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山叶的诗


当前位置 > 山叶的诗>返回首页

山叶的诗

分享到: 更多
阳光打在阴暗的角落

剩一小半瓶的矿泉水,安静地躺在
路边,仿佛欢愉过后短暂的停歇
空着的那一半,瓶身积满水汽
等待太阳再次照到

 

在尘世,我们无法责怪阳光打在
那么多阴暗的角落
但可以羡慕一车饱满的水果
正暖暖地躺在一辆被贩卖的车上
反射出更加圆润的光线

伤口

水果篮里,一只修剪过长的果蒂
扎进了另外一只,留下一道口子
橘汁渗出并被迅速风干
一只蚂蚁爬上了去,有一会它静止不动
像是在吸食果皮表面的甜汁
阴影沉重地打在它瘦小的身体之上

 

那时我忽然明白
比起享受,饱餐一顿更令觅食者着迷

关于菜园的记忆

仍然是我童年时的菜园
梨花刚谢,苹果叶舒展
向阳处,几排小葱虚妄地朝着田垄长着
右侧的那棵橘子树去年就死了
枝干干枯,没有再次长出新叶
当作围墙的刺柏长得过高,遮盖了
园内的植物,使它们极少照到阳光
一到春天转暖,父亲就会从深深的黄泥地里
挖出一捆捆埋藏过冬的甘蔗
亮紫的表皮上,偶尔会爬着被吵醒的蚯蚓
我和姐姐围着父亲,等着吃
他用柴刀刨削干净的甘蔗
等到真正开春,菜园里会重新种上
一节节带芽的甘蔗
现在,菜园荒废了不少
春天刚到,亮绿的青草火速占据一角
长势凶猛,就像当初曾旺盛生长过的黄花菜
它们中的任何一棵
都有可能成为围绕整座菜园的那枝藤蔓

在旅途

途经一片旷野,仿佛穿梭
一座没有尽头的矿藏,金黄色铺天盖地
作物趋向枯萎,沉睡在慵懒的大地上

 

一路的苦楝树,挂着秋收前的果实
它们有生活必需的滋味,却无人愿意品尝

一个像雨滴的声音

一个像雨滴的声音,时常在我耳畔响起
有时是早晨,有时刚下过雨
当它发出“啪嗒……啪嗒”
我总以为外面在下雨

那日黄昏,当我端坐在阳台看书
一位母亲写道,她很想念死去的儿子
终于在梦里见到了他,并告诉她:
“妈妈,您过多的泪水
浇灭了我好不容易点亮的灯盏。”

初冬早晨的雨

低温的早晨,雨还在下着
稀稀落落的雨水顺着北风倾斜
它们掉在屋顶上,路面上
溅起一朵朵水花,转瞬即逝
它们不停地降落,一部分沿着地面的坑洼
缓慢流经孩子上学的路口
引起一阵小小的拥堵
好让人们放慢脚步
见证人生当中的这一次短暂告别

水边的鸢尾花

暴雨过后,天空恢复宁静
混浊的河水不再翻滚,从上游到达塘坳
迅速而断续,它们靠水而植
每过一处,总会留下一些痕迹
就算对着河岸凝视,也悄然无息

 

在水边,有哀伤在某一时刻经过
也必有短暂的热爱途径此地
它们是否曾留意有水鸟从高高的草丛下走过
带着觅食的眼神和脚步,哪怕只是矜持的一瞥

 

此刻,它们正旺盛地沿着
露出水面的河床生长,不会因为风流改变长向
也不会因为夜晚的降临收拢花房
变成一只萎缩的花苞
即使在季节末端,每一朵老去的鸢尾花
都像一颗成熟的果子,从花顶优雅地坠落

 

在某个寂静的午后或夜里,它们静立在河滩
与远方的一个梦境重叠
低头的瞬间,风向微微改变
吹动着地面那一小块戒尺般的阴影

雨后的乡村

阵雨过后,蝉恢复了鸣叫
它们停在各自的树冠中
有时雨滴坠落,惊慌地飞离树梢
阳光重新打在雨后的石桥上
桥下流水因雨水的加入变得湍急,响亮
水草茂盛,溪鱼追逐
蜻蜓盘旋在高处,它们也曾低飞在
下雨前的乡间小路上,深知飞行的奥妙
翅膀从不会被雨水打湿
此时,气温在下降
不断拉低落日在空中的位置
有一刻,余晖疲惫地洒向湿漉漉的山村
电线杆是大自然手中的魔法棒
它把黄昏中的村庄一个一个点亮

重逢

暌违数载,再次见到
我无法表达中间的经历
有些事情已淡忘,但总有一些
铭记在心。仿佛一句刚刚说过的话
还会响起在耳边

 

我仍然活在一具躯壳里
对你有着无限的温柔
有时,你莫名其妙就哭了
但我知道,你流泪
并不是为了感伤
我们抱头痛哭,也并非为了挽留彼此

仿佛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这一片曾经平静的湖水,现在它改变了
湖面豁然,泛着皱褶
这不大不小的波纹,恰恰来自湖底深处

 

仿佛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有一种爱,当它来临时汹涌澎湃
难以遏制,但并不妨碍它
脆弱如年老的瓦片,经不起任何细小的打击

追逐

我听到,有鸟在一棵树上
发出咯咯咯的叫声,短而清脆
听起来像求爱
原本以为这是春天才有的事情
它急切地叫着——
像是成功俘获了美人心
但风声加紧,叫声很快在冷风里
分解,支离破碎
在逐渐减少的秋叶之间
在天空不断加深的立冬之后
——我无法确切找出
它停在哪一棵树上

山中偶寄

灌木丛旁,一片落叶挂在蛛网上
远看像是悬浮在空气里
对于掉落,叶片似乎心存不甘
一旁等待的蜘蛛不这么想
它织网捕风,并为网的每一次颤动振奋不已

 

我斜靠着一棵树旁坐下,仿佛瞬间从尘世抽离
红色的枝干,如我兄弟的肩膀
而我不为任何事物在等待
瞭望远处,对面山坡有一堆坟墓
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一丝光亮
万物生长,生与死的距离似乎并不遥远

 

我只想做个像样的梦
试图品尝生活里那苦杏般的味道
万物在苏醒,在苏醒
此刻的天空蓝得广阔又神秘
那深邃,仿佛将要把内心脆弱的愿望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