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李育敏的诗


当前位置 > 李育敏的诗>返回首页

李育敏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姿态

一种鸟
带着粉红色羽翎
和夜传出绯闻
果断地置换着自己的全部家产
一个月亮放上妆台
一根羽毛宣讲淡色的独白
天气比雨天湿润
以淑女的姿态辩解
洗净双眸后突然发现
眼泪是夜里荷塘的情人
用裸色粉饰刚烈
或者图画露珠
用柔软的
近乎青荇的姿态
托举山崖,临水还愿。

嚼夜

琅峫石的一角被风扯碎
莽撞的少年轻抚一块翡翠
夜色以夜的高度迷醉众人
而你通俗易懂,像一个动词
车辙卷起四分之一个故事
那故事演变成为故事的四倍
红痣渐渐明朗,进入一封古老信件
肌肉窗台边,老妪在嚼一块肉
紧张的肌肉抹出月色的轮廓
用读一首史诗的节奏阅读路程
举着似有非有的火炬和镁棒
他们大动
又一个夜被嚼碎
黑树影悄悄醒来
夜行者悄悄醒来
夜与夜的礼赞人挥舞蓝旗
扩充成新的角色

无题

没有超能力,没有酒钱
门前的小河也依然不自觉地释放神功
不愿流淌,做一场没有路的森林梦
举着没有蓝天的诺言
一挥手,雨落花谢
喜欢你变成一个守夜人的突然
像一杯没有刻度就让人醉过的酒
更像一本剪了翅膀的书
静静地坐在四合院月光的正中
就着斑驳的树影吞掉玫瑰
善良挑亮的灯光剪开森林里每一片叶子
我不会答应你的请求
原谅我只有一点的睡意
和那个躲在茶几下的小橘子
思想退回昨天
履带式倒流
甚至过了更远,那儿有英雄
有盔甲和没有掀开的红盖头
躯壳迸发到灵魂外
检阅情感
我想摆脱超能力,摆脱架子鼓
换一种方式,飞跃深涧!

马群

他是无助的
浅蓝色的基调就可以把他卷起
月亮在水里
呼唤着马群,风吹着马厩里唯一的一蓬灰苕
咳喘声从乌篷船里走出来
果木燃烧着震颤
这是一条饮马的河
河里有很多干渴的象形字
我在讲一个干净的故事
一朵闲云夹杂着一群野鹤
马来了,他们嘶鸣,对话,欢快地哺育
蹄隙中蹦出细小而繁杂的音符,踩出图腾
马蹄声响,我隐潜入初冬的第一个门
慢慢走近一匹尚未怀孕的浅棕色母马
与河水一起慢慢老去......

他的行程

他总是迈着潘多拉的步子
忽左,忽南
流水此刻与烟草相关
从简易的,如同碱水的日子里涌出
山辨别着风向
忍冬草不愿倾吐恋情
而秋天用枫叶的红煎出几种不同颜色
汁液的视角几近俯视
我不懂爱情
就像初生的极乐鸟不懂翎毛
他的行程
从北回归线末端开启
环绕青稞酒的度数一路攀升
滇水,风电,一并以燃料的容貌开启
月亮潜入帐篷,一切都刚好。

擎起那片先黄的叶

一个秋划去岁月的定格
走来
叶比秋天黄的早些
萧瑟了这个夏天
 
一只蝉敲碎了的黄昏
像宣誓的部队
大声地聒噪,一直向晚
偷窥那片叶黄了的秘密
 
轻轻地用满树的枝干
擎起那些先黄的叶
秋果断地画了一个弧线
就像停靠在你臂弯的那个夜晚
 
一个个故事拨亮记忆的油灯
晃过那些刻意和躲闪
醉了的不只是我的夜
还有秋水之约......

无月

荒芜中
有一个影子
被和暖的秋风
打散
渴盼与山脉
交替使用昨天
我只想做一只捣药的猫
把思念锤炼
远处,一方石砚
洞藏着一把青铜色的画笔
和一把尚方宝剑
分明看到月亮的垂涎
她拿起手中的斧头
把吴刚砍成一束火焰
桂树在一角
垂帘听政
用花香
放倒无月的天。 

七零八落的太阳伞聚在半空
花色独行
无法不去用语言描述迟到的原因
是我
准备了一场毒
有燕尾服的划痕响彻云霄
有酒精的独处包扎爱情
繁花打开门清唱
隐匿那些难以启齿的锤目纹
绞丝银镯难述清贫
和衣而卧,举案齐眉
安静,掌握恰巧的火候
摆好涤尘的染布
用流言皈依

风见过

坐在风里的守夜人
龃龉含情,磨碎浅色黄昏
风和荷判若两人
春天里,用眉结给养花色
用眼光判断旱情
你使用萱草收割忧愁
墨索里尼的悱恻情事里有一支奔跑的钢笔
迟来者的名义一路向上
造几个阶梯,填满山与山的缝隙
好酒的酒精度不用量筒和验光仪
从摇摆的姿势里找到可以抄录的数据
烛光悄悄腾跃
势如灌篮
风见过,一首首情诗的手稿
和一缕缕橙花的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