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孙立本的诗


当前位置 > 孙立本的诗>返回首页

孙立本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启明星

初秋的拂晓,神带来一口旧时代的钟
但并未敲响,是因为
他允许了红嘴雀用其清脆的啼鸣
叫醒和祝福这个安静的人间

 

早起的蚂蚁从破晓的光中亮出影子
新的时光即将开始

 

那个在夜晚写作的诗人,就是那个
送来露水的人,洗净自己
在轻烟缭绕的晨雾中隐身

 

在此之前,他吞咽了多少墨汁如吞咽黑暗
而将自己半生的所爱,码进一部
薄薄的诗集。洁白的封面
是高蹈的云朵和那些苍茫的雪

 

现在,交出了灵魂和内心
该休息了,他亲手熄灭了大地上所有的灯火
只留下天际边那一双善良的启明星
让它们落在一个盲女孩的深瞳里

我要去的远方

整整一天,我都在跌宕起伏的道路上行走
我要去的远方,是神灵居住的村落
跋山涉水,沿着火车的轨道一直走
虔诚的汗水仿佛身上的河流
一直在奔涌着寻找它极地的源头
经过一片茂密的林地时,时间已是
一日中的黄昏。我累了
坐下来休息,刚刚掏出银亮的小酒壶
却无意间瞥见了光阴的猎手
和树梢上乌鸦遍布的暗哨
它们的翅膀只是轻轻地扇了一扇
悲哀的落日,就被它们黑暗的羽毛熄灭
整整一天,我都在跌宕起伏的道路上行走
我要去的远方,是神灵居住的村落
天上是苍苍的星群
地上是莽莽的灯盏
神啊,我若是你追随的使徒
就让飘飞的萤火虫赐我温暖
神啊,我若是你供养的子民
就请用救赎之光开示我
哪一颗,哪一盏
才能让我在人世的迷途中找到方向

逝水

看洮河的流水蜿蜒,一路向北
孤独被一枚一枚香烟点燃
又被晚风一圈一圈吹熄
落日的光却更为迂阔
父亲走后,他失去了依偎的大山
耳畔时时想起一只水壶的嘶鸣
是因为,烟熏火燎的水壶
它的漆黑里,煮着滚烫的泪水
和一只童年的麻雀
它们也曾经如漩涡,在他眼眶
和心里不停的打转
他这半生,做过太多貌似徒劳的事情
随着流逝的水面一一远去
越来越宽阔的河流,却在越来
越窄的人心里分岔
流入我们生命的歧途

黑是我条绒布鞋上的颜色,我穿着它
在月圆之夜,渡过那片
村口的溪水、坟地和小树林走向山顶
溪水里有风骨清亮的闪电
坟地内有魂魄出窍的亡灵
至于小树林,它有秋天寂寥的落叶
和几只吞啖掉黄昏的乌鸦
那些来路的平坦或坑洼,逐渐向上
一条小道有荒草的覆盖和虫子的鸣叫
一堆花石头,是我曾经循迹的白云
一丛野菊花,是我前世心仪的隐士
风声吹得无惊无怵,我用黑
一次又一次丈量大地上高山的里程
它愈挺拔,愈让我用攀登征服仰望
它愈陡峭,就让我愈接近峰巅的光明之物
这使我内心隐藏的黑,愈浓稠
便愈获得了呈现的意义

河流

我曾经无比热爱家乡的河流:迭河、藏河
和洮河。而用所剩无几的童年
整天泡在水里,投身粼粼碧波
以此来熄灭一个夏天的燃烧
波浪一层一层堆积,包裹
仿佛我痛苦的心灵得到了安慰
有时候,我像一叶小橹
逆水行舟,我的命运遭遇了逆境
有时候,我也会如一条小鱼
顺应生活的法则,一泻千里,随波逐流
岸畔的卵石温暖,生辉
用一颗太阳接受我无邪的裸体
望着湛蓝的天空、白云和那些层峦叠嶂的群山
我竟会拥有片刻的动容,是源于
它们构成了我视野和生命中的
另一种河流
河的对岸,麻雀飞过高低不一的树桠
叫声悦耳,但听起来更像一个巨大的谜团
上游和下游有什么不同
浑浊与清澈有什么区别
它们都是深不见底的岁月,共同占有
和使用着我的同一个身体
更远处,有一些表面的东西闪闪发光
它的内心,一定有更多不被理解的黯淡
现在,身处人生的未知和囧境
我更加相信:上善若水
并用它融入这个坚硬的世界

每一天,生活都在撒下密密麻麻,或金光
闪闪的网,锁住我们不羁于天地的心
有时,我们也会像无辜旋转的鱼群
失去自由。命运之舟在一瞬
突然残缺、破碎了——
洮河北岸的大桥垮塌,陈家崖村的农民
制造了铁船,渡人、渡物、也渡光阴
每一次,我开着破旧的小货柜车
聊付十元船资,渡过铁船,去西川沿途送货
返回时,顺道去崖王村的囹圄看你
每一次,黄昏的蛙鸣都会唤来提灯人
你给了我骨血,却在我新婚后的第二秋
与我相隔了万水千山的人间
那时你的孙子鸣岩,尚在儿媳腹中,未曾诞生
这隔空之爱,请大地记住
它将不断存储和更新,越来越
模糊于生命中的记忆
这养育之恩,请流水铭记
它将不断照见和显影,越来越
消失于镜子里的面容
每一次,我开着破旧的小货柜车
渡过铁船,渡过隔世的轮回
去崖王村的囹圄看你
默默面对青山和坟堆下的你
永远化作了隐身人
每一次,完整的天空都遭遇了
记忆的雷霆和闪电,破成碎玻璃
扎伤我无助的翅膀
用白云的纱布包扎
越飞翔,越疼痛,越揪心
夺眶而出的泪水,被盛在思念
永恒的陶罐里
在寒冬,它们是苍凉的白雪
在春夜,它们是悲戚的星辰

二滩:菩萨岩

密集的杜鹃鼓腹而鸣,二滩森林
除了阳光的普照,再无留下
任何缝隙。高山的峡谷间
流水找到了自身的发源地
我找到了菩萨岩,隐于冗繁的针叶林
为我深爱的事物许个愿吧
深爱着的人,早已借助了
杜鹃的翅膀。对于爱情
我从来没有真正抵达,只是路过
菩萨端坐于岩石,他身边复杂的树林
仿佛一道道敞开和变幻的窄门
任由我选择开阔,或无限迷茫的命运

转树险道

这是转树险道,当我抵达
孤绝的悬崖,止于自然的刀削斧劈
在这里,生活的路途没有弯道可走
面对深渊,恐惧是真实的
这源于我渺小的肉体和内心
但我看见险峰之上,是美学里
无限的风光
高耸的紫果云杉让我仰望
野花和草木让道
清澈的山涧,洗涤我蒙尘的魂魄
那些石头生得奇异,它们被时间
和流水冲刷,有着跌宕的人生
和嶙峋的命运
这是转树险道,贵清山巅
登顶的一瞬,我发现
陡峭的来路并没有留下任何脚印
太轻盈了,没有翅膀
我被白云托起的身体
轻而易举就超越了风

体内的鸟

迁徙途中,我体内的这只鸟
像一朵立在针尖上的白云,展开翅膀
便轻易覆盖住整个辽阔的北方
时值乙未仲夏,故乡的天空
是一座倒淌的湖泊,蔚蓝得令人心碎
你静坐在洮河之畔,望着那片对岸的树林
动荡于风中的起伏
你远眺、出神,不问光阴
替我饮下这杯逝水酿造的苦酒
曾经宽阔的河面,经历了岁月
和命运的窄门
不断分岔,流成我身体中的一股股热血
现在,我体内的这只鸟
不再鸣叫,仿佛奔驰的火车
它曾跑过了无限的版图和远方,它累了
那些旅途中的风景和记忆呢
那些结晶为琥珀的泪水呢
那些铭刻在骨头上的爱情呢
现在这些都已无所谓了
生命经历了,但到头来一切形同虚度
我体内的这只鸟,低头看水
无论幸福的涟漪
或悲伤的旋涡
都终归会像命运的残局一样无从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