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木偶的诗


当前位置 > 木偶的诗>返回首页

木偶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梦里的草原

梦里的草原,没有羊群,只有风吹过
三月,一些熟睡的词死于赞美。
这些年,一个人奔跑在一个词语里
速度始终没有快过天上的云。
眼前一大片一大片的草原安静得让我词穷
它们安睡在我多年的日记里。

 

三月,吐露芬芳的野花带着疼痛。
绿是我梦里一生的信仰
也不知道一生要经历多少的路程与疼痛
才能抵达草原,最后停下脚步。

写给梦里的指路人
我去拜访一个住山里的朋友
途中遇到你
你耐心地告诉我前走
分岔路右拐,前走三里地
再过一座独木桥即到。
你怕我迷路,一路陪我
你健谈,随意但不随性
很快,我到了友人屋前
你转身便离开
我还没有来得及感谢你
也未曾问清你的名字
与一个不复存在的人通话
把闹钟调成你们熟悉的铃声
并调在你们经常通话的时段
铃声响起,你拿起话筒
相互问候,关心天气的变化
调情、亲昵、说很想很想对方......
一个人把那些曾经熟悉的对话重说一遍。
就这样不慌不忙地与一个不复存在的人通话
一直说到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五月
在南方,在一个雨水泛滥的季节
慢下来的夜晚,思念急速上涨。
从生命的源头横渡,跨过时空之门
以雷电的速度撞击一个人的心房。
五月的雨水,只是时间给予了它泛滥的借口
一个背靠珠江的游子
他无法以正面的姿态
看每一次波澜之后激起的浪花
佛光
那些被遗忘的都是有道理的
就像那些被忆起的东西一样重要。
在白马寺,不知名的佛
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诧异
让我不敢揣测。
我知道,我是个有罪的人
我一直把自己隐匿,不希望有人看见。
但无论怎样,内心的小幸福
还是在某个片段打开。
就像屋顶上的破瓦,把阳光洒下来
一切那么自然。
已死之人

我梦到自己死了
生前所有的文字变成一束束百合花
整整齐齐地将我包围

 

我梦到自己死了
有很多人来看我
他们给我上香、叩拜
其中却没有一个写诗的人

 

一个花圃的老人
她哭得很伤心
“一个已死之人,还要那么多花为他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