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闫超华的诗


当前位置 > 闫超华的诗>返回首页

闫超华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每一滴眼泪中都住着一个上帝
如果将从小到大的眼泪
收集到瓶子里
能不能蓄养一条鳄鱼?
它像种籽一样落下来
轻轻的摇晃
有的被鸟儿啄食
有的被母亲采摘
盛在花篮里,闪着微光
一粒粒黑眼泪
上帝就住在里面
被每一个啼哭包围
困了,就用儿童当枕头
听他们的呼吸和心跳
然后一点一点的醒来
越来越多的眼泪
埋葬了鳄鱼
埋葬了上帝
而我们还在悲伤
我们还没有停止哭泣
纸人的世界
纸人梦见我了 
一个幼儿园孩子的扁脸
扁的鼻子 扁的眼睛
扁的泪水和空心

我们穿不过扁的世界
两颗压扁的浆果溅出星光
一颗太阳
一颗月亮

扁的时间出来找钟
五点钟是扁的
六点钟是扁的
……
O点钟是圆的
后来就更扁

纸人哭了
嘴里说着扁话
扁的乳房吸不出奶
扁的小灯吐不出火

扁的上帝
把人看扁了
然后给他一个气筒

哭湿的纸人出来找钟
扁的时间
一去无踪
幼女花瓶
并脚站着的幼女
脖子的白颈上
插着一把纯黑的头发
覆盖了她的额头、腰身
眼睛描在肚皮上
看见大笑的桑葚落了一地
风穿着竹竿上
晾晒的衣裳
从东边跑到西边
而她站着不动
一颗心跳来跳去
这些手,作了瓶耳
这些脚,作了瓶底
她还没有乳房
她的镜子还没有翅膀
在纯蓝的蝴蝶中
只有一副女孩的面孔
坐下来梳头,梳出水来
一把湿淋淋的河流
垂落在裸露的颈项
向心中汇聚,源源不断
圆鼓鼓的身体
像一口白瓶出现在梦中
上面插了一把纯白的光束
遗忘的花园
在一个遗忘的花园
有两颗被遗忘的樱桃
相互亲吻
叮咚,叮咚

有时,我听见那种声音
也在结果
从梦中落在床单上
又滚到门槛外

不知不觉中
没有玩具的樱桃
掉进了尘埃里,碎了
如同两个
没有爹娘的孩子

一无所知的月亮
依然将光
源源不断地
照在她们身上
画妈妈的孩子
苹果从画布上滚下来
掉在了地上
松鼠爱吃苹果
嘴上溅满了颜料

我想到画里去
采摘叶子和花枝
流淌的河流
是一条不停发抖的小蛇

它张着嘴吃鱼
一路吃下去
鱼就在里面游泳
我感受到画布轻轻的抖动

接着,苹果也开始摇晃
就有人
在我的身体上
画满了苹果花

从画中走出来
我看见那个孩子还在涂抹着
他开心地画着
一个又一个妈妈

苹果从画布滚下来
小蛇游走了
河流消失了
妈妈始终没有走出来
抽屉
抽屉梦见抽屉里的东西
伸出舌头,不是鸟儿
我们在世界上转圈,玩耍
不是我们自己

房间里的桌子四处游荡
每天,我和邻家的孩子
在抽屉里跳上跳下
充满甜蜜,也充满忧伤

儿童是父母的玩具
长大了就会被随手丢弃
我们幼小的生活、照片和气息
都会锁进深深的抽屉

而枯萎的蝴蝶标本
还在抽屉的洞穴里翻飞
粮食的花穗
还在那里生长……

拉开抽屉,我从母亲的梦中
跳进水里,将她惊醒
当她对我的发育感到恐惧时
我开始睡去,抽屉关闭
盆中生活
一切都很好
可以长在花盆里
穿着泥巴衣裙,一只只鸟
掠过开花的头顶

我清楚的记得小时候
心是绿的,许许多多的花
从发尖窜出,理发师
剪下最小的一枝
插在两只蜜蜂的心间

一切都很好
可以睡在花盆里
童年从未存在过
只是一个梦在玩耍
每次醒来,都是现在的样子

月亮出来的时候
我看见小时候的自己
捧着花盆,在前面默默地走着
偶尔回头——看着我
目光闪闪烁烁……
绿女孩的鳄鱼婚礼
洗澡的绿女孩穿上水
拖着河流行走在田野里
在一道光中,她躺下
在另一道光中水展开翅膀飞升

她的两只手黏在一起跳绳
两只脚黏在一起游泳
两只眼黏在一起睡觉
两瓣唇黏在一起亲吻

在一个小小的吻中她安睡
像流淌不息的河流
鳄鱼注视着她,直到
在她身上烙下鳄鱼的形状

这么多聚集的鱼群
是来参加她的婚礼吗?
洗澡的绿女孩脱掉水
赤裸裸地行走在田野里
怀孕
水饿了,给它喂些鱼
火饿了,给它喂些水
母亲饿了,给她喂些婴儿
放生
你把鱼放生在我的眼睛里
用另一只眼睛去垂钓
你把鱼放生在我的嘴唇里
用另一瓣嘴唇去垂钓
你把鱼放生在我的血液里、灵魂里
渐渐地,两者融为一体,无声无息 
心跳
悲伤时
一头大象
躲到我的身体里
它将名字
写在我的心上

接着
一头狮子
躲了进来
它将名字
也写在我的心上

然后是老虎
白鹭、云雀、蝴蝶……
它们像我的孩子
都喜欢将名字
写在我的心上

我每心跳一下
就喊它们一下
将小蛇拉成一条河流
将小蛇
拉成一条河流
河水流淌
其实是一条小蛇
在不停地游走

将鸟儿
拉成一个笼子
我看见燕子
住在里面
啄食云朵
紫罗兰的光落下来

将人类
拉成一个动物
将动物
拉成一座坟墓
我们会更加孤独

将上帝
拉成一个母亲
将母亲
拉成一个孩子
他会单纯地望着我们
像万物生长一样自然
动物的忧郁
我不希望遇见自己
水泥的城市没有蹄印
街道铺满斑马的大氅
窗户的伤口长出猫的嫩芽
眼睛里结出两颗流泪的浆果

蚂蚁在寻找泥土
蚯蚓在寻找泥土
哑掉的蟋蟀在寻找泥土
鸽子的骨头在寻找泥土
洒满了石灰的泥土
只有石头居住

我不希望遇见自己
空空的河流只剩下水
赤裸的鱼心渗出腥气
一滴哭泣的水没有声音
一滴哭泣的水换一滴欢乐的血

我不希望遇见自己
蒙面的动物,偶尔吓你一跳
摘下面纱,面容美好
蒙面的动物永不露面
蒙面的动物心也蒙着面
土人、火人、水人、雪人和鸽子
冬天,结冰的光线
融化了,流到夏季
其实那是鸽子解开了
雪人的辫子

土人爬上岸
青蛙咯咯的跳上木船
水人爱吃鱼 撑得心发慌
就把眼睛装在时钟里

鱼的语言,漂在水上
一滴水死在岸边
蟋蟀吃了它
后来也死了

我看见火人
在火山里咬指甲
三颗指甲才能组成花 

太阳碎了,雪人化光了
火人熄灭了,土人淹没了
水人冲散了,鸽子
解开了春天的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