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罗逢春的诗


当前位置 > 罗逢春的诗>返回首页

罗逢春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山中一日
微雨散布烟雾,远处的事物
习得失传的隐身术,近处的
玩起模棱两可的小把戏。
微雨勤劳,让草木归于干净,
一只喜鹊的叽喳,被它洗了又洗,
然后和盘托出。唯一洗不白的,
是黄昏的天色,那难以言传的忧郁症。
这一日宁静而悠长,
一切俗务似乎都可以接受
看花是花,看公文就是公文,
美丽与枯燥,真与假,两不相欠
这一日不必感时自伤,不须顾影自怜
不可叫卖理想和孤独。
秋天,在移山湖
蓝色湖水如被擦亮的邮箱
未写地址的白云贴满落叶的邮票
无法寄出
 
枫林在湖水里静静燃烧,燃烧
时间奏响肋骨的手风琴……
 
夜里仿佛有雨落下
 
或者是,某人把眼睛存入
天空,孤独的当铺
 
或者是邮差
带来故人消息
死亡为什么是一种安慰
我们将死去很久。
躺在泥土里看星辰运行
看谦卑的人把脊背拱向苍穹。
而我们的脊背拱进泥土
 
大地是一床无边的棉被
柔软而暖和
我们将躺在这里很久
心安理得,精研算术:
 
除去多余之物,减去人间烟火
对心虚者乘胜追击
他惧怕我们,而我们耻于
这样的人加入我们的队伍
 
时间的霸权归零,暴力统治
作为失效的分母进入历史。
我们将获得一张门票并藉此通过
一道窄门。
 
我们心怀正直和悲伤
——哦,死亡
就是那随时随地守候
但总是来得太迟的礼物。
译韦应物《寄全椒山中道士》
气温突然降低
我在办公室
忽然想起山中的朋友。
 
涧底的柴草
涧里的水
煮着白石头。
 
一瓢酒足以温暖
这个寒冷的日子。
 
落叶掏空山林
填满
你的脚印
 
没有谁知道
玩鸟的人
天空早已开辟了航线而有人
依然迷恋翅膀并热衷于
囚禁它
 
不必愤怒
这只是他小小的生计
 
他爱它们,所以把它们关进笼子
给最好的饮食,用鸟泾浜语言
打招呼
 
耐心几乎让他成为一个
温和的暴君
一个鸟人
 
这些在野的精灵慢慢学会在笼子里愉快地歌唱
他爱它们,耐心地等个好价钱
然后卖掉
 
还会有许多鸟儿钻进笼子
然后从一个笼子到另一个笼子
 
当他提着、托着和背着大大小小的笼子
被笼子包围着,从一个集市辗转到另一个集市
他们是如此相似
 
会有更多的笼子
更多的集市
 
还会有更多的人
延续古老的生计
一边照镜子,一边叫卖镜中的脸
华山高
要是没有梯道多好
这块坚实的花岗岩只适合
大雁翻阅,只有她轻盈的翅膀
适合朗诵这沉重之诗
这尊沉默的神,只应在尘土之外
享有松树和红桦安谧的供奉
但工匠的锤子錾子终究楔入
这无欲之躯,带着火花
现在它成为登临者的垫脚石
这些好高骛远的
行走的肉身,
他们想去到更高的地方
看更远的风景
但不会理解脚下沉默的石头
因践踏而被不断磨损的孤独
耻辱之城
你到过耻辱之城吗?
你一定到过。
每个人
都有自己的耻辱之城。
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有一座
耻辱之城。
在那里,我埋下我的羽毛
我的风被石头禁锢,喝着冷饮,发高烧。
我滥用了落日的金币和初月的白银。
在那里,夜晚神速而白天短暂
如同美好的回忆。暮光照亮生活
所有皱纹和伤痕,也照亮对丢失的热情的疲惫的找寻。
深爱过却毫无结果,如同被深翻就被遗忘的土地
被建筑就被遗弃的房子
躺下来面对天空,孤零零
云雨的润泽仿佛也成了意味深长的嘲讽。
“如今的生活——就像疯狂的河流”。
如果仅仅相爱就足够,那一切就简单了。
是的,这里有美也有耻辱。
皮肤病
它以一种激进的方式清理着
老皮肤,但不带来新的。
这种来自表层的反抗
我已经不能加以和谐。
我动用了全部的爪牙,但事情
变得更糟。我常常在人前坐立不安
仿佛怀有深远的焦虑,在卧室
也一样。我可以脱下光鲜的外衣
脱下名牌的符号学意义
但却脱不下这件带刺的内衣。
我也曾以它示人,但那时
它至少保持着表面的完整
光洁柔滑的温驯
巧妙隐藏了它嗜血的牙齿。
现在它的山头多了,随意
指挥我的双手,尽管张牙舞爪
还是顾此失彼……它已沉默太久
以至于一张嘴就用如此尖利的口音说:
“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
匹夫之勇。”
对一棵松树桩的观察
它沉默寡言,一生从未离开过这里,
它热爱生活,交过为数不多的朋友,
财产的清单短得可怜——
 
雨的淋浴,薄雾的浴巾,
松鼠做的门铃,画眉做的风铃
一到冬天就集体生锈……
 
夏天曾带着松脂的芬芳在这里乘凉,
无人,而风独自用松子在虚无的棋盘上下棋。
无法照彻的阴影模糊了松针的尖锐。
 
时间曾在它体内不停地修建环形跑道。
高傲的心,它多么沉迷于自身,
不慌不忙地想要造一架上天的梯子。
 
它的沉默到卷尺和钢锯为止,一开口就成为绝唱
当木匠来到它身旁,轻声嘀咕
有一副好棺材
索玛大草原看晚雾
从那些不明其成因的天坑
的繁茂叶片之上,迷途的天马开始
轻盈的还乡之旅
 
夕阳那捂得发烫的罗盘
如同一个无法挽救的王朝逐渐式微
牧马人在回家的路上,远去了
 
马蹄声……模糊如一部暧昧的断代史
 
月上中天,星星像汹涌的
发光而沉重的泪滴,一任往事的白色轻蹄
托举着越过你和天空永恒的分界线
 
此时要是不用思念,该多好?
即使高处不胜寒,也可以学习露水
相拥于这来自远古的刚刚返青的蕨草
 
相忘于这小如尘埃的不断消逝的宁静之乡……
雨的声音
如同银匠的錾子在箔片上敲击
五月的雨水落在榕树叶上
发出明亮的声音
 
我和父亲,面对面
坐在黄昏的走廊里
这些声音让他着迷
 
有那么一会儿
他斜靠着椅子,双目微闭
似乎在专注地聆听
 
这些穿过了遥远年代的雨水
如何同往事一起
慢慢融入泥土
 
父亲灰白的头一动不动
氧化的银器
在雨滴声的磨洗下闪光
 
这些穿过了遥远年代的雨水
充满并照亮
空寂而昏暗的走廊
 
让一个迟暮的病人支起耳朵
收听年轻,将后悔的珍珠
倒入泪腺的加工厂
火葬场
土黄色的买路钱在风中翻飞
仿佛被一双双无形的手接纳又传递。
天气晴朗,四围青山环抱白云
火葬场就是黄鹤楼
三个过时的人让这里显得局促而多余。
办证大厅里忙得不可开交
即便是天国也需要签证
一个人,必须拥有足够的证据
才能名正言顺地步入:
医院出具的死亡证明,村支书的签字
乡领导的签字,县民政部门的签字
缴费。短暂的告别,最后一次
人们围拢,凝视着死者灰白的脸
为他伸展衣服的褶皱
直到它们平整得像此刻
绷紧的空气,然后拥挤着
一直送到“家属止步”。
唢呐尖细,改编自时尚曲目
在尾声走进新时代
鼓手热烈的敲打将哭声压低。
蜡烛病恹恹,火焰暗红
如因哭泣和彻夜未眠而红肿的眼睛
唯有相框里的人精神抖擞
静观尘世被塑封的喧嚣和悲痛。
人们陆续退回休息室和院子里
沉默着等待,直到死亡之火熄灭
直到叫号的人送来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