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杨长江的诗


当前位置 > 杨长江的诗>返回首页

杨长江的诗

分享到: 更多
这些年
他越来越小心翼翼
长辈和领导在的场合
头点了又点
路遇熟人
轻轻微笑
每离开一处
便把痕迹悄悄擦去
尽量不给别人添加麻烦
自己也渐渐
有了一点洁癖
沉默之余
想一些飘渺的事
秘密和好消息
都被捂热了
什么话可说什么话不可说?
闲时他也笑自己
多年前那些向外长的刺
如今
扎向自己了
孤独
越老了,她却越爱哭
风一吹,苦就往下掉
偌大的院落,就空空荡荡
白日漫长,她坐在里屋的火盆边
把记住的,梳理一遍又一遍
即使在夜晚,睡眠也
越来越轻
她翻来覆去,尽量不硌痛
骨骼上岁月刻下的烙印
这个世界欠下她太多,伟大的债主
现在只剩下委屈
像个柔弱的孩子,话未说完
就开始落泪。一点也不像
我风风火火的母亲
理解
我理解天空的阴暗,不是它所愿
雨漏下来,我理解大地的伤
我理解云的漂泊,树的幸福
归家的路途很长,我理解根的温暖
我理解花的鲜红和颓败,我理解高山和低谷
我理解草的澹泊,铁的冷
我理解黑夜之黑
我理解诗人之死,他的勇气来源于生的美丽
我理解你的狗苟蝇营,甚至你的粗暴
你的没有良心的谎,你的懦弱
我理解一群人的狂欢
有时我还理解,一个人的沉默
比如栅栏
它们是分界线,但不担负使命
不戒备森严,不隔离幸福忧伤……
我想把它们描述得模糊不清
直至你看不见
比如栅栏,比如墙,或者别的事物
纵身一跃的距离
你唱着离歌,跨了过去
你跨了过去,你的背包里装着日后的回忆
后来,我们越来越小
后来,我们越来越小
骨骼以疏松的方式
肌肉以凹陷的方式
萎缩,蒸发
小成消瘦的九月
对着天空发呆
小成夕阳
坐在倾斜的日子边上
小成针
挑出一截一截往事
越来越小
小到不再需要宽大的房屋
小到一粒尘,小到空
小到谁也看不见
无人忆起
小到
不曾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