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朵孩的诗


当前位置 > 朵孩的诗>返回首页

朵孩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吹口哨过街的那个男人
一跳一跳地
他从公路的左边
朝公路右边走去
当时的确没有车辆来往
他便吹起了口哨
但当时的确有一辆小轿车
正从远方飞驰而来
当小轿车即将撞到他的时候
他依然还吹着口哨
只见他身子轻轻一跃
便飞了起来
站在了小轿车的顶盖上
然后又跳下来
继续横穿马路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
我才在公路上看见
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姑姑家在二戈寨
姑姑要杀鸡
我说,用不着杀鸡
随便弄点菜就行了
我本来想说,我不喜欢吃鸡肉
又说不出口
事实上,我并不是真的
不喜欢吃鸡肉
我只是害怕禽流感
姑姑说,你好久没来我们家了
在学校里又难得鸡肉吃
姑姑已经把一只鸡
从鸡笼里抓了出来
在她开杀的时候
我看了看她
手中的那只鸡
又看了看鸡笼里
另外的七八只鸡
感觉它们应该还正常
和唐晓涵聊天
我对唐晓涵说
你给我的第一印象是
清灵
清灵这个词是我自己造的
字典中可能没有
唐晓涵也听着陌生
我就给她解释一遍
清楚的清
灵气的灵
她又问我,那个灵字
是不是机灵的灵
我说不是
是幽灵的灵
唐晓涵就情不自禁地
用右手掩住嘴巴
扑哧了一下
族谱
我和弟弟
今年上了族谱
登一个人
两块钱
我妈说
隔壁邻居家的小玲和小艳
都没有上族谱
在丹霞谷看文艺演出
我进去的时候
欢迎我们的文艺演出
已经开始了
第一排坐满了人
第二排也坐满了人
我只好坐第三排
观看
第一个节目是拉丁舞
在疯狂的音乐中
一个长头发的男人
拉着女人的手
在舞台上转来转去
女人的屁股
疯狂地甩着
当她甩到舞台的左边时
第二排嘉宾的头
就不约而同地
向左边偏
当她甩到舞台的右边时
第二排嘉宾的头
又不约而同地
向右边偏
以致于一二排的嘉宾
他们的头
老是挡住我的视线
以致于好几次
我都想站起来看
杨正敏死了
是患病毒性脑炎
死的
她在贵医
住了半个多月
贵医救不了她
又转到遵医
住了半个多月
遵医也救不了她
她就死了
杨正敏死了
贴在大厅里
为她捐款的那张
倡议书
却还没有撕
忧郁

忧郁像一副镣铐

铐着他的脸

少说也有五十年了

在这五十年里

他的脸

从没开过笑

他就一直这么忧郁着

呆在他的画室里

画着他的画

在他的每一幅画中

都有一位微笑的

孕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