了的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
滴在盆里的声音
滴答,滴答
我感到有点温热中的清冽
滴答,滴答
我感觉这跟时钟发出的声音是一样的
真的是一样的
滴答,滴答
只不过
时钟是被框在那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