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张乾东的诗


当前位置 > 张乾东的诗>返回首页

张乾东的诗

分享到: 更多
郊行,偶遇一小村

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似从故乡搬来,
连苔藓,也爬满童年的味道。阳光把树叶
洗得闪闪发亮。鸡鸣狗吠不是喧哗。
一串串失散的梦,在红叶间纷飞飘扬……

 

此刻,千百亩随风起伏的金黄稻子,
一如千百亩乡愁,在我内心翻江倒海,
一个流离的人,永远无法,
错把异乡当故乡……

放生池:鱼

放生池的鱼,来回游动,周而复始。
吹几个泡泡,又钻进水里,然后
又冒出来吹几个泡泡,这是一种无声的
吐露。怡然自得,抑或厌倦于现状?
鱼无力说出自己的想法。

 

在禅的强大磁场里,我借着飘向远处
的钟声,读出了鱼的寂寞。一口池,
可以游动生命,却游不出,更广阔的自己。
每一座寺庙,都亏欠鱼儿们一条江河,
以及通向大海的,水流声。

一株小草与悬崖

一座悬崖孤立在
群山之间
一株小草孤立在
悬崖之上

 

小草年复一年重复孤单的使命
由青变黄  由黄变青
吐露着悬崖的心思

 

风穿过它们的身体
把时光越磨越锋利

 

千百年来
它们紧紧相依
读瘦了天空与大地

躺在垃圾场上的钥匙

一把钥匙,躺在垃圾场上
享受阳光的温暖

 

斑斑锈迹下,依旧闪烁
若隐若现的光芒

 

它来自谁的心灵
淤积着那道门的思念

 

它静静地躺在那里
一把锁正在悄悄向它靠近

对一个精神病患者的走访

面朝溪流的房子
就像一张黑白照片中的
一扇窗口
他神情悠闲地散步
将我的心思带到一个
返古时代

 

这是一所孤独的房子
阳光充足
却沉浸着孤独的记忆
他满目笑容 
翻动风的页码
用沉默敲击一个个
痛苦的词语

 

但是  他能说些什么呢
他从一幅泛黄的古旧油画中
掏出一串闪亮的钥匙
冷不防扔向溪流中

 

他说房子的时光都被溪流带走
他要从流逝的溪流中
找到这间房子的锁孔
然后就找到了在房子中
守候多年的自己

我从不觉得
镜子里的那个我
就一定是假

 

当然也从不觉得
现实中的这个我
就一定是真

 

对我本人而言
更希望
镜子里的那个我是真

 

但我希望
他,不要总是
看着现实中这个我的
脸色行事

 

这一点我想和他谈谈

下雪时,总觉得,有两个我
同时出现在大地上

 

一个我在雪上面行走
一个我在雪下面行走

每次回到家门口,总感觉掏出的是一把
陌生的钥匙。我被推上被告席——

 

等待生命的判决。一个把灵魂放在
显微镜下的家伙,舒眉一笑。

 

绿色时间,从他眼角缓缓流出。

我总爱,在大地上采去那些最艳的花。
厚土,要为这一盛开的思想负责任。
话音未落,一面被茶水泡软的旗帜
在暗夜里急速上升,在半空中,

 

它陡然扭转方向。向我,早就
挥手说过:再见!的夏天飞去。

 

而我,手持鲜花,始终站在风的缺口处
在物质的暗光里闪烁。我仿佛回到
我出生以前的年代,以一个拄拐杖
的老人现身,神情专注地看着:

 

一张断腿的桌子,一步一步向餐馆移动。

六月,阳光,灿烂,苹果树上
某家小孩,挂条丝织的,
内裤。老巫婆在树下手舞足蹈,

 

给一个大富翁治胃病。她要将
从小贩手里买来的苹果,如数
挂回树枝。一个裸体小乞丐,

 

从他们身边踽踽独行,嘴里的
饥饿,要掉出来。

体内的积雪
从风的影子里穿过,迷茫在漫长的记忆里,
暮色从山体背后,掏空他的精神与血液。
一个人,把现在活成了过去,生活的,
不规则成了活着的,潜规则。时光
穿过一条又一条,漫长的隧道,出现了亮度。
父亲的大山
一级一级攀登,顶峰越来越近。他发现
挺立着自己高度的山峰,却在一只雄鹰的
翅膀下放低自己的身段……
“岁月一年一年,拉低我的海拔。”
父亲喃喃自语。此刻,他的目光犀利而尖锐,
像一把锋利的镰刀,生硬掘出大山的思想。
收割广袤巫山大地上那一些,
长在河边,长在山野,的乡愁……
在他站立顶峰的那一刻,我只看见,
万丈悬崖,就在他并不稳健的脚步前方。
高过父亲头顶的玉米

最炎热的季节
田里的玉米高过了头顶
个子矮小的父亲
满头大汗穿行在错落有致的田间
他生怕碰伤玉米的
每一片叶子  每一缕胡须

 

他一次比一次放低自己的身段
匍匐在泥土上前进
在葱郁的玉米地里
他完全把自己简化成了一块泥土
渺小得几乎让人看不见了

 

多少年了父亲都是这样生活
这练就的姿势
使他一年更比一年显得弱小
但我知道,在父亲眼中
这一年比一年高大挺直的玉米
永远属于他

巴国沧桑

谁说他们远去了?
定居悬崖的棺木
年复一年独酌峡江的晨露

 

谁说他们沉默不语?
峭壁上坚硬的石头
总在不停掏出大地的言语

 

谁说他们安于现状?
总用一种力量擦亮雾霾
让阳光抹去死亡战争和饥饿

 

把时间交给流水
把思想交给峡谷
把未来交给宇宙

 

在巫山大地上,千百年来
那些逝去的巴人一直都活着
用他们勤劳的双手

 

打理起起伏伏的时间
使一座座山峰达成默契
提升死亡的海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