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王大力的诗


当前位置 > 王大力的诗>返回首页

王大力的诗

分享到: 更多
不是他本人,是我!

我将把这首诗的主角送到派出所
自首,供认为何骚扰别人
正常的生活。这几天
在工作、聚会、走在人群中的时候
甚至睡觉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
他以各种怪异的方式突然出现。
最初我还以为是我死了,
死后的世界和我想象中的一样
人在另外一个一模一样的空间里
完成稍微偏差几度的人生。但是不可能
周围的一切没有发生一丝改变。于是
前几天我就一直在构思一首诗,叫
《在身体里植入电脑》。描绘我被缠上后
见到的一切都是模拟出来的影像,最后
我像楚门一样,突然回头时
会因陌生人怪异的眼光而感到欣喜
会为陌生人惊慌失措的举动而感到更惊慌。
可就在我要完成那首诗的时候,他又出现了
并且还躺在最后一行,一个字都不让进去。
直到我放弃了写诗,被各种厄运搞得一团糟
让我萌生请一位法师做法时,他才消失。
现在,只要我见了鬼装作看不见
写诗的时候,任由他不断地换床位
就不会再惹上一堆麻烦。所以下一行
比如: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
就可以好不堵塞地把字给填满了。

旅游胜地

世界上恐怖分子最多的地方
到处都是旅游胜地,人们
拍照,构思广告语,刷信用卡
或者题字,留影,疏散人群。

 

世界上旅游胜地最多的地方
到处都是恐怖分子,人们
拍照,谴责,围观恐怖分子
或者强拆,维稳,让更恐怖的人
享有特殊待遇。

 

世界上恐怖分子最多的地方
人们禁止携带弹弓,在规定的时间内
涌向街头,进入高楼里,从里到外训练
成广告牌上的人
(整容,健身,将镜子前的自己
打扮文明)。
或者进入工地
建造更大的旅游胜地。

实验室日记

我回到我的实验室里,并躺下,右手边是我的一号实验品:一具梦的形骸,它即将孵化出我需要进入的空间。

 

我停止一切想象,要思考几件事。第一,
我需要考量舞台上这几个人的对话是否能胜任一首诗,我未付诸于画板上的诗,是
由射入教堂内的光作为背景。

 

第二,这几个人很可能会消失,他们白天只是偶尔附在别人身上,我需要准备一个素描本,因为画中的人会帮我寻找出他们

 

而第三是…我竟然忘了,还有什么?

 

这对于我左手边的二号实验品:一颗巨大的黄色萤火虫而言,它即使知道什么也不会说的。但我让它飞走,我失去的就会更多…

一张病入膏肓的壁纸

他病了
看上去臃肿,我意识到
他急需要救助
而不是拖着这副躯体
继续干活,用剩下的十几个胃
彻底毁了自己的面容。
于是我,凭经验
迅速摘除了他身上的几个毒瘤。
使他露出了3/1张衰老的脸
剩下的3/2
应该是近三个月里,我喂他吃下的
有些连我自己也反胃
还被重做了两三次,最后一次
应该被我或帮凶嚼出了香味。
还有些,是没有名字的
剖开一个来看,扔掉,
再剖开一个,又扔掉
最后剖开了十几个吧,有些还是空的
只有三四个,还没彻底腐烂
就被我按上名字。列队站好
一个接一个装进一个胃里。
这时候,他应该轻松了,
我还找来了医生
帮他体检,找出病因
大概十几分钟吧
给出了诊断,进行治疗,治愈80%
剩下一些小毛病
只要让他睡一觉醒来就会好。
但这次睡前,我还为他准备了
阳光沙滩,一张崭新的脸,
适合病人听的轻音乐。

失踪者

我想等
我见到的再黑一点
那时候,桥在河上打着灯笼
房子提着探照灯
五颜六色的广告牌是最后一道风景
而规定的时间结束,有限的时间
开始,在桥上就能变成桥
在房子里游向灯塔
在街上到处都是寻人启事
到处都是失踪者。

车站

不为什么,就想坐一坐
公交车站的椅子
在雨过天晴的时候
我曾见过几个小孩围着椅子打闹,
一个少女坐在那儿听歌
一个中年汉将一只脚踩在椅子上
一个人都不见的时候,有一袋橙子皮
和这次一样,一个人也没有
我将自己丢在那里

动物世界

家养的狮子
与多头的狗
都是我所喜欢的动物。

 

狮子喜欢打闹
碰撞汽车,并在马路上
与汽车赛跑。
当有人害怕它的时候
我只要呵斥,它
就退回来。而我走了
它就朝着门口大声嚷嚷。

 

等我回来,狮子会在一堆狮子里
而多头狗,是一群
奇形怪状的头
听它们乱吠的声音,就能
分辨哪个部门出了问题。

美容城

扫描二维码,进入
只有巴掌那么大的地方
有一千多年前的活人
提供特色服务:
1.观赏巨型死人
2.为所有长寿的朗诵诗歌
3.为所有新事物认祖归宗。
(包括雄壮的18厘米摩天大楼
快递运来的丽江、北京等热销城市)

 

但如需要打玻尿酸、挖祖坟、爆炸等
vip业务,请私信管理员。

这条街有病

这条街有病
但平时可以正常
上班,美化道路两旁的树
让人感觉充满了阳光。

 

这条街真的有病
上班时间是看不出来的
它会像树一样,无所事事,浪费时间
与游客合影。

 

这条街的病已经很严重
上班的人都知道,上班的时候
这条街身上两个大窟窿
会冒出无数只蛆虫,快速地挪动
使它厉声惨叫。

 

但这条街有病
还经常熬夜,酗酒
怀疑别人想打劫、强奸
谋害自己。

 

这条街的病
估计治不好了,很多有这种病的
连退休都干不到
就死了。

风暴

来自灵魂世界的预警
使巨大的太阳沉入河里,
使风暴残留的魂,让我身旁的草眩晕
使我极度想摆脱沉默的身体
但它是物质
是这万物的一部分
无处逃离

欢迎来到朝鲜

我将我生活的城市命名为:朝鲜
然后将它如尸体一般掰断。
 
一半脱落出活跃的神经
与火红的泥土
我用小广告纸把它包住
而另一半坏死,到处是蛆
布满黑乎乎易碎的骨骼
与残留的血垢。

 

不过这个下半身动物
即将有一副大胸脯
瓜子脸,毫无褶皱的脸
 
到那时,美国总统应该会宣布
滴血认亲。

迷信

看不见的迷信之物进入这首诗里
在第三行它会冒烟
(今天听说有人被下了迷药,
而我收到了一串佛珠。 )
在下一行它会施法
(这一天总是突然跟自己对话,
突然停下来,回头
什么也没有。)
在这一行它已离去,去窗外
的挖掘机上
发出可怖的声音。

黑房间
我能感觉到被它牵着走
它应该把我当成狗了,只会
狂吠。
 
我从不说话
的那个我,并不喜欢它
所以他们交织后,总会被
擦去痕迹。
 
他们散去
会在脚下叫骂
在身后,我感觉快踩到脚了
突然回头。


中两枪
变得很恐怖
影子变得更大
我小心翼翼出来
应该扑出来的,没有
在我不在的地方,镜子里
只有我一个人,唯一可疑的人
我们对视,我离开,他就斜着眼
盯着我,当我回头的时候,他追上来

去眼睛多的地方,到处是火把
有人大叫,与几个人说话
与路过的人毫无交流
而越来越多人路过
他们都在说话
我感觉不到
中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