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齿上森的诗


当前位置 > 齿上森的诗>返回首页

齿上森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海芋的静谧
海芋的静谧
在开敞,在开出慧心的风的尖端
开敞,在包含蜜月的时日的柔软
开敞——海芋静谧的能量

两片张开,并且永远张开的
唇,那是在曾经。
如今,静谧的能量开敞又闭合,
就是那个转身之人的,简单的呼吸。
你呼吸,你流淌,你旋转,
在星河开敞爱欲开敞泥土
开敞的能量场,那是在曾经。

羞愧的爱意懂得了枯萎、凋零
在如今,海芋的静谧一重又一重

沉下去
沉到水面以下,沉到装有清水的杯底以下
沉到文字以下,沉到散有诗句的木桌以下
到鞋底以下,沉到被踩踏的地面以下

沉到浴缸,沉到密封的池水以下
沉到因自语而蠕动的红唇
空气中飘动的音色,涣散而未回神的目光
以下

沉到齿根以下,到叶绿素以下
到天空孕育的胎盘
到花萼灰冷的内脏以下,沉下去
到抛定的铁锚,因为
思念在高空中静静悬动

沉下去,
沉到可供抛光但仍旧暗哑的表面
沉到密度不同的介质,沉到属性的无法切割
发香而不能嗅闻的类别

沉到未区分、未反射的事物以下
方向与刻度之其他
一次清心,一次寡欲
沉到不强求、不抱持的一切
敏感
被忽略的嘴唇感知吻的质地
水仙迎向高踞的桥墩
舌头狂躁的蜜语,毛孔朝向集中又发散的
向度,含着冰水的钢铁被浆果
吞吃

就在弹跳的指腹抽出的静滞
就在钥匙抽出的瞬息孤独
就在梦境抽离洞穴的颤栗

花粉轻轻覆上沥青带上了
月亮与公路仍不至于太亲密
海洋与逃生通道仍不至于
太疏离

你只是恰巧用话语当作手
撩拨星星自卑的奥秘
然后,一只敏感而记仇的小动物
就瞬间复活过来
迷游城市
我无法分清,
我是驱车,还仅仅是飘过
存在一样的空气,四肢没有意识
摇摆的石榴果。
我知道,
夜晚,它一再闪过。
一反它庞大、笨重的样子:
盘亘、缠绕在城市的下体
钢筋、水泥交融筑成的
无眠的兽。
月出没,失语出没
拭过月的唾沫的玫瑰出没
游动出没,透射银光的背上
智齿出没
我一下子就看见你,环挂在
一张漠然又无辜的
神情之上。
冰冷的手指触摸进冷漠的石墩。
遍体的爬山虎
裹紧欲望内部明澈的黑暗。
夜光里的沉默
喝下半杯蓝色的液体。
我知道你在看着我,
但你眼中出现了一株玫瑰,
是的,舞蹈的红玫瑰。
在正要跨过又突然止步的花园外,
在幽深的莓果伪装的森林。
勘探那坠手的外套,被随意
搭在树桠上。

你没有发觉我,
正在发蓝,青涩的蓝。
无心交谈漾在小小的杯口里。
里面长出气味安静,
如荧火的乔木。
森林的低语喃喃着,滋养着
我们的沉默。

窈窕的光爬上
蹒跚的铁艺花架,瘦瘦的影子
在地面结出秘密的果实。
沉默膨胀、膨胀着。
更多时候,我看见那沉默
不是我们,而是我的,
像藏匿已久的痛点。
初秋雨后,
喝下剩余的半杯蓝色。
它就不再离去,
寄生在那,在我的胸腔里
刺绣于温热的内脏。
像勋章,散发着淡淡的夜光。
江岸一夜
寂静中,被桌灯照亮的
有体温的一小部分。
我们对坐着,
在这初春寒冷的夜晚。
你身后有一株白玉兰,
那光秃的枝桠正蜿蜒着
至迷离的夜。
江水不远处,停泊着一艘轮船,
船仓发着幽微的蓝光。
从枝桠的空隙
望向对面码头的堤岸,
距离固定的起重独臂
在每一座后,
都亮起一盏炯炯的照明灯。
仿佛生命中那些呼应的时刻,
点点幽微的蓝光
在接近水面的位置,投落江面。
偶尔,有陌生人从我们肩头走过。
有的经过你,也经过了我。
但大部分经过了你,
没有经过我。
在你身后的远景里,
你的右眼在我视域的左前方
炯炯地亮着。
仿如一生中
无法再拥有
如此亲近的时刻。
不说话
门飘落幽紫的衣裳
猫咪无声经过
泌入影子的空房间

一座岛屿在另一座岛屿的影子里
坐着。影子的女人
开着白昙短暂而精致的样子
站在火红的火山口

也不说话
被光宠爱了一次
我记得那个时刻,在夜色更多地遮蔽
白日的时候,我在昏暗的人行道上走着。
路灯还未亮起,或是夏日浓密的树荫
遮挡了微弱的光?

那是和往常一样普通的时刻,
车辆顺着一样的轨道流淌,
我只是与往常无异地走着。

而突如其来的一道光,把我照亮,
我还未来得及摸清它的来向,
就已经消失。不同于车灯,那刺眼、侵略性的光,
我不去解释那是在都市里,行人打开的手电筒。
它只是在我身上不到一秒地有过停留,

仿佛上帝轻快地拨过了一只指针,
冷水喷雾恰好喷洒过我的灵魂,
一只神奇的筛子过滤了一次。

那个被照亮的时刻,我的胸腔,一只透明的鱼缸
映照在路边的围墙上,里面黑暗的鱼
荣幸地被光宠爱了一次。
空之坠石
云朵被剥离了鳞片,回游的蝌蚪。
从高空坠落的小石子,砸伤
离别以后慵懒的眼。
有年幼的闪电驰向楼厦。

要比一珠雨滴勇敢多少
才能拥抱,一种释放的声音?

水纹扩散着,低沉的清晰的。缓缓
没过我,漫溢身体的堤岸。
怎么办,我只是块
晕眩的石头,纵然我想放开
却在抵御。雨的记忆列着队
直立而起,围栏一样,或平躺着
像道斑马线,被我依扶
并保护着我。
一树夜花
在蔷薇爬满墙头的门之下
她停驻
用月亮的瓷色
画下你美丽的轮廓

在灯里,这纯真的城堡之中
她奔跑
深海涌动的蓝叶子
使她唱出你颤动的心律

在雏鸟勾勒变幻的云幕之上
她垂坐
摆动紫风的伞型花序
捕嗅你蛊惑的体香

他从她身上经过,到窗边
看窗外,一树夜花
她抬起他的手掌,将头
埋入你胸前,一池孤独
在饱满的一方木质画框之中
延迟的秘密
你在我的太阳系
不断旋转。
沿着那秘密的味道,
缺口的具象如此湿润、柔软。
火焰粘稠的外部
具有兴奋的杀伤力。

你在我的银河系
不断婆娑、轻按。
一条绽放的通道,
让我发出和弦那美妙的声响。
泉口那最温暖的大眼睛,
你的铁烙下我包容的黑洞。

宇宙渴望扭动,
渴望开口,
渴望膨胀爆裂,
直至颠覆。

忍耐一万只昆虫的饥饿,
忍耐昏厥前冲撞的重力。
延迟一次嫁接,
延迟结果的速度。
粉红的铃铛溢出花茎
流水舒缓的身体
落入光晕的薄纱
抛锚的朱砂
被湿漉的枝桠勾起
星辰飞旋
在夜之床幔之上
石头穿过流水
在婆娑之静谧之中

匿在蓝风之中
花云光斑一样的魂灵
在幽幽滑动
挂在枝头之上
水镜蛛网一样的裂纹
在静静地颤动

一片张开的树叶,落入
一组扩张的词语之中
一块桑葚渍染的色块,重合
闪烁的灯盏,并且持续发热
粉红色的肉铃铛
溢出一枝透明的花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