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何谠轩的诗


当前位置 > 何谠轩的诗>返回首页

何谠轩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泅渡

1


今夜,我泅渡历史的河流
从上游跌下一串名字
把我砸伤

 

于是,一整夜
我都喝红高粱
唱满江红

 

2


我在这浑黄的水里
捡了一堆石头
点起熊熊篝火
把什么都放在上边
烤——
于是,就有一些声音
龇牙咧嘴的出来
可我却怎么也听不到
——我自己的声音——

3


跳下水去
有声音说
跳下去吧
只有跳下去
才能找到
丢失的自己
和丢失的
——声音——

回归

大雁驮着燃烧的季节归去
北方,在衰草的头顶弥漫
几只黄犬醉卧在麦草垛下
悄悄地,悄悄地说着昨日未完的情话
 
中午和阳光一起在空中飞舞
像温暖的红蝴蝶、紫蝴蝶
不知道有没有风,人的脸痒痒的
像触着了夏日傍晚的一池涟漪
 
原野褪尽了甘甜的红色,一些叶子和
人在低低地、低低地盘旋
架子车坐着季节的双轮由远而近
由近而远地像是星空行走的声音
 
一对鸳鸯在粉红的江南戏水
水声送来了鸳鸯的鸣和
一堵墙正悠闲地靠着季节站着
像个蹲在阳坡上吃旱烟的老汉
 
一截木头,从上古传下来的木头
不偏不倚钉在屋檐下的土坯墙上
几只柿子,该和历史一样久远吧
挂在上面像挂着人们心中的春天

归巢的鸟

像一只润泽的青花瓷瓶缄默着
像藏族老阿妈手中的经筒咕咕低鸣

冬天,一个疯子迎风飞翔

冬天的早晨
一个疯子迎风飞翔
于是,风中的石头砸向他
摇落的蛛网缠住他
落叶覆盖他
路边的那几只狗
——城市里的流浪狗
朝他龇牙咧嘴
吐唾沫,大喊大叫地
表示抗议

 

此时,
就在街角的店铺门口
另一个疯子蜷曲着
一只狗靠紧他
躺着

墓志铭

如果有人问起
你就说:
他终于摆脱俗务
去了远方
像骏马驰归广袤的草原
像苍鹰飞向碧蓝的天空

 

和朋友谈话
他突然说
这个城市不穿内裤已经很多年了
我们都在他的胯下生活
 

 

老吴说他是一个扫街的工人
三十五年了,没有描画出一幅作品
这一点
我也有同感
 

 

前天,我去看望一个得病的朋友
“我没有病,只是想歇一歇
你看那么多重病的人还在街道上晃悠呢“
他的话很让我惊异,看来他是病了,而且病的不轻
 

 

趟过一条河流时
一尾鱼对着我的脚喊
“哎,孪生子,今天
你们去那里呀?”
 

 

走在路上的时候
我听见踩在脚下的石头喊疼
于是,我猫下腰翻看了所有道路
但是并没有找到石头喊疼的嘴
 

 

“今天是星期几?”你问我
我说我不知道呀
“今天是几号?”我问你
你竟也不知道,还一脸茫然的问我问这个做什么
 

 

老吴说他如果有下一辈子
他一定不变人,他要变一头猪
每天都吃得饱饱的
到年关的时候痛痛快快地挨上一刀
 

 

一个青年在路边乞讨
女儿问我为什么没给他一些钱
我说因为他的演技还不够好
女儿不解地望着我
他还没有真正地投入生活
 

 

天空阴沉得像狼口
没有飞禽,没有走兽
但是有一些声音不断地说着
人是有光明的,是有光明的……
 

 

他说
在大雨到来之前必须到达
 
他的眼睛照亮黑夜
他的喊声惊醒了沉睡者
 
他仍在奋力攀爬
大声呼喊
 
他注定要超越我们这些
靠踩着尸体上去的人

赴宴

最后,我们都将身体
向里靠拢

 

鱼已经死亡
只有嘴张着  朝着来时的方向

神谕

“你应该厌倦失望,你要的只是孤独
像天空的孤云、闪电和雷鸣”

 

这时候干净的只有雨和雪
洪水过后,一切都将重新开始

这个秋天
这个秋天,我是风中零落的一片黄叶
在他乡的洼地里顺水浮游
 
这个秋天,我是枝头跌落的一声蝉鸣
在游子的眉梢头萦绕徘徊
 
这个秋天,我只身行走
在故乡的下游,看秋水起伏
 
这又是一个适宜登高的秋天
而我只能与黄花对饮,听耳畔子规的哀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