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刮子的诗


当前位置 > 刮子的诗>返回首页

刮子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深蓝色上有白花

电视上讲
精液是神圣的
应该留在体内
没有精液
就没有神灵

 

世界上每天都重复着乏味的故事
这些重复着的乏味的故事的每一瞬间都惊心动魄

 

你知道来的路
正如你知道如何打发
这些路
去别处

 

你在想
满脸是毛
到处是毛

 

你没停止过被羞辱
被放大
被放在大场面中
你总是说
你不爱你的国家
不爱周围的人
也不爱自杀

 

深蓝色上有白花
第三个尼姑把自己火化

火车

有一家
三口
坐在铁轨上
中间的最小
目光清淡
一直望着
对面的树头

 

火车过来时
巨大的声音
他们没有听见
中间最小的
动了一下嘴唇

 

火车是红色客车
开过去
就没有停下来

NO.35

我必须说
昨天有三只蚂蚁
给我印象深刻
绝对不是它们
可爱的
忙忙碌碌的身影
是它们在硕大的脚印中
蜷缩着的身体
黑亮黑亮的
像是没闭上的眼睛

NO.30

我想知道时间
就看了看表
但我只是看了看表
并没有看时间
为了知道几点了
我又看了看表
但还是没有看时间
为了知道几点了
我又看了看表
……

有感于咒蚀《盲人的天堂》而作

我的眼睛一闭上
它们就睁开眼睛
四处游荡

 

我把眼睛挖掉
它们看着那个肉丸子
流了一地口水

 

我的眼睛没睁开
就闭上了
我的眼睛没长全肉
就被挖掉了

 

我的眼睛里
全是水
不是海,是水

 

这是些什么人
黑乎乎的
从我细密的毛孔
钻出
它们手提的
是—
月制的拐杖
还是脊梁做的弯刀

 

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老哥!
怎么办?

 

我的天堂里
是否准备好
有这么一群人
为我守夜
守我深不见底的
水中之夜

 

我本来眼睛的位置
现在是两个血红的深坑
我能听见它们
一瘸一拐的从最里面走到最外面
脚底下搅动着哗哗的水声

我的枪

我的枪
吧嗒哒地响
吧嗒哒吧嗒哒地响
我觉着挺好的
就让它吧嗒哒吧嗒哒地响吧

 

我的枪
从来没伤过小鸟
连只小虫也不曾伤过
它只是吧嗒哒吧嗒哒地响
从枪管里爬出来的
除了浓浓的火药味
还有那么点奶香

 

就在今晚上
我别着我的枪
路过了一条深深的巷道
你猜怎么着?
它一直——
吧嗒哒地响
吧嗒哒吧嗒哒地响

你的故事我帮你写完

1张老脸
1张很老很老的脸
在哭
1点声音也没有

 

1只年轻的鸟
飞走了
走的时候穿过了
3层薄薄的云

 

我明白了
你的故事藏在
2只手套里
手套很大
白色的
但不显得脏

 

我要做一件
很重要的事情
把你的故事写完
写完了就给你看
你能看见
1张老脸
还能看到
1只年轻的鸟
也能看到
2只白色的手套
先生——
你要明白
白手套里的东西
只有你才能看

无法展开想像

桥两边怪异的石狮子们
情绪各异
面目全非

 

所有面无表情的人
每天路过
丰富的脸藏在衣服里

 

桥下的水
已经黏稠

 

那艘从远方驶来的大船
只好仍然呆在远方

 

船上的精灵们
正在变的臃肿
每天伸懒腰的动作
将进行很久

 

已经无法面对了
很多事情

 

我们的武士
死在厨房

 

我们的国王
单薄的西装在桥头抖动
肥硕的身体
牢牢地站着
看似万年不朽

给黑狗C

寻找1条狗
1条黑狗
长不大的那种黑狗

 

它可能是1条
流浪狗

 

去年深秋
也是这个时候

 

我们在墓地相遇
1起待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