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武峰的诗


当前位置 > 武峰的诗>返回首页

武峰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天空低沉地垂在大地,我把自己鼓起和放下
我归功于失忆
还能在时光中打发自己 
一个人在苍茫中静静行走 
荒漠随我迷失 
大地随我而逶迤 
我是北极光的一道裂伤 
在身体里劈碎我空间 
当四周寂静 
我在升腾 
尘土一样的碎片在降落 
我是自己的围墙 
我在和自己说话 
城堡顶上的蝙蝠和我有相似经历 
它们嗜咬着血腥不放
我的嘴角还未干   
打开窗子就卷入低空 
上望高不可攀 
下看蕨草丛生 
我像一只树枝上的蝙蝠
摇晃着月光 
天空低沉地垂在大地
我把自己鼓起
和放下
我们身体里有秘密的语言

没有疑问  有时候就充满困惑 
我担心那尾鱼飞不起来  又担心
它到处产卵  让蒲公英无所遁形
我想给鱼缸下面换一张洁白的
台布  让它感觉到这就是空气
它还可以在透明里和我对话
我弯着头  毕恭毕敬   甚至觉得
肺泡都是多余的   停电了
我就有个困惑   我看它  它
不看我  我想象我是一条鱼
游到它的身边   和它交流
它的尾巴抖动一下   我就
抖动两下   我们身体里有
秘密的语言   它能让保险丝
熔断   也能让我哗啦一声
站在它面前   说亮灯就亮
仿佛重新看清了爱人
我在空气里挤了一眼
它挤了两眼  然后
我给了它一个大大水泡
它欢快的在黑夜吹散它们

病人

这个夜晚有个出奇的好处
就是没有黎明  没有生死
遗忘白天  遗忘陈旧
夜幕帮你轻易就能合上一本书
忘了签名  忘了署着谁
你能把它轻易的焚烧
作一番了断
在夜中  抽回的手指
又仿佛不是你的
像个病人躺倒在
床上

行者

我见过一个仓促的人
他走路不慌张  像个军人
绿色衬出污渍
又像个下岗工人 可是
他的大衣能
打到膝盖  又像是刚从
蒿草出来的摄影师
他擦擦鼻子  又像一位
冷峻的导演  突然吼了
两嗓子 又像一位轻松的
群众演员  他肯定累了
甩着的手臂垂下来
这个阳光明媚的上午
他是路上的
一位行者

我在听从过的惶恐的梦中下沉

那应该是我听从过的
它现在还有惶恐
一转眼就什么都不是了
星空里易破碎的还是天空
它的静谧的镜子托举着黑夜
又向大地无力地坍塌
直言要摇晃的稻穗也陷入疲惫
土地硬撑着挤裂树干
年轮的河流蜿蜒流慢
月亮摇身坠入峡谷
最黑的地方有它隐藏的巢
微风过来就把一切收拾净
大地和天空的两块幕布鼓胀
缝合在一起
睡在黑暗的湖
周围岩石另一个黑洞
我在听从过的惶恐的梦中下沉

回廊

我常常抓着无有不放
捏着黑暗心碎的影子
拖着短促的灵魂 
在回廊光芒中经过 
这些立在那儿的石柱 
已等待成了我的形状 
每次做梦 
我都会来到这里 
听风的声音 
好像生命的力挽狂澜
仅此一回 
美好的阳光就泄过来 
我的肉身就会留下来 
或者像腐烂的植物还在开花 
再给大地带来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