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陈笑傻的诗


当前位置 > 陈笑傻的诗>返回首页

陈笑傻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南二环以南
皇帝面南而坐
我身后是一个夏天
夏天是条繁华的看不见的河
皇帝与我的后脑勺
——隔河相望
 
清晨,夏天在我身后开始生活
我的兄弟涉河而过
到皇帝那里坐一把椅子,或者
被椅子里的人坐着
 
夜里回来的兄弟
叩响我的后脑勺
说——
皇帝是一个小儿麻痹症患者
回乡
十万头猛兽向我袭来
将军混迹在士兵中
我不知道我手中的箭
先要射杀谁
中秋,致二小姐
今夜,一个奉命看守孤独的人
因了一纸月光的贿赂
为你开了小差
今夜,星光有没有主题?
夜只是夜。
灯,孤独一盏

月亮掉在纸上——
我想延续这不计成本的快乐
我恋爱了
我恋爱了,我爱上了一个女人
一个成了家的女人,一个写诗的女人
一个好看的女人,画中的女人
在我没爱上她之前,她爱她的男人,她写诗
在我爱上她之后,她依然写诗并被我爱着
我知道她每天清晨会从一个男人的床上下来
把自己装进一双精美的鞋子里
她不知道这双鞋子是她的另一张床。(也许她知道
我不该低估一个写诗的女人)
但她肯定不知道,我就是那双精美的鞋子
她肯定不知道我就是他踢碎的露珠
不小心踩死的蚂蚁;被她拂去的裙子上的灰尘
以及她胸脯上的晨光和她身后的那只癞皮狗
她不知道我爱她,以及她爱着的那个男人
在我没爱上她之前,她被众多男人追逐也被众多男人玩弄
后来她一时兴起,也玩弄过几个男人
这一切我都爱,无论谁玩弄了谁,男人还是女人
我都爱!真的,我都爱!但是最好她那时还没爱上诗歌
如果已经爱上了,毫无疑问我还是爱!
有时候我幻想,我渴望他给我戴绿帽子
也给她床上的那个男人戴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证明她是美的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证明我还活着
我就是这么卑微地爱她,这么卑微地活着
卑微到该死的时候不愿意去死
只愿意卑微地活着并承受她给我带来的苦难

哦!上帝你疯了吗!
蛛网上是谁的尸体
步入五月
在一个无人的角落
我看见一张残破的蛛网上
有新生蚊子的尸体
我嗅到故乡的槐花开了
我还看见一张新生的蛛网上
有去年槐花的尸体
步入五月
我看见故乡的土地上
母亲原始的锄头
编织一张永恒的大网
每一个网结把每一个种子拴牢
一万个种子让一万个尸体复活
步入五月
我在异乡的今天编织着故乡明天的网
像一个活着的皇帝建造自己死后的家
步入五月
一群蜘蛛以时间的名义
爬过天空
一个人的藏区
青藏高原——
是谁在大地上种下你这朵
巨大的蘑菇?

似乎。
我也是刚从地里长出来的。
带着来自地狱的气息
我分明看到
从哪些朝圣者的眼睛里
滋生出了另外一些
巨形蘑菇。

整整一个夏季,我都在藏区行走
大佛坐在蘑菇上
记一个梦境
世界干净,仅剩一双手
以及照在手上的干净的金子般的阳光
我在另一个时空里发问:
生活是什么?
手在空中抽出一根绳
并迅速熟练的打了
一个结
第二夜
今夜我真的站在了一个高爽之地
风能做到的,我也做到了
我看到了万民的福祉,食尽了人间烟火
还与我的前世,今生拜了把子
我们相约,来世再拜一次
最后不可避免的我们又一次谈到了女人
这一次我们赋予了她们至高无上的权利
让她们在男人的桌子上
自由地展示灵魂、肉体以及生活的琐碎
让那些原本应该绽放的美丽,不会再生潮湿

火车从前世驶来,卸下今世的冤孽,又向来世去了
我站在属于自己的光明里向世界祈祷:
如果你站的足够高,你看到的将是整个黑暗
开门
起风了,从锁孔里走出去的人
还要回到锁孔里去

风,穿过锁孔
并不能证明他能仿造钥匙的曲线 

正如一个穿过城市的外乡人
总是站在别人家的门前

风能打开的锁,有时候悬挂在夜空
有时候锈死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