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张忠亮的诗


当前位置 > 张忠亮的诗>返回首页

张忠亮的诗

分享到: 更多
给春天的第一首和第四首
(1)

春天如我
从死亡之处往回赶
从死亡跑回死亡

她美丽
美丽的容不下一把枪
一点质疑。她允许
沉闷的春雷轰隆一夜
甚至几夜

她也原谅,除了按时苏醒了的
其它一点都没有被闪电劈开

她是一个吻就能喂饱的女人
前提是:你要如她般善良
和坚持最初的诺言


(4)

她毫无征兆地复活
像一场不被祝福的爱情

此前集团,我试图了解孤独
直到由此,黑夜里
有颗星星坠入梦乡,除了它所有的繁星都与我
素不相识

我们一生
只能充当一次人间的
过客,我控制不住地想对
遥远的她说:我爱
并轻轻离去

活——片段
对于更深刻的遐想一个季节
我是不及风的
也不及树枝

它在我眼前飞速掠过
它在我眼前承载爱情

远处有两只鸟儿
正向这边飞来
不管落在哪个枝头上
都是一个安慰的家
秋絮

当桨儿刺进湖的心脏
我便爱上了那片投水自尽的树叶
旋转着 迟迟不肯沉去
是啊 孩子们都长大了
我们都按部就班地衰老
不过 这时的这个秋天多么年轻


我的文字轻易不触碰秋天
太美丽就会太诱惑
太诱惑就会生出事端
生出事端就会无法收场
一场平常的爱情正在上演
秋天看到了 我看到了
谁沉寂着 
酝酿一场离别
或者婚姻


我终于开始渴望一场爱情了
就像小时候妈妈放甜点的小柜子
总是吸引着我 

九月
有些坦率的话说出来并不能十分坦诚
世上真正真实只有叶生叶落,花谢花开。这一点
你需要过些日子才明白

漫长的日子把笑话变成神话。
其间最朴素的几个人,田埂与荣耀,
不可思议地排列今天的原野。厚实的原野不发一言

我们的阅读仍然涉及风景,而生活
要求色彩的眼神独立。一幅幅奇妙的收货的景象
那些小裂隙必须被原谅、纠正,更改。
于是,我们才能在九月笑得那么好看

我怀疑错误是来让我屹立不倒的。风
在窗台的雾霭间飘动。你感到一个真实的自己
追逐着真实的风,摇摇欲坠的果实,成为
音符。我们用短而紧蹙的一生来观看
它们中有些渐渐变成了诗。

你必定是错过一些契而错过我。
那是北方还是沟壑中的窑洞泛起点点烛光
让我去想象
另外那些没有进入秋天的渴望,怎么折回故乡
深寒。树叶飘落,路过一盏摇曳的灯 隐隐听到呼唤
致己书
如果你羡慕一只鸟的日子
你首先要读懂天空
领悟它背脊上偌大的虚无
那是另一种看似自由的束缚

不知道是你忘记了时间
还是时间忽略了你
是某一个寂静的冬日黄昏,你突然迷失
还是星空的穹顶之下,被某一声迟到的梵音击中
三十岁。你突然想起了昨天也想起自己

你可能依旧看到一群无名鸟群就欲跻身其中
看到落叶就伤感,看到冬天就念雪
而有些交流让你哑口无言,你才会感激
一次安眠,一次偶然的梦境,一杯暖而伤不到你的茶

你懂得地平线就在不远处。但
有些时候,总有一些无法言说的柔软被一语惊醒
你才会感激,那被称作“母亲”的女人,围在灶火旁、
客室里,你身边
于是,你告诉自己:落了根的心,怎样都好
深秋的禅意
假如我也能像一把锁那么忠于安宁
固有的年岁在固有地行走

也能像夜空里闪烁的星星
城市的门紧锁
几只秋虫
在口袋里走动

当离离原上草被眼底尽收
当逝去被谅解。当一个渺小的事物
变得唯一

而久久盼望的盒子装着无法掩饰的
独有的凉
那些一如既往的真切,那些古木雕琢的鹰
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而古来的塞上江南上只有月光

一岁一枯荣
那捻着佛珠的手,一架马车
顺势穿过深秋的脊梁
自白
日子越来越重,承载一片树叶都困难了
我警醒着, 像只猫
核算着谁又在昨夜
远走他乡
或是直接死亡

那是几年前
我用诗人的身份写下第一首小诗
就知道我走上一条清高的路
比土地高
比天空低

你曾看过一只悬挂在半空的蛛网么
一头挂在门上
另一头看不见在哪
朋友,那也许就是我
也是一个未完的故事
乌云躲在蓝天前
几天的阴雨,而秋少不了几天的郁郁寡欢
身下的合欢将要睡去,几片落叶打在窗纱上
这气息像个姑娘,看着另一个背影,在清晨的雾气里
我此生一直爱蓝天,即使乌云在前
一滴雨一粒深衷,作为笔者,我只能执笔如绳
往事如马,回忆如钟,秋天的草长满原野
它独自默数上一季遗留下的所有玫瑰
映射在天空的绚丽镜像,然而我们都老了

连同紫红色的星群,高冷的风,当乌云的周边
渗出悦心的蓝,迷雾中再也看不到皱纹
只有乡音滟漪深深,我波浪的手滚过每片天鹅绒
每一道褶痕,一匹病马频频回望的黄昏,都让我想到
故乡的云,如果一粒尘土来自海上,我也会喜悦
这世上哪一粒尘土,不是来自故乡
哪一个婴儿,不是故人。破云见日的时刻
那直白的温暖,轻闭双眼,像一生的美好,提前来到面前
我安静的像片落叶,所有人像风
二十五岁 
我就觉得自己老了 
因为孩子一天天地长大 
还是因为母亲一天天变老 
从老到 更老 
我有了新同事 
他们大多数时间,不和我谈论诗歌 
他们有的成为了父亲 
有的即将成为父亲 
他们只想快点培训结束 
之后能有个挖煤的工作 
到井下去 
我没有以前那么爱动笔了 
我时常,静静地从 
文萃北街走到贺兰山西路 
然后再回来,在黄昏的时候 
我安静的像片落叶,所有人像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