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陆辉艳的诗


当前位置 > 陆辉艳的诗>返回首页

陆辉艳的诗

分享到: 更多
礼物

暮色中的事物,看起来
比白昼美。比白昼亲切和动人
我合上相机盖,穿过一条
没有路灯的街道
它甚至没有名字
经过的人,也寥寥无几
我走得很快,一丛植物绊了我一下
哦,一大片鬼针草,在灰扑扑的
道路旁,开着白花
朴素得像天使
我走进去,摘下一朵
别在衣服口袋里
就这样,心中盛满了喜悦和安宁
一路轻快地回到家,脱掉外套
发现一排细密的植物尖针
扎在我的袖口上
——这意外的礼物!
我只是想带走它的柔软
最后它连尖锐
一起赠与了我

南方信札:隔阂

这场雨不会很快就停下。你看,多年前的
某个早晨,它们就一直在下
一直有响雷声。尽管它们躲在远远的地方
但还是被人们听到了
天空无法掐住它们的喉咙
你趿着那种有葵花图案的塑料鞋
站在屋檐下,想到大地上一切可利用的容器
都用来装这些没完没了的雨水
还有可能不够用
的确是这样,我的判断有时简直是一堵毋庸
置疑插满玻璃的墙壁
对不起,我只有拾青枣的篮子
不能积攒供你明年发芽返绿的雨水
你不必愤怒,不必假装内心交通顺畅
不如蹚水去垂钓
安安静静,披上蓑衣
与其临渊羡鱼,缘木求鱼
不如浑水中摸鱼,煎鱼下酒
咳,其实我不想这么说
你诱导我提前下了结论。你看这天气
适合去喝酒,去狂欢,可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低下头潜心研究脸谱艺术
冥想,做手指操,做一顿胡萝卜炒面。这些
够不够用来消耗漫长的假期?
这些年我总是站在一场梦境的洪水中
看着你流泪,门前的柴禾变得潮湿
我已经麻木。昨天刮起穿堂风
多么冷,多么深的隔阂安插在秘密的命运中
没有参照物可以学习
自言自语,掀起沉寂的风暴
我难受得在秋天打滚,写颠三倒四的句子
每一块骨骼都感应到季节的交替
“记得晚餐时为我备一副碗筷,我在异乡的
灵魂会感到饥饿和燥热。要有一碗
薄荷汤去镇压它们。”你说到这些
旧房子已被荒草遮盖
它们的生长加速了岁月的苍老,使我的诗句变得迟疑

困倦

我很困,困得快要长出鳃,长出鳞
闭上眼睛就能看见一川逝水,看见你溺水的样子
哦,我能为你做点儿什么?营救你,
或者,教你怎么游上岸,这些,都要等到你出现
才变得有可能

南方来信,问题

乌鸦退回到夜晚,栖于枝上
成为黑夜的一部分
黑夜会因此
增添一些厚度吗?

 

灰色的土拨鼠,深藏在泥洞
与大地连成一体
大地会因此
高出海洋一点点吗?

 

十二月萧索的风,灌入山口
山口鼓满鹤唳之声
石崖会因此
满溢而爆裂吗?

 

墙壁嵌入镜子,静静地
与时间站在一起
镜子会因此
失重而倾斜,而连着旷野吗?

 

一个人,走在道路上
身影越来越小,很快
消失于人群,没有踪迹

造型师
从那把椅子上她站起来,旋开一盏镁光灯
“叫我敏敏。”她说。她是一个
年轻的造型师。她要让我回到十五岁的样子
我把自己交给她,像一堵毛坯墙那样
任由她粉刷,修补
她剃掉了我的眉毛,“它们看起来
可真够杂乱。”然后,开始在我的脸上
劳作。她喷雾,扑粉,画好眼线
又将我向上弯的睫毛,夹得更弯
“这儿,鼻梁还不够挺……”
她迅速地刷上一层粉底
后退几步,以便从各角度观察她的作品
“发型太呆板……”她自言自语,口渴了
给自己倒上一杯水,跌在椅子里
然而,我从镜子里看到,不过两小时
另一个人的面具,已穿上我的骨头
木匠

他占有一堆好木料。先是给生活
打制了一扇光鲜的门。那时他很年轻
他走进去,锯榫头,打墨线
哐当哐当,又制了一张床
他睡在上面,第一年迎来了他的女人
第二年他的孩子到来。第三年
他打制了吃饭的桌子,椅子,梳妆用的镜台
他把它们送给别人。之后
他用几十年的时间
造了一艘船。“我要走出去,这木制的
生活……”他热泪盈眶,准备出一趟远门
然而他的双腿已经僵硬
他抖索着,走到月光下。这次他为自己
制了一幅棺材
一年后,他睡在里面
相对他一生制造的无数木具
这是惟一的,专为自己打制
并派上用场的

状况

万物置我于世上。教我忍耐和前行
万物置我于群山之巅。教我孤单,停顿
万物置我于陌生的风景,教我欣喜
万物置我于落日下。哦,天空低垂
它占领杂草丛生的土地;犹如躯体
长年累月,为我的灵魂所租用。
秋天的鸟雀跑到山的背面
不久将传来消息:它们啄去巢穴——
那停放我将来作为尸体的地方

短歌

在一朵不祥的云中卸下马鞍
卸下它沾染的尘土
“带血的白色小肉团,上面落满泪水”
天气阴霾。有人在暗地恸哭
哭尘世的苦和命运
天空并不因此而弯曲

火车停在广州东站
凌晨五点,火车不再吞进火焰
它把我吐出来,像吐一个烟头那样
随意地,吐在这个城市的站台上
我打量这个陌生的地方:
肯德基餐厅。地下通道。路牌。
没有完全苏醒的树木。巴士站。地铁。
匆忙赶下一趟火车的人们。和我搭讪的
陌生人。酒店。行李箱。清洁工。垃圾桶。
 
我等着拂晓,等着第一缕阳光
我只剩下了海绵
过滤的那部分
我把所有有毒气体
都挡在自己的肺部,是为了
让你清新地去爱
在南宁港空寂的码头

很快,这里将弃置不用
玉米、豆粕和鲜鱼,装运它们的船只将绕路
抵达另一个码头。每天来此等候买鱼的人
去了新的集市。一个搬运工,来自隆安或蒲庙
脸上有沙砾的印迹。他忙着整理行李
脸盆,衣服,吃饭用的锅碗,统统塞进麻袋里
被褥已用麻绳捆好,放在门前的空地上
他最后一次走进屋子,出来时手里多了
一个口盅,一把牙刷
他把它们也塞进麻袋里
之后站着抽了一支烟,抓抓脑袋,想起了什么
朝晾衣绳上,取下那条红色裤衩——
刚才它还在风中,哗啦啦的,旗帜一样飘扬

 

我们来到此地
既非买鱼的人,亦非搬运工
我们远远地,站着拍照
试图定格这空寂的码头
儿子专心地挖掘沙子,用他的玩具铲
那个挑行李的男人从他身边经过
大声咳嗽着,再没有回头看一眼
这空寂的,最后的码头

强迫症

那个手提两袋垃圾的人
步子飞快
她把它们扔进垃圾桶
“钥匙……”她喊了一声
转身走回垃圾桶旁
两个垃圾袋被逐一打开
露出里面的内容:水果皮,旧牙刷,纸巾
碎瓷片,几个空的易拉罐
她重新扎上它们
这次她走远了
如果她再次转身回来
跟我预想的那样
重复打开那些生活的废弃品
寻找一把旧钥匙
我写下的,将会是这样:
她徒手拆毁了时间
最后将自己缝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