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杨旭光的诗


当前位置 > 杨旭光的诗>返回首页

杨旭光的诗

分享到: 更多
真相
取悦大海不如报复天空,痛苦的刺刀
走进了胸膛,裂开的全部好过分离的浪花
离开云朵的阳光至少是刺目的
无需怀疑,这些过程打败了一朵花拥有的细节
磨碎爱上粗鲁的阴狠,子弹击中了后脑
伤口拥塞着往事,一块石头阻挡了去路
请去一个分手的季节,这里与春夏无关
寒冷的雪霜淹没了热血的极致
那些散布谎言的人用语言肢解了天空
走出井口的风含着鬼的影子
向这个虚伪夜晚发出凄厉的叫声
鞋带系紧了一双善于奔跑的脚
那些家伙怀疑广场就是刑场
锋利的匕首走出了沉寂的黑夜
谁都可以忘记今天发生了什么
但,死亡的躯体已重新铸成了你的雕像
去一个死地过夜
在黑夜里学会了反叛,用镜子点着了灯光
鱼在火焰里游荡,那些谎言一想就成真
那些梦一走进就消失了,癫狂的她试图推倒一座山
一座门挡住了她全部的举动,风筝被一个过程撕碎

挂在涂满黑暗的墙上,那些翅膀再次被捆绑
天使死于拒绝天才人的间。可怜的人类多是唯利是图
那群狼蔓延被组装的都市,肉香覆盖腐臭的街市
那些羊沾满了福尔马林的味道,两只羊腿兑换一颗钻石

美色在这里无人响应,一切都从枯燥中繁衍
诗人客死他乡,用乡愁种下坟墓
哲学家肢解人性,脱去物质的皮囊
夜晚强奸了黎明,整个明天都成为了泡影

死亡证明
一个意外给另一个意外命名,历史死于
勾股定理。怀疑每个村庄甚至每一个路口
每一片落叶都可以取代跳动的心脏,一棵草
铸成了大错,比如飘荡的灰烬。骨头被这个时代镂空

怀疑黑夜长不出翅膀,飞翔是魂的勾当
一个夜晚写火却被火吞噬,跳动是纸张的错
危险写满了墙壁,语言蒙蔽生者
渡口不会给逃亡者留下密语,一切都被时间凌迟

敲击语言的活棺材,钉子是三短一长
你被宣布顺时针死亡,一切都在逆时针生长
落叶催化涟漪的无情,拔出墓碑
阳光证明坟墓的一生终将消亡

砖的质感
坚硬,还是冰冷的躯体。圆润已死
拨不通火的峭立,挖空沃土
一夜深而长。踱步一条河流,采集故乡的眼泪
柴(才)烧尽天下灰,仍写不清黑白

一座窑有人民的弯曲,一块砖盛满了
打砖人的辛酸,血和汗捏成了明天
希望是破产的草书,飘洒而妖异
关闭是否回到沃土?硬骨会不会在满城奢华中挺立?

一座高楼,藏着豆腐的软事
缺钙的血统是否可以昂首?砖的坚决
足以击碎虚弱的浪漫,面具下的肥蛆
用绵软的手抚摸厚重的“秦时明月”
搬运者
手与脚的命运是承受,脊梁的弯度
把月光打湿,寒冷的老茧摸疼了金属
理性的杠杆把梦高高举起,把生存轻轻放下
肉身学会了取舍,却忘却了得失

怀疑黑夜不黑,用汗水洗涤
怀疑梦不确凿,用催眠术骗自己
走过坚强的光泽,把懦弱掩埋
从搬起到放下,也许该消耗一生?

比如石头搬起石头,坚实搬起柔软
流水搬运浮木,棺材搬运死亡
也许我们都是对方的搬运者
也许我们都是生活中,那个黑色搬运工

流泪的都市
干净的洗涤让我回到了,一开始
什么都没有,只有会流泪的星星
夜晚,寂静坐在喧嚣中,听
云在神秘的哭泣,一阵风吹疼流泪的眼睛

坚挺的高楼叉上云霄,20楼以上全部断电
电梯回到了起点,太阳倒扣在器皿里
黑暗勾引光明,床板的抖动敲击着楼下的心情
水壶在一天的雾气中流泪,17楼的拉锁卡住了“生活”

时间带着人群忙碌,书架却过分的安静
微信勾兑一夜情深,风吹散了一墙红杏
桃花腌制桃花劫,都市的泪
有粉色的,也有红色的、还有一滴是自由上色的

打坐的村庄
古板的老僧,静坐一个属于尘世的夜晚
去除喧嚣,一口古井在痉挛。落叶驱赶寒毒
炊烟与马群嘶鸣,鸡鸣一树鸟雀
瑟瑟发抖的老墙,写着那年那事

一棵古树闪躲着落寞的脚印
碎片是你推开的一扇窗
老屋用一位老人诉说孤独
新屋空无一人。地里的庄家是雇人种的,也是雇人收的

火车缝合着两种愿望
城市理解乡村,乡村守望城市
古老的村庄你用孤独打坐
用寂静参禅,一个夜晚正在春风里双手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