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木寻的诗


当前位置 > 木寻的诗>返回首页

木寻的诗

分享到: 更多
鼓楼

雾气在夜色中
涨到了路的那一头

 

鸽子
练习着飞:

 

从容转弯
回不到从前
收割掉荒凉的日子

 

我们是被种下的光明

异乡人

天真的简洁,和下沉的部分,贯穿。此刻我体内,
一种静候,一种净化,在芜杂中,偶尔停滞、消沉。

 

漫天都是星星的暗涌,飘散着,倒挂的头颅,厮守四季亘古不变的节拍。
我们迟疑地迈出步伐。向上、向前,后退到开始断裂的光带。
后退到手中尚未蔓延出掌纹的
童年。

 

被母亲怀抱着,爱上一个转瞬即逝的春天。

返回

我走不出这个房间了
记下门牌号码
当心雷暴
劈碎我们内心的光线

 

而海洋继续分裂成
白天和夜晚

 

一个秘密从月亮的脊骨中诞生
节拍
情绪
起始

 

其实灯光未曾熄灭
如鼓点仍在舞池中央

镜子里的都是你自己
夜与夜碰撞。叶与叶,膨胀。很快,灰色瞳孔,痛快地畅饮一杯绿酒。
酿造多年,割伤尘世幽暗,早到的光阴,已等待多年。
躲起来的是你,害怕面对减少的时间。
 
直到黑夜牵来了马匹,迁来大海。
 
在我面前,可触摸的镜子,不会在叹息里破碎。
到来

如果还有一些花
在这样的季节
如果还有一些雨没有到来

 

如果石头在黄昏时
体温没有变冷
如果还有一些林木
在瘢痕中生长

 

如果还有一些身体
封存着芳香的血液
如果还有人
在离开自己的途中变老

 

如果还有一些白天
此刻,在你身后
没有变成夜晚

渐渐消失的哀愁

没有一个事物能
完整回忆
没有一个晴天
脱离了雨

 

没有一个祝福在手中变冷
没有一个过渡在声音里
停留,或成为灯盏

 

没有一张倜傥纸牌,说出你的名字
和渐渐消失的哀愁

给M


深夜降落
两个人用一种时间
分开彼此,用一种方式
隐蔽了内心,用一种
反复结束和开始
仿佛水
可以染上色彩斑斓的伤口
仿佛海在夜里平静
而丛林回到最初
仿佛热烈是一种病

四月

我们在夜里饮酒
我们在夜里走很长的路
将对与错带到彼此身边再
推翻它们
我们玩着爱的游戏
有时 摸出一张恨的牌

距离

暮色挤满街边行人往来的路口,我们早已松弛。
解除了绳索,眼睛跟随街灯一盏一盏亮起,
人的声音跟着窗子打开又关闭,花也这样醒来并望着。

 

语无伦次的尽头是沉默,我们被失望豢养,
从开始到结束,从百分百的纯度到达记忆的零点,
血液的成分发生了几次明显变化?

 

到了该告别的时候,你松开我的手,
时间合拢它的掌心,风景退回黑暗中。

 

梦里:光线和色彩都将以崭新的方式
回到我们最初相遇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