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陆源的诗


当前位置 > 陆源的诗>返回首页

陆源的诗

分享到: 更多
电影午夜场

1

 

座椅上方,阴霾坠落
幻觉的滂沱大雨
票价燃烧

 

税务岩浆在街巷间奔流
藏身于童话故事深处

 

胶片剪辑成一见钟情
男人偷偷抹去泪水
假装厌烦困倦

 

2

 

虚构涌向影厅
任观众汲取
揣进裤袋

 

春天月色的油泵开启
记忆再一次醒来

 

我们一秒钟一秒钟吞食
第七艺术的蓝光果冻
直至曲终人散

 

3

 

通道尽头,重新接入现实
乾坤的环形巨幕
凌晨点亮

 

银河是一伙星星烙铁
我们的财富蒸发
以另一番沉淀

 

你我上演过,生命的闪光一刻
世人为之犯险为之死亡

白居易

你格律的秘密是时间
你以绝句浓缩世变
在浔阳江送别
在巴南观雨

 

你很熟悉时间
烧蚀的纹理

 

春光未及挥霍,付诸逆旅
月圆,庭树,愁多眠少
乡野的伏暑正燔烧

 

那时,诗学更广阔
语言仍在结晶

 

杜陵叟,道州民
歌舞,轻肥
王朝阴影

 

诗行是豪情、松风和税政
诗行是尘幻的经纬
诗行是黄昏独坐

 

大抵人生是一篇三梦记
至交好友皆在梦里

 

会昌六年秋天
你以狂吟走向诗国的无限之夜

白昼生长

破晓,睡意朦胧
微光下你渐渐走近
错落的屋顶,阻挡清晨

 

废料堆,黎明的立体涂鸦
太阳跳脱其黑影,天空散瞳

旧年

下半夜,心神是一匹瞎马
离思想深渊太近

 

屋顶印满星辰
盛夏的晚钟
涌向我们

 

急雨初停,行人寥落
街区的远海
树林闪光

 

城市仍泡在明暗斑驳之中
往事乘虚而入

 

轻狂爱欲从不收拾残局:
那年无穷无尽的郊外
凌晨两点三十五分

寒食节

雨天,你沉沉入睡
美梦是一群透明动物

 

阴暗之花
在你腰间吐绽
直到傍晚突然放晴

 

升起一轮休克的月亮
抛下星光之锚

 

路灯的触手,不停摘取
周围一朵又一朵黑暗

 

昼夜从未分开我们
但往事压住我们

光阴

河床收窄
来不及躲开
衰老的暗礁群

 

漩涡间
月亮浮沉
星星顺流而下

 

那两三年,我们的黄金水道
迎来史上最壮观的一次大涨潮

夏令时,玉渊潭

黄昏在奔跑。
忽然间,我闯入宁静。
下午是一个环形。
应该有个伟大的明天在等我,
但渡船还没建造。
暮暗在闪,
我未能走出宁静。
月光下蝶泳者游进公园。

未雨

闪电在夜幕下兼程
屋里一片漆黑。

 

我躺着。萤火明灭
驶过光的大蓬车

 

云的铁匠
人间隆隆作响。

十月

十月是催债的时刻
十月是还本付息的时刻
十月是彻底清算的最佳时刻

 

十月是展期的时刻
十月是证券化的时刻
十月是轮盘赌的迷魂时刻

 

十月是季节的肚脐眼
是记忆造反和复仇的时刻
是阳光的风暴潮令你我伏诛的时刻

三十年

雨夜,灯光,旧街
顾客零星的食铺

 

路面又黑又湿,门牌油污
空酒瓶层层叠叠

 

已经阒静无人的幼儿园
隐藏于众多小店深处

 

久远的回忆忽然明亮
晚风稍稍变暖

 

我压住思绪
敞开衣领

绝句十三首

◎月全食

 

夏夜之脐,
经受暗波洗荡。

 

黑辐线繁密,
遭囚的玉光轰鸣。

 

◎荡秋千

 

星穹在摇晃,
倒悬的测深锤。

 

劫灰阴沉,灼热,
世界澄涤的圆柱体。

 

◎金融街

 

五点三刻,
黄昏太阳雨。

 

道路形成荒谷,
探入淌血的落照。

 

◎西五环

 

暮楼,烟月,机车之潮,
晚空戈壁散落的云砾。

 

秋郊正等候,
晴寒再临。

 

◎司马台

 

雾锦纷纷绽裂,
林野的新酿涌溢。

 

记忆,缠满旧鱼绳,
荒晨伏雨的国境线沉眠。

 

◎瀛波庄园

 

梦魂的晶体学,
焦糖之炬。

 

鬼灯外栀子花盛开,
黄金坞尽是泥泞。

 

◎武英殿

 

首支消防队驻扎在此,
天国一角,太湖石润黑。

 

华夏的卷册仍隐隐燃烧,
光阴以永世轮回为之染色。

 

◎秋兴

 

遥峦幻象的浮沫,
季节已变轨。

 

风桐,指向一条死路,
我们痛哭而返。

 

◎阴沉一昼

 

乌贼挤满长街,
雷暴正猛烈孕育。

 

残垣流动,
鸟影的烙痕。

 

◎前海所见

 

老头,岁月之岩,
钓竿伸向水面。

 

天空的死鱼眼,
无物在吞钩。

 

◎恭王府

 

我们初欢的珐琅彩,
我们旧情的落霞。

 

苍苔生宁谧,
夜泣之沙。

 

◎夏日访古

 

北雁划过空园,
碧火近小桥。

 

枯塘,青枫,晚凉,
离烟飘入浓暗。

 

◎布鲁诺·舒尔茨

 

月光沙漏
鹦鹉螺做招牌

 

北斗七星的疗养院
旋花国度一名残翼天使

零点

货轮沿左岸
第三百次驶过

 

圆月下铁桥边
乌鸦数万公顷的夜袭

 

停车场一片反光
夜色淤肿

 

我们用不再新鲜的欢情
洗去初秋泥污

 

钥匙生锈前
空房间享受过充实

 

爱已离开
梦依然贪婪

短暂的夜晚

顶住睡意,听听城市夜阑
光线的投枪,冷漠神秘
多少爱通宵漫游

 

大气从未如此清醒
星星的无解残局
蔓延至破晓

 

阴影正在展开
黎明之翼

 

初升太阳又一次
让我们复生
落入现实

事故

长途客车,在星空下抛锚
月亮的失眠穿过夜色
郊野传来一阵狗吠

 

凌晨之梦渐渐透明
周围是神灵窃笑

 

不得不徒步返回客运站
浓雾变换城乡的图形
冷风赶跑睡意

 

昏暗的道路,熟悉如旧童车
邻街竟从未走完一遍

 

旅途或者明天还远
我们以接吻御寒
不断燃烧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