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邪人疯的诗


当前位置 > 邪人疯的诗>返回首页

邪人疯的诗

分享到: 更多
砖窑厂
那是离家五里外,荒郊的一处坟
黑暗中的煤火,是一群生命在燃烧
比鬼火还轻。一群男人
在那里,把不能种粮食的土地
烧成一排排火红的砖
像出笼的馒头
是全村人的希望与绝望

母亲总是在门口张望着
在每个清晨和日落,等父亲归来到
她的心焦,我一直无法深切感受了
年少的我,总把砖窑厂当作乐园
在上面快乐地烤着红苕
直到一天,刚从砖窑厂回来的父亲
一身黢黑,家中的老狗没能认出来,不停地叫
我才第一次,仔细打量起,面前的这个男人
明白,子女长大时,父亲苍老日

从此无数个夜晚,像钉子
扎在自己的脑海里
生长并疼痛着
吃过晚饭后,父亲总是提着一床比自己还破旧的被子,
一盏马灯,告别我们,走向砖窑厂
父亲孱弱的背影,像马灯的光
在黑暗中,一点点微弱,消失

在外地读书的日子,带着钉子的痛
时常会对父亲辛苦地供读,不理解
直到一天,村庄传来了噩耗
一群塌方下的人们,被砸成血肉
像捣烂的砖泥一样,回到生养他们的土地
我才忽然明白
我也是那砖窑厂的一块砖
为了在人生道路,不重走父辈的路
父亲。用血!用泪!用一生锻造
卖西瓜的卡车
引子:多少人头,像西瓜,在城市里滚落一地

人的一生,要穿过多少隧道
才能把一生的黑暗走完
回家的路上,车在山间穿梭
178路是一条河,颠簸的车里
疲惫的人们,各就各位,半睡半醒
风从窗外吹来,一丝丝、一缕缕
我们是河里的水草,在风中摇曳
 
车穿过最后的隧道,天已经黑了下来
月亮挂在远处的天边
一具具身体,在车厢后排,晃来晃去
像一车没有卖完的西瓜
被慢慢拉回,往家的方向

多少年以前,我也就像这样
被拉来,这座山城——重庆
一颗被摘下的西瓜
再也回不去自己的故乡
在城市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每年的夏天,我总喜欢看那些
街边卖西瓜的卡车
一车一车,被沿街叫卖
想起故乡,我不知道这些西瓜
从哪里运来,又将被卖往何处
他们就像我的一生,从乡下而来
穿过茫茫的黑夜,被拉往城市
为了卖一个好价钱
最后在城市中被杀
最好的时光
想读书,把月亮栓在床头
想喝酒,取一瓢江水饮尽
没有舞伴,就练习捕风和捉影
没有音乐,摘下太阳击鼓而歌
痛苦时,用摇滚下酒消愁
孤独时,与诗歌相依为命

这个冬天,既不临渊羡鱼,也不退而结网
与大海和鱼群和平相处
这个冬天,没有鸿鹄之志,也不做笼中之鸟
与鲲鹏和鸟雀同时混在一起

这个冬天,最好,还有一个爱过的人
能一起居庙堂之高,也能一起处江湖之远
这个冬天,最好,还有一个恨过的人
既不同时玉碎,也不各自瓦全
如今
如今,高山流水
这修行的道路
没有了你和你的影子

如今,春花秋月
这回家的道路
只有鸟雀和草木

如今,我手敲木鱼
心中诵经
手是牵过你的手
心是住过你的心
这个冬天
乞讨者一无所获
凌晨三点
从楼顶一跃而下
在这个冬天

城市是一口乞讨用的碗
他在风中
丢出一枚硬币的声音
在江北民政局离婚办事处
我们去自首吧
在这座寺院里
致马
当一个人的名字
成为文字狱
所以,2014年
我说:鹿年
你好
如果你恨一个人
所谓咬牙切齿
就是,夜晚
从她的口中
听到磨刀的声音