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张伟锋的诗


当前位置 > 张伟锋的诗>返回首页

张伟锋的诗

分享到: 更多
自白书

傍晚的霞光附在云朵上,整个天空
灿烂多彩,都是我的


那个换了很多名字,却没有移情的人
在万物寄居的尘世里
我都准确无误找到了你。现在,你暂时告别
我并不惊慌

把构成世界的元素均匀搅拌。一半云霞
一半天空,一半星辰,一半清风……分给你
它们自由走动,而且你难以察觉

不用怕天涯,不用怕彼此陷入另一场的生活
难以抗拒命运,就忍着不说。内部的疆域开垦
永远属于自己——

一个宇宙只有一个地球,一个地球只有一个高空
只有一个块土地。不大,一点也不大
每一个方向都可以重逢
就此声明:我们没有悲伤的理由,半点也没有
安逸书
记忆受到严重损害,过去的事情
几乎全部遗忘
但可以肯定,之前从未想过
人生能走到这一步——安逸,闲适,无忧无虑……

夜间抬头看星星说笑,饮淡茶,谈小诗
白天闭目享受温润的清风
偶尔开口赞美风景如画,生活甜蜜——

之前跟随弯曲的河流
转悠了半年,后来回到了起步的原点——
不愿意再徒步
也无需再远走,隐忧完全被剔除

我遇见了自己爱的人,她给予的
等同我付出的,没有谁先谁后的问题
没有谁多谁少的困惑,天平不偏不倚
我们迎来完全属于自己的时代

大抵如此
澜沧江一意南下,有谁还会再倾听石头的内心
把蜡烛点亮,拒绝漆黑

站得最远的人,就是最爱你的神明。悲凉时
她靠近你,她坐在身边
拉着你的手
和你说着事件以外的种种过往。这些,它们太过平凡
而你未曾留意

就着澜沧江,喝一杯澜沧江,管它是白酒,还是啤酒
一杯就能挽回记忆,一下就能走出迷途
大抵如此

最美好的,就是此生栖居南方,豪饮甘露
看着初升的太阳,迎接温暖而又修长的日子,偶尔写写诗
爱爱梦中之人

命运
命运带着刀子
来到我们中间。趾高气扬
低下黝黑的头颅

一个习惯练武的人
怎么安静得下来。青铜的兵器
在它的手上,威力惊人

我们像两岸的芦苇和木棉
撤退了又撤退
试图留给河流足够的道场
但请相信命运的锋芒和野心

我们这些弱小的人,一生奔跑
一生逃离,最后衣裳褴褛
遍体鳞伤,洁白的骨灰
消散在风雪中
门前的雪落了三尺
我一个人
站在雪地里
面对这些白茫茫
多数时候
保持沉默。只偶尔
移动步伐
这样,我便永远
在世界之上
便是最高的也是最卑微的神
几十年来,不落雪的地方
突然变换风云
几十年来,这地方其实都很冷很冷
那么多乔木之下的
那么多的房屋
参差不齐。那么多的……
哪一间会先点亮灯火
哪一间会先打开门扉
回乡记
从城里回乡下老家,先乘中巴车到永康镇
转乘农用车到勐底农场
然后坐上途经两个小时至此的摩托车。我的故乡
此刻秋天来临
稻谷泛黄。暴雨和干旱交替光顾的山村
今年谷穗长势喜人。洪水卷剩的田野即将迎来收割
常年出没的鸟群
仿佛不认识露出头皮的庄稼地。仿佛不认识
我这个曾经掳走它们
兄弟姊妹的可恨之人。道路已至尽头,炊烟高高扬起
小学校荒芜在草丛,红领巾丢了又幸运找回,老家的孩子们
个个害怕陌生人,低着稻谷般的小头颅
偶尔斜眼偷看我的眼镜和身影
窃窃私语:这个人究竟是谁?他昂首挺胸并阔步前进
仿佛是回乡

隐忧书
枝干上的梧桐叶,绿着,蔓延着——
它们集体伸向蓝天

正如你所见,绿和蓝,在离开地面的高处
相互交谈
相互欢愉。两个颜色,像两个世界——

有隐忧密布,有乌云躲在暗处翻滚
总有一个世界会首先陷落,后面坍塌的
是否会怀念,我们不得而知——
但无论怎样,都有悲凉萦绕其间

蝴蝶沿着季节,一路飞向天空——
一前一后,并排而行,它们变换着位置
把一颗心掏给另一颗
我们是局外人,看得清清楚楚
它们有折翼的危险

人间有美好间歇性光临
有黑色时间连续遍布,我躲在我的角落里
表情微笑着,但在内部写着隐忧书——

请不要责备我的孱弱
请不要对我有太多失望,我只是——
迎接了,得到了,就不想再失去了
请给忧愁,披上一件温暖的衣裳

夜来香
竹篱笆旁的夜来香,竞相盛开
那是曾经
后来没有这个可爱的事件发生

它们是众多鲜花里的一种
姐姐也是
它们开了又谢,来年依旧春风得意
但姐姐就不是

姐姐的年龄,一晃就跑出了很多年
慢慢地枯萎,慢慢地衰老
花香四散。姐姐在这时候来到,又被逐出尘世
隔岸观火的人,你们想一想。这多么伤害人

摇来荡去的夜来香。我必须警告它们,修理它们
剪叶,撕花,除枝,斩根。每当无可奈何的人生出现
我总会寻找诸如此类的各种方法
企图抗拒时光的持续摧毁
晚风里的站台
他们生死相依,他们紧紧依偎
冬天的晚风
穿越他们的大衣,他们身体的间隙

你和我都是过路的陌生人。我们来猜猜
他们将去往何方
黑夜是否会在寒冷中收留颤抖的人

站台里,到处攒动的人头中。他们为什么
最焦急。放下来,把日子停止
我们一起爱爱这个世界,一起爱爱这两个孤独的人

他们来自陌生的地域。改不过来的方言
阻止他们渗透和融入城市。不要说了
所幸没有人认出他们的身份

晚风里的站台特别冷。他们带着爱情流落异乡
温度挂在心上。我并不担心他们日子清冷
我只害怕牵挂,从他们彼此之心脱落、摔碎
然后变成两个人
必然书
无数个偶然和巧合如约而至——
一条必然的河流,发端于高原的秋天

四野的果实
在风中荡起欢快的舞蹈。这阴郁的世界
终于被翻盘——

梵高如果活着,我会请他走进我的家园
告诉他,如何在一望无际的人间,获得完美的爱情
然后,请他画下,我心中的妻子——

渴求的,已经出现,并且成为必然
至关重要的笔画顺利完成。我将放弃驰骋的脚步
不在为明天而使用粉饰的词语——

我将每天向你重复啰嗦的话语
劝你忘记生活的烦忧。自己并不怎么会
却一脸虔诚地教你
如何逆着气流,放飞藏在胸中的风筝
母亲
有人在风中变老,永远无法再次年轻
有人在雨中弯腰,永远无法再次挺直
这些人中,就有我的母亲

母亲沉默、少语,苦难袭来的日子里
也总是如此。母亲,一个瘦小的农家妇女
一辈子只从事过刨土、挖地、种植、收割的活计

往后推算的时光里,我来到了世界上
是母亲带我来的。眼睛赋予了我记忆
我看见母亲在土地的颜色里渐渐变老

我曾研究过乡村的历史,河流往低处奔流
村里的人总是向山口爬去。像是逃离噩梦
母亲在我的脚下,岁月横着穿过母亲

母亲老了,看见夜晚的星星会不断发愁
进入夜里的睡梦时常会被惊醒。站在云朵之下
所有的高山都低沉下去,母亲显得形单影只
内心的大海
内心的大海一望无际的铺开。我是我自己的神明
这些年来一直引领着身体四处奔波
光芒和方向仿佛不是最重要的。浪花从暗处飞升起来
拼命向着高空,然后尽量与前后左右分开距离
大海是居住在体内的一个人。唯一有唯一的好处
孤寂有孤寂的烦恼。彼此飞开的浪花
各自制造着声音,仿佛每个裂开的局部都是世界的中心
仿佛有成群结队的人在交谈……
内心的大海忠实地归属于我,从洞口里窥视
你们可以轻易得知繁华和喧嚣仅仅只是表象
它们所有不安分的行为完全源于孤独
归来书
我想你
你就翻山越岭,从遥远的地方马不停蹄
我爱你
所以等着你的伤口整齐地压过来——
爱的火焰,爱的温度,一浪高过一浪
悬空之心,可以轻轻地放下来

她曾想象,幸福在别处,可谁知道
别处更让人坐立不安——
她这是内心被蚂蚁叮咬、啃噬,从刺疼中醒来
然后,一个人头也不回
踏上漫漫归途——
请保持沉默,请不要揭穿她

原先的世界与她纠缠了半生
血液相互渗透,身体里的组织相互蔓延——
她深知,即便遭遇深邃的黑暗
即便寒冷的风吹来白茫茫,仍有一个脚落
等着她热情洋溢地归来……

爱不动了,就不要到处乱跑了……
安定下来,那些日常的琐碎和唠叨的话语
堆砌起来,就是幸福
那些日复一日叠加的生活片段,就是平凡
就是人生最后的安定——
所幸,你在有生之年悟出真谛
所幸,你踏上了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