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黄尚宁的诗


当前位置 > 黄尚宁的诗>返回首页

黄尚宁的诗

分享到: 更多
马车在前进
一辆马车,从炎黄开垦的涿鹿驶来
一路颠簸。车上坐客纷纷争鸣
公鸡担忧地说,马车快要停下了
麻雀建议,马车该往左
乌鸦抱怨,马车为何不往右?
而羊更干脆:马车该往我指的方向
 
一时争执——
 
马夫厉声言道:停!别说了
马车在前进!
马车不听七嘴八舌的吆喝!
尚且宁静的家园
这是一方寄居和平的国土。几代人
守着大山里的平地翻土种粮
今夜,我回到这儿来
与群山作伴,与山洞里的土石作伴

我的山洞以另一个村庄的名字命名
那个村庄有牲口,但没有人烟
从田野到山坡,庄稼平静地生长
庄稼平静地在草木中一路穿插延伸

我村头的两口古井,以大小命名
井水平静地涌出,叮咚作响
它们流出的水在小溪交汇,水声潺潺
小溪像一条长蛇平静地在田野中穿梭

房屋平静而坐落有致,祖祖辈辈
我们盖着木屋栖居。木屋由小变大
由茅草变成黑瓦,耗尽几十年
木屋平静地顶住风吹雨打穿越几十年

这就是我的家园了,尚且宁静的家园
把世界拒在群山之外,便拥有平和
在土地上翻出红薯,便心安理得
枕着大山伴着蛙声虫鸣,便高枕无忧

就在今夜,就在这个地方
我如同一位古稀老人异常安详
村庄躺在宁静的山坳里,异常安详
——而硝烟与战火,在国门之外
乌贼,或谴词造句
床底下的老鼠盗走了我高枕无忧的枕
墙壁上的苍蝇盗走了我心安理得的安
不夜城盗走黑夜,霓虹从窗口伸进头来
告诉我说,这就是一夜无眠的无眠

上帝盗走我的亲人,连同幸福
瓦片上的幸福盗走我的时光,连同汗水
汗水盗走我的脂肪。我的脂肪会说话
它恳求我不要盗走它的一日三餐

这个冬天,我关心股市、楼市和物价
股市楼市盗走了我乐得清闲的清闲
物价盗走了我的柴米油盐。我关心家人
家人却没有把我的寝食难安悄悄盗走

于是我只关心我的爱人,这偷心的乌贼
希望她能把我的百年孤独全部盗走
找一个懂得知足的女人
找一个懂得知足的女人
让她爱上我
像一把钢针爱上磁铁
抖落一身微尘来到我面前
这个时候应当有很多话要说
我却不想说,我要放弃话语权
一口咽下甜言蜜语

这样懂得知足的女人
我揽她入怀,让房间的思绪
烟雾一样缭绕,让思绪的扩展
拱出我一首祝福的诗
那些我喜欢而不喜欢我的人
我祝福她们找到比我更好的男人
今生今世,永远知足

我还要祝福那些被我忽视的女人
祝福她们每接触一个男人
都有我的豁达,凝重和儒生气质
像我一样贴近木头,贴近房子和家
她们都是好人,好人要有好报
好人能遇上世间最好的月老
像遇上我一样,她们终将知足永远

找一个懂得知足的女人
让我光溜溜地融入她的体内
彼此成为附体
一生别无所求,一生不离不弃
英雄短路
一万支箭射向千里开外的蒙古草原
一万匹马扬起铁蹄踏遍中原
万船齐发的大江上,喊声震天

船,全触了礁;马,都撂倒在地上
剑在弦上没有发出

一条短信阻止着我对一个心爱的女孩诉说衷肠
与雪有关
北风夹着南风,夹着雪
夹着
我的神经
穿过岁月的门廊
与一朵花不期而遇
一朵白花,穿着雪白的衣裳

一扇门突然关在面前
不约而同,我和花
都掏出钥匙。打开
深入一场雪造就的幻境

春到雪融。我的梦
却像南极的山,或塞北的
高原,注定了终生与雪有关
向上的力量
旷野。一株小草从土里钻出来
小草是向上的。蒸气向上
布谷鸟的鸣声向上。泥土
在阳光的轻抚之下开始向上复苏

阳光炙烤着地里的豆子噼啪作响
向农夫高举的箩筐飞溅。箩筐
是向上的。收获了一个秋天的农夫
提了提向上的勇气,撒腿就往城市
飞奔,没有一阵风
能左右他此时一路向上的心情

其实,最关键的,是城市的泥土
翻动向上;机器的轰鸣向上
高楼、河滩、绿荫地、喷泉一并向上
向上的力量集中在午后的国度
向上的村庄一路延伸城市的绿灯
遍地融融

傍晚时分,反射的阳光折斜向上
掠走了一缕缕向上的炊烟
简单的木头
把思想镶入一块木头,需要
路边有草,有野花,有无边的麦垛
映衬。有时我想
倘使前方能有一个鲁滨逊荒岛
那么将有大海和围墙

将有一个姗姗来迟的人
停止一切无谓的大脑运动
扛起手中的锄头和铁铲
赶着羊群抄一条小路回家

那些路边的野花一定会说:
一棵树的成长,必须考虑天空的
阴晴;一块石头,要擎住
摇摇欲坠的天庭。而一根木头
只需支撑石头,房子和家
只需在每天的阳光到来之前
吸取甘露和营养

像一根木头一样
安然。我就理解了安然的境界
我就接近了木头的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