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王藏的诗


当前位置 > 王藏的诗>返回首页

王藏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在半夜起床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
在半夜起床
更不知道
在这样的夜里
我能做什么
我是宇宙里的贼
偷走了这个世界
太多的不眠之夜
在路灯昏黄的人行道上
把它们走成一串
孤独的伤痕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时常感到
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的毛孔
意味着一些有糖衣的药片
会再生产
 
药片上的帝国
如疾病一样占领
所有管道
散发着大麻与酒精的酸臭
我还来不及防备
就被语言的泥沙
淹没了
虐待
是谁把我的春天偷走了
是你吗,站在阳光下的人
挡住我的阳光不算
你们的双腿还要
把自己的影子凶狠地
钉紧我的头颅
记一个失眠夜
又是一个夜
白天和黑夜真没有分别
依旧是新鬼烦冤旧鬼哭
再敏锐的心眼,竟也看不出
这日复一日中的新意
荒原更荒,废墟更废
无力感胜深渊,呼吸总在粉身、随时碎骨
再一场黎明
不过是又一拨罪恶对良善的屠宰场
流血的总是弱小无辜者
 
昂贵的自由总需昂贵的代价
不是你死
就是我亡
我说不出我的爱
以低空飞翔的姿势
我躲到这扇窗子的下面
一种辽阔的伤痛
只有我的影子能够理解
窗外的祖国和大地
正陌生地沉重
我说不出我的爱
在死亡的空气
拒绝呼吸的黑白胶卷中
杀人狂
做一个杀人狂
无数次将自己杀死
这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能避免法律的严惩
以及警察的棍棒
还能得意洋洋地
获得新生
黑白
黑是我的白
白是我的黑
分不清黑白
我又黑又白
我又不黑不白
我白了又黑
黑了又白
我要一直黑下去
我要一直白下去
埋葬今天
明天
我就要痛快地把
今天埋葬
把今天我所有的卑鄙与耻辱
焚烧
站在东方还要不断祈求
阳光的人啊
一定是活得不耐烦了
第六支
我诗歌中的阿赫玛托娃,她属于
 
叛乱国度的白色冰火
随同季节性的预言,微闭着眼睛
谧静的黄昏孕育漂泊的霞光
 
过往的熟悉过客,是我曾经骚乱的影子
它们在黑红的人群中误闯、迷乱
粘于生活的网络,无聊地消耗语言
象是一个拙劣的演员,虚妄地露出显目的腚红
也许是因为年幼和太多的人性之弱点
我已厌倦它们了,还有点惧怕与它们对视
 
现今,在个人灰暗的煎熬之沼泽
我学着清理心灵太多的杂质
不甘于玩世不恭的沉沦
年少时的晨梦
有时难免耽于幻象
可总会有一种声音在呼唤我,守护着我
 
我听到这透明的声音了
是你的眼眸与掌心,在恒久的穹宇间滋润着我
事实
每天都要面对一个事实
头发和阴毛一样乌黑
暴力和热血一样鲜红
让我们悄然相爱
让我们悄然相爱
就算月亮失去光泽,现实的桎梏撕裂着梦幻
每一片心灵的家园都被风暴的天网捕杀
我知道你的眼神会穿越语言的沙漠,冲刷我的孤独
 
悄然地相爱,用激情重复乏味的生活
每一段琐碎的时光会谱写出悲歌
一起承受种种热烈的打击,我们知道
那定是来自上苍的考验,来自太阳的恩典
 
相爱的时候
不需要与子偕老的誓言,新鲜的表达
那些因苦难的海风而孕育出的欢乐,悲伤
所拥有的,是不可磨灭的执子之手的荣耀
 
让我们相爱吧,悄然地相爱
陌生的人儿,就算爱到只剩一堆熟悉的坟茔
暗黑的尘世中,一朵迎风摇曳的小花
会在坟茔上用晶莹的泪珠迎接那一抹绚烂的晚霞
我热爱着每一天
我热爱着每一天
痛苦的阳光
如同热爱监牢里
 
自由诗人的诗句
 
还有多少无畏暴虐的魂魄
在惨淡无光的乡村流连心伤
 
土地上孤声歌唱的姐妹呀
起伏的波浪涌上你们的皮肤
 
我热爱着你们
我的姐妹们
 
在黑暗的尽头
你们热爱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