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竹月的诗


当前位置 > 竹月的诗>返回首页

竹月的诗

分享到: 更多
用身体记住一个人或它有别名叫爱情

最肤浅的方式,用眼用耳朵
椭圆脸、长头发,走路摇摆
话音绵软,有丝丝蜂蜜的甜

 

略显亲密的方式,用嘴用手用鼻子
亲吻额头脸颊,大手牵小手
他有体温,是鸭绒温温的暖
她有体味,茉莉花?牛奶香

 

最私密的方式,用床也可叫动作
用它,测量心脏强弱,生命长短
用它正名爱情,决定牵绊与繁衍

 

最深刻的方式,是纸上的文字
灵魂干净或肮脏,都清晰可见
却是耗时,你要有牺牲的觉悟
缴付一生,去承受真相的代价

暴力

掐捏揉搓捶,情人间的小暴力
情趣十足,你喜欢也爱践行

 

动手动刀动枪动动武,杀人见血
有生之年,你避之为恐不及

 

身体有伤总会成疤,不像言语
它留存心上的疮,其重若癌
时常无意,我就成了他们的病源

 

而我有意奉行,是文字
令笔尖的宇宙,纸上瞬间爆炸
给我力量。它是我叛逆的脊骨
是我唯一的,战斗方式

纸人

先要描个大致轮廓。要吃,要喝
要看,要听,要嗅,要能行走
我再补画,眼睛,嘴巴,鼻子,耳朵
双手与双腿。要好好生活,它的四肢,曲线要完美
而要惹人注目,我还要安排
它的五官,比例精致,身段优雅
合于时代美学。要辨识它的男女
我还得凸显,它的第二性征
不过,我决意要画它作,男士一名
胸部微张,肌肉匀称,下体若现
迎合大众审美。大概齐
它已完全,纸上活着,只差微疵
疼痛的真实感。所以,一条一条
我撕碎他,边撕边训导:人世安好,你、不、知、道!

太阳或美

最先有的指代是它,悬挂头顶
看见它,人们周身舒泰,不能总叫“它”
指名认物后,人们称它太阳
此后,提及太阳,人们神清气爽
太阳是一剂大麻,人人兴奋
好景不长,是若干若干年,提及太阳
人们倍感无聊,就开始细细强调
清晨的,晌午的,傍晚的
分门别类的快感,也多短暂
习以为常,人们就创造了形容词
明亮的,耀眼的,刺目的,苍白的
玩弄久了,就有了移情,太阳有了人的情感
无精打采的,不痛不痒的,太阳
是人身体的部件。人们的兴奋就写在纸上
修辞上:排比,拟人,比喻,通感
以前,太阳是性器官,轻微触碰就会膨胀
现在,太阳是趴在纸上,笔下的文字游戏
集阴谋阳谋于一身,头脑风暴,一场

情人

我是你隐秘的情人
养在深闺,却为敌手所获
他要你放下江山
以换得美人,性命一条

 

你偏要做那个英雄
披甲,上马
固执地害了,多年与你出生入死的弟兄
这成就了你的脾性
刚愎,而流传于后世

 

我的身子软下之时
你项间的血正溅满刀口
显而易见的结局
美人也成了,他人之妾

 

今生注定,你与江山无缘
情人也只是挂在嘴上的
一个音节。唯能相念,只可相忘

神仙游

神仙出门旅游,名为下凡
当然出门前,他要犯些忌讳
譬如:失手打了琉璃盏
失言得罪了某爱算计的女小三

 

下凡后,尘世这遭走的甚是凄惨
不时遇灾,濒死,大悲大痛
神仙生前的好友都爱管闲事
危难之际,定扮道姑,僧侣前来解厄

 

出门多久多远也是要归家的
再位列仙班时,各路神仙官职仍复原位
守起清规戒律,安静地若下界的猫

 

谁也都晓得玉皇大帝耳根子软
没上几年,王母娘娘定要吹枕边风
天庭啊,其实就是她的一言堂
心照不宣,神仙们于是又该思春的忙思春,偷腥的忙偷腥
总之,天庭的旅游旺季很快就要来临

术语的人或无题

每一秒,他都在进行自我更新
下载天气,饮食与脾性的程序包

 

每一秒,他都在进行人体优化
格式旧有的语气,行为,重新编程

 

他在缓慢的进化,速度为0.001细胞/秒
多惊异的拓扑嬗变,他哭出2个字节

 

每一秒,为疾病与灾难建立防火墙
每一秒,为亲情,爱情与友情存储备份
活的越久,就易精神卡顿;就越趋近
某个经验程式,符合集体规则

 

他生命的唯一重启键:是子孙
可悲!人生系统死机后,自动运行

白鸽与枪


你看到的白鸽
身后都矗立一杆枪

 

你看到的枪
身上都站着一只白鸽

 

少数人握着枪
白鸽就显得安宁

 

多数人握着枪
白鸽就失去了方向

 

所以你发现
白鸽离不开枪
所以在枪的影子里
白鸽,正自由飞翔

 

 

一只白鸽,代表一杆枪
一只鹰隼,代表一杆枪

 

天空中飞着许多的鸟
它们都自诩:我们是白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