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李显的诗


当前位置 > 李显的诗>返回首页

李显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梦中的相会——写给艾米丽.勃朗特
1
 
燕子在春天里最是欢悦,
好像是欣喜自己的再次降生;
犹如人在青春早期时段,
没有负担,满是对生命的歌颂。
睡眠不同于这种喜悦,
但对于人类,它的呵护
远超过季节或是气候所给予的一切。
 
2
 
生活如同一片受到污染的场地,
每天,我们都会呼出和呼进一些灰尘,
我们的从母体带出的躯体
都会被一些东西划出清淡的印痕。
于是每当睡眠的手掌轻抚双眼,
因为不同于死亡,我们并不畏惧,
还因它特有的幽香而无比满足。
 
3
 
那幽暗的一团到来时
我们都感到是在眼下发生着,
什么是生命的真实形体
这疑问常常令我困惑,却无从解答。
似乎这是在一个黄昏,
我和朋友走到十字路口,
这地方好久没来过,它对我是那么亲切。
 
4
 
思想在无意识地旋转,
我印象里似乎在一旁有个书摊; 
此时书摊确实在我眼前呈现,
我欣喜地蹲下,索寻我想要看到的字眼。
一本再一本,期盼是喜悦的,
没一会我看到一本书的封面,
隐约感到有些熟悉,在封面的右下边是肖像。
               
5
 
他们是勃朗特三姐妹的肖像,
在他们三人中间有一黑影,似魔鬼一般。
我不加思索的让眼睛往上看,
那隐约的几个字让我的心为之一动。
像是见到久违好友的心情,
像是物象给眼睛带来了最满意的享受,
但这一瞥更多的是意外,是不可思议的惶恐。
 
6
 
我感到了造物带来的惊喜,
努力试着保持冷静,把这赠礼接受。
没有人能拒绝这种奖赏,
当他的期盼以更高的标准实现。
《解剖——艾米丽.勃朗特的诗作》这几个字
自身展现出一种少有的分量,
是我感觉到自己生命的轻微和渺小。
 
7
 
于是我得到了这本书,
头脑在此也显得沉重了起来。
仿佛自己吸收了好多东西,
虽然书只在手里拿着,并未翻看。
每迈一步,头脑便考虑
价值和价格的含而不露的联系,
想到价值,它转移直视死亡的眼睛,使人迷于思索……
生命在寻索中走过
关于理想你我何曾停止寻觅、瞻仰
关于未来你我哪能放弃揣思、等待
走过的道路依旧飘散着我们的执着与不羁
再来的朝日我们将拿出多少勇气再去放手一搏
 
在你的骨子里是那样充斥着叛逆
而我的心中依旧有着挥不散的幸福虚形
多少个日子里你将青春撒遍屋内庭院
因着一份痴迷,傲慢扩张再扩张
一次次的挫败使得我们一次次将思想提升
但这是否意味着我们的处境要慢慢跌入深渊
 
无由地你终于在自己的轨迹里注入放任
我的这支单薄的羽毛在狂风吹刮来以前照旧被水面沾着
坐标的改变将我们的躯壳分开但我们的灵魂将永远寻索
在每一个生命礼花绽放的角落
给——
当爱在心头积蓄,
像将要溢出堤岸的江水,
我渴望一种突破……
 
世界依旧凌乱而有节奏,
我置身在它的一角,
调奏起我的琴,一把爱的琴。
 
邀来真与美的天使,
聆听我的弹奏,
配一支爱的歌,哦这歌曲沉郁又高昂。
 
人世的喧响有时给我们错觉,
内心的叹息又常改变目标,
在此刻,我把你赞美。
 
谁想去触摸虚幻的纷争,
谁把自己的眼睛总定格在未来、或过去,
在变幻中,才能寻觅到永恒。
 
命运无常得可爱,
而心灵却无常得可憎,
听我的赞歌吧,就在此刻,不在别时。
 
什么奇异的风,把我带到这里,
这里你是女皇,世界温暖又迷人,
我将时时听到你的心和着宇宙的脉搏在跳。
 
境况的不佳,女友的离开,
命运所唤起的无名的感伤,
我都抛在一边,哦我在笑。
 
我的心中有冬夜的木炭在烧,
火星使我的脸泛红,从它
我在做着年迈者的梦。
 
我们踏着步伐,是在寻梦、还是在回首?
说不清楚的一团里,
眼睛在睡。心却醒着——
 
醒着想你。想我的所爱,
她美丽、年轻,步伐轻盈,
跨着花篮的形象,哦精灵一般。
 
她的嘴里发出心的声响,
像泉水与石块相碰,
沉默时,美的画片仍在其头脑中闪现。
 
哦,这赞歌过于感性,
和我曾对别人唱过的无异,
要收回吗?不,做石块,不做羽毛。
 
我的拥抱残缺,
爱也远不如这字迹清晰,
前行中的同伴啊,或许路不能独行。
 
自然的众所周知的现象,
我全知晓,却不能运用自如,
感性与理性在一起表明,争端永不会平息。
 
好多事令我们恍然,
爱与不爱只是一瞬,
我们各自的世界,前一秒与后一秒,都暗藏杀机。
 
别跪着,起来颂赞爱神,
哦怎么,颂赞与否,
她该来还得来,该走还得走?!
 
我的偶像,我们的星空
曾有那么两三次,璀璨而迷人,
我们醒来和睡去的泪滴里,倒映着它的光彩。
 
来路已模糊,去路更迷离,
像被冻着而钻到被窝里,
我守望着你,从中取暖。
 
恋爱使我昏沉,
飞翔的羽翼一旦受阻便会降落,
我的变幻不定的眼神里面,找不到稳定的元素。
 
爱源于泛滥,也止于泛滥,
她教我以后不要如此,
不要对人轻易将叹息化为话语。
 
我的手听从心的指令,
写下了上面的话,它像张手制的卡片,
我将以此,送上青春的祝福。
知足
我不喜欢贪婪的男孩。
                           ____L.J

时候到了,如同西沉的太阳
你走出了我的视线。
生命不是一瞥,哦
我但愿它是,
像暴风雨之夜船员的
    最后挣扎,
像渐次消散的紫罗兰,
流星在天空划出很美的弧线,
    那美是种短暂的永恒。
天知道我们是怎么过来的,
一天天,一年年,岁月在独自讲述着,
而如果记忆能变得清晰,
我们便不曾有过什么。
过去如同泡影,我们在进行
    虚幻的纷争。
渴望像彩虹一样,却逃不脱泥土的出身,
渴望像礼花,却找不到一种通道
    将自己释放。
每个人的日子同出一辙,
希望,等待,感受,泪痕,
你说我该学会知足,
而面对奶酪与草莓,
一个小孩子不可能不去动心。
上帝在让我们学着什么,
他让我们在贫乏中道出感谢。
天光在变亮,我们又要
过一种自始至终不曾更改的生活。
万物在朦胧中揉着双眼,
如同刚来到世上的婴孩,
不知道有种东西叫欲望。
昨夜我俩相见,
你又匆匆离去,
心与心怎能透析;
就算自己也无法认清自己, 
    常常回避。
我驾着感性的舟楫,
在你不动声色的港湾里打着转,
我的眼中射出光芒,
在夜深人静时,
我呼唤,一个声音仍在回荡——
学会知足,学会知足……
欢乐与悲哀
欢乐与悲哀如一对难舍难分的恋人,
在死到来之前永不会分离。
即便当人世的喧嚣沉寂,
也会化作无声的旋律在世间回荡。

他们都如同一面镜子,
使彼此认清自己;
又如岸上相濡以沫的鱼儿,
在对方的生命中才得以生存。

我们欣赏并追求欢乐的容姿,
魔幻的记忆对此倍加青睐。
悲哀的容貌被我们所鄙夷,
他的长久的困扰常令人气恼。

但真相是这样:悲哀更适于做友伴,
他会发出隐蔽的光芒,照得欢乐暗淡无光。
我的未来
你的真正面目是什么,我的未来?
自从我的肩上长出成熟的羽翼,
每当双眼眺望远方的时候,
心便勾画出一片天地,把你放于其中。

你置身在我的想象里,从不平庸,
端庄典雅,对我媚笑不止。
我含羞地不断接受你的示意,
一面迎着风浪,一面享受清凉,
身心在颠簸的时空中穿梭。

但时常也如一场浩劫,
一种忧虑使我的喉咙受阻,
假如灯火不为我的前行而亮起,
夜空下又没有一颗星星为我闪烁。——

一切存在的事物并不令人
感到真正的恐慌,不管满意与否,
心灵并不为此而长期斗争。
未知的世界,只有你,虽虚无
却如野兽般对我出击。

我怀着纷乱的心情想像着
自己未来所处的境地,
不多时头脑开始变得昏沉,
我随之进入了忘川的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